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零章 雨中菜市口

《日月风华》 沙漠 2659字 2020-11-22 17:29:14

陈曦显然有些意外,轻声问道:“老大人觉得秦逍和此案有关?”

老者没有立刻回答,若有所思,沉默着,随即淡淡笑道:“我也不知道。我不是神仙,每天都有无数事情发生,我只有一双眼睛和一对耳朵。只不过.....如果此事真与秦逍有关,那么我倒是真的太低估那个孩子了。”

“恕属下直言,秦逍卷入此事的可能并不大。”陈曦很谨慎道:“秦逍和老道士确实有冲突,但恰恰如此,秦逍反倒不可能是凶手。一来秦逍不可能因为一点冲突就杀死宫中御用炼丹师,二来他与老道士白天发生冲突,晚上就去杀人,岂不是被人怀疑?老大人不是已经在怀疑他?”

老者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

“韩雨农还在刑部,秦逍知道这种时候更应该老老实实等着兵部的案子完结。”陈曦继续道:“最要紧的一点,秦逍不可能拥有中天境的实力,暗影箭三品箭手,能制服他让他交出弓箭,凶手至少是四品中天境,而秦逍没有这样的实力。”

老者叹道:“可是你莫忘记,那夜在梓桐巷,那个刀客倒也罢了,可是莫天罗却是三品境界,暗中还埋伏了一名三品箭手,但秦逍却将莫天罗开膛破肚。”

陈曦沉默着。

片刻之后,他才终于开口道:“莫天罗被杀,在属下看来,并非秦逍实力强过他,恰恰是莫天罗轻视了秦逍,才死在了秦逍手里。梓桐巷事件,只能证明秦逍的应变能力非比寻常,却无法证明他的实力超过莫天罗。”

“有道理。”老大人笑着说道:“如果这样的年纪便拥有四品中天境的实力,那实在是很恐怖的事情。至少在我的记忆里,除了那把剑,没有第二个人在这样的年纪拥有此等实力。”

陈曦犹豫了一下,向前靠近一步,轻声道:“老大人,是否要接近他?”

老大人当然明白陈曦的意思,摇了摇头,道:“不必。我对他存有一丝兴趣,只因为当初在龟城的时候,他做了一件让丫头很开心的事情。”唇边泛起一丝温和的笑意:“那是丫头西行唯一牢记在心头的事情。”

陈曦也露出一丝浅笑,但很快笑容就敛去,轻声道:“不过属下对一件事情很有兴趣,秦逍被暗影箭的箭矢射中,箭头淬有剧毒,属下拿了两支毒箭回来,交给器械处检验,上面确实是极为厉害的剧毒,一旦见血,回天无术。”顿了顿,眼中显出一丝疑惑:“可是秦逍非但没有毒发而亡,甚至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恢复,这实在是让属下百思不得其解。”

“你准备查清楚?”

“属下是有这个想法。”陈曦道:“但大人既然说不必接近他,属下也就打消这个念头。”

老大人重新靠回椅背上,眯着眼睛,沉默了片刻,才道:“是谁射杀老道士,唯一知道凶手的只有暗影箭,找到他。”

陈曦终于躬身拱手,退了下去。

他心里很清楚,老大人或许对凶手是谁没有任何兴趣,但御用炼丹师被杀,虽然让京都府尽快结案,不让朝廷失去脸面,但圣人如果心血来潮,哪天忽然向身边那位大总管问起刺杀了老道士的真凶,大总管当然不能不清楚凶手是谁。

大总管受到圣人的信任和器重,十几年贴身伺候,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就是圣人无论询问什么,大总管总能给出最准确的答案。

秦逍当然不知道自己射杀洪陵真人的事情已经

引起了紫衣监某位老大人的怀疑。

那夜刺杀洪陵真人之后,秦逍便再也没有离开过长乐客栈附近三里之内的范围。

他虽然并非足不出户,但出门也只是到客栈边上的酒肆或者茶馆坐一坐,这也并非为了打发时间,这几日在客栈的时候,几乎都是关门练功,出来透气,其实也是为了听听洪陵真人一案甚至是兵部案子的进展。

京都里有的是闲人,四平坊更是四方来客,而这些人聚集的地方,往往都是酒肆茶馆。

品着小酒沏着茶水,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对京都发生的诸多事情评头论足,这也成了京都闲人们打发时间的最好方法。

京都虽然有刑部和紫衣监这样的恐怖衙门,但朝廷却并不阻止人们谈天说地,只要不是诽谤朝廷和圣人,即使对朝廷有一些评头论足,也并不会招来灾祸。

这或许也是圣人向天下子民显示自己宽厚仁慈的一个方法。

这几天在闲人们的口中,对兵部一案说的并不多,毕竟朝廷都已经颁下了昭告,范文正和兵部其他十三名官员都已经被判了极刑,不日将会在闹市处斩,此案已经到了尾声,已经很难满足闲人们的谈资。

