第1167章惊喜

《大唐再起》 飞天缆车 1397字 2021-04-10 00:14:11

营州这地方,尤其是榆关,真是太重要了,后世满清打累死都拿不来,还的是吴三桂自己打开,不然席卷中原真就难了。

当然,榆关,或者说山海关是底线,还得是宁远城等一系列碉堡在前,满清得一个个啃城,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

所以,营州拿下后,还得修建一系列的城堡作为据点,消磨其势。

想到这里,李嘉就预想到了幽州将来定然是战争频繁,如此的军事重地,必然就需要一名大将镇守,而这样的人,还真是难也。

就在他思量的时候,田福述说,是郭进,带领着三万河北地方军,前来幽州支援御营。

“让他进来吧!”李嘉点点头。

郭进立在皇宫外,对于幽州城的一切都是那么好奇,而更令人想破脑袋也不曾明白的是,天下雄城的幽州,为什么这么快就被攻破了?

难道是契丹人太废物了?还是御营太过于厉害。

他百思不得其解,唯一的解释,就是皇帝太厉害了。

没有参与到幽州城的攻伐,他引以为憾。

“郭总兵,您进来吧!”皇帝的贴身宫女引着路,郭进连忙应下,态度极好,甚是恭敬。

www.huanyuanshenqi.com

一番走动后,郭进来到了皇帝所在的宫殿,其之粗糙简陋,让人颇为惊奇,幽州王宫,让人无法直视,比之普通的王府都不如。

“河北府军都司总兵马指挥郭进,参见陛下——”

郭进人高马大的,直接拜下,态度倒是极为恭敬,毫无桀骜之气,让皇帝颇为满意。

“涿州拿下了?”李嘉拿捏着声音,饮着茶,散漫地问道,一大早吃了那么多的羊肉,真是太过于油腻,直到现在,他的肠胃都不好受。

所谓的水土不服,也就是这般吧!

“末将不辱使命!”郭进笑着说道:“涿州城三日而下,本想来幽州报喜,陛下英明神武,半日不到就下了幽州,末将真是大开眼界。”

“没什么!”李嘉颇为矜持地摆了摆手,谦虚道:“无外乎将士用命罢了!”

几年了,郭进当然知晓皇帝性子,爱面子,好虚荣,更喜欢女人,他忙不迭地再次吹捧起来,一时间君臣尽欢,场面倒是和谐。

铺垫之后,郭进想了想,如今幽州新复,定然是需要重将坐镇,毕竟河北成了内地,哪里有边疆来的舒服,他对于幽州府颇为期盼,心中瞬间就想表现一番。

想了想,他谨慎地说道:“陛下,末将从涿州而入幽州,虽然是武臣,走马观花,但却对幽燕地区,颇为焦虑。”

“哦?从何说起?”李嘉好奇道,你个武将还有新奇的见识?

“臣从涿州,而行数百里至幽州,乡野罢了,粗鄙乡民,对于衣裳倒是混不在意,但在城内,尤其是幽州城,十之五六的百姓竟然身着胡服,余下的一半,竟然披发左衽,不复唐衣——”

郭进满怀焦虑地说道,瞬间就引起了皇帝的共鸣。

“是啊,幽州不复中国数十年,旧民散去,新民难知,恐怕都不知道唐衣了。”

虽然说唐服吸收了不少胡服的特色,如圆领,窄袖等,但说到底还是束发右衽,有礼有节,但幽州地区的百姓衣饰,朝着契丹人的样式改进。

正所谓上行下效,为了获得地位像契丹人学习有很多。

少数民族汉化多,但胡化的汉人也有不少,如北齐高家,就是胡化的汉人,而像是元末,蒙古化的更不少,就比如常遇春,他还曾有过常伯颜的蒙古名。

李嘉对此虽然不怎么忧虑,但却很不舒服,郭进这样一提出来,他就更显得难受。

“移风易俗,迫不容缓啊!”皇帝叹了口气。

知晓说道皇帝心坎里去了,郭进大喜,他连忙道:“以末将之见,还须得从速推行,先从城中,再普及乡野,从乡老官吏,再到普通百姓。”

“这个想法,倒是非常不错!”

皇帝点点头,表示值得采纳,这让郭进大喜,又扯了一些自己的见解,虽然有些粗陋,但李嘉也不以为意,这是很正常的。

不过,在这个五代乱世,讲究汉夷之别的,倒是很少了,饭都吃不饱,还管他么衣服有的穿就不错了。

又扯了一些别的,郭进领着旨意就退去了。

他这一趟也没有白来,涿州之后,他又领了新的作战任务,去往蔚州,顺便西去,看看大同如何。

有了新任务,就代表着功勋,他倒是颇为开心,顺风仗谁不喜欢?

四路大军齐出,李嘉坐镇幽州,处于花蕊位置,可算是高枕无忧了。

幽州城的汉化不急,起码得等到契丹援军被击败后,其彻底无望,才可施行,如今还是得军管,保持安稳就行了,不折腾。

到了晚上,李嘉实在是受不了这股粗糙的美食,还是让人去请了汉人大厨去做,肠胃才好受了一些。

用完晚膳,李嘉活动了一番,消消食,刚归宫中,就见田福一脸的笑容,他不由得好奇道:“你是捡到黄金了?那么高兴。”

“陛下!”田福低着头,轻声说道:“寝宫中,给您预备了一个惊喜!”

“别搞那些花里胡哨的。”李嘉摆摆手,无所谓地说道。

进了宫中,透过重重幕帘,隐隐约约就见一个纤细白嫩的身影,坐在床榻上,李嘉心头一惊:“这小子,老是搞些鬼名头,成何体统?”

说着,他大步流星。

掀起幕帘,看着眼前这个眼眶通红,皮肤紧致,五官精致,眼神颇为胆怯,又带着些许倔犟的少女。

李嘉愣住了。

游牧民族的粗犷,与汉女的柔美融合,真是漂亮极了,很有一股意思在里面。

李嘉瞬间就来了兴致。

“小姑娘,你怎在我寝宫?”

李嘉柔声问道,宛若哄人的大灰狼。

“您莫要以为我是那些傻女人!”

少女挺起胸脯,直声说道:“您就是汉人的皇帝吧,您说,若是我愿意上你的床榻,可能放了我的父亲?”

“你的父亲是谁?”如此有个性,李嘉倒是越发好奇。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