好在洪陵真人一案及时发生,人们又有了新的谈资。

洪陵真人被杀,在京都人们的心里,自然是拍手称快的喜事,不过到底是谁杀死老道人,自然成为人们最想知道的谜团。

而玄真小道士被京都府拘捕之后,这桩案子更是话题慢慢。

在案件还没有公示之前,便有人声称通过有力人士的透露,谋害洪陵真人的真凶竟然就是贴身伺候他的小道士。

老道人多年来对玄真小道士极尽折磨之能事,打骂是家常便饭,其他该干的不该干的也都干了,小道士因此对老道人怨恨在心,雇凶刺杀了老道士。

至若花了多少银子,还没有准确的消息,但小道士经常在道观里偷盗,而且将偷盗的器物在黑市中贩卖,因此积蓄了一笔银子,雇凶所花的银子,正是出自于此。

京都对老道人被杀一案穿的沸沸扬扬。

这却让不少豢养小厮的老爷大人们心下发毛,暗中寻思是否对身边的小厮平日里太过欺辱,不动声色观察身边小厮的态度,甚至有不少人因此对身边小厮和颜悦色,态度大变。

秦逍在酒肆茶馆中听到这些传言,颇有些愕然。

当夜他刺杀洪陵老道,虽然也算是临时起意,却还是做了周密的计划,利用暗影箭的武器射杀了洪陵真人,如此不但可以保护自己,而且即使官府追查,也只会追查暗影箭。

他却没有想到京都府竟然拿了玄真小道士做替罪羊。

他心中有些懊恼,却也知道官府实在是昏聩无能,更是冷酷至极,此案明明与小道士没有任何关系,最终官府却将小道士当做了替罪羊。

这桩案子虽然发生在兵部一案之后,但定案迅速,就连行刑也是迅疾无比。

三日定案,案发之后的第五日,玄真小道士就被拉到菜市口砍了脑袋,而这桩震惊整个京都的案子,至少在明面上迅速结案。

除了秦逍心中觉得实在对不住那小道士,京都上下,没有人在意一个小道士的生死。

二月二,龙抬头,三月三,轩辕生

三月三是大唐的上巳节。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这是祓除畔浴之日,但在这一日,刑部也终于发出了公示,将在三月初八日,与西市菜市口处斩范文正等十四名官员。

秦逍对兵部那群人并无丝毫的同情,内心深处,倒是觉得这些人死有余辜,而该死的却并非只有这十四人。

若非兵部迟延了长生军出关,将军未必会身死西陵,黑羽夜鸦也不会几乎全军覆没。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虎骑将士,还有苏长雨、胖鱼、宁志峰等一群人,这些人生死未卜,造成这样结果的未必全是因为长生军没能及时出关,但这却是一场灾难的重要缘故。

想到将军离世的那个夜晚,秦逍恨不得亲自举起鬼头刀,将范文正的脑袋砍下来。

十四名兵部官员因为丢失西陵而获刑,这虽然并非圣人登基之后最大的案子,但至少是近十年来最严重的的案件,一次诛杀兵部十四名高官,一个衙门里的核心力量几乎被扫除一空。

这桩案子,刑部侦办,铁证如山,最终由圣人亲自下了旨意,没有任何势力敢多嘴,朝中也没有任何大臣敢为这十四人求情。

丢失西陵,群情激奋,处斩这十四名官员可以让百姓们愤怒的情绪得到平复,而朝中的官员都清楚,这十四人注定会成为丢失西陵的罪臣,替他们求情,非但无济于事,很可能还会降自己也牵连进去。

天圣六年三月初八,上午时分,本来还算晴朗的天空阴云密布,很快豆大的雨点就从天上砸落下来。

西市菜市口是处斩刑犯的法场,玄真小道士不久前就是在这里丢了脑袋,那一日围观的百姓虽然不少,但却远比不得今日的阵势,即使是下雨天,法场内外也是人满为患。

十四名身着白色刑衣的兵部官员,跪在了早已搭好的木台之上。

这些往日光鲜的官员,如今却是披头散发,面色丧败,看着凄惨无比,大多数官员都是低着头,眼神浑浊,不知道在刑部遭受了什么,还没被砍掉脑袋,就已经失去了生气,就像已经是死人。

曾经威风一时的兵部堂官却没有低下头,双目无光,神情暗淡,目光在台下的人群中移动,似乎是想从人群中看看是否有自己的家眷在其中,临别之际,哪怕看上一眼也是好的。

很快,他的双目落在一个人的脸上。

那人距离木台不远,一身布衣,不到二十岁年纪,但那一双眼睛却如同刀锋般盯着范文正。

范文正看着那年轻人,片刻之后,嘴角竟然泛起一丝笑意。

他没有见过那年轻人,可是却已经猜到了年轻人的身份。

如果不是那一天,这个年轻人骑马拉车跑到刑部门前敲大鼓,让卢俊忠像毒蛇般咬住了兵部,自己未必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吧?

--------------------------------------------------------

ps:今日第四更,送给【xgy心静】兄弟和各位捧场的好朋友,感谢大家的破费,再接再厉,不负诸君期望!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