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上好下甚

《兴风之花雨》 萧风落木 1627字 2021-04-22 17:14:52

自从那个章副馆主离开,风沙把马思思单独牵到一边坐下说话。

包括云虚在内,大家很知机地不来打扰。

马思思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心口塞塞的十分难受。

她的出身是个禁忌,她的生父不顾人伦强娶自己的嫡母,导致她既是马玉怜的亲妹妹,也是马玉怜的亲侄女。

但是,她毕竟是一位公主,母亲生她的时候乃是正儿八经的闽王妃,所以她从小贵不可言,打小身边便内宦宫婢成群,无不献媚讨好。

早就习以为常,以为理所当然。

哪怕闽国被南唐灭掉,她和姐姐也被闽地世家藏匿并保护起来,照样奉尊为上,小心侍奉,从没有受过半点怠慢。

哪怕到了主人身边,闽商会馆也派了好些个奴婢专门伺候她呢!

虽然她自己也是主人的婢女,但是从来没把侍奉她的奴婢当回事,也没有把寻常的闽人当回事。

按理说,她不会因为杀猪馆这些闽人奴隶的遭遇而感到难受,偏偏难受的不得了。

尤其在见过那六名上着重镣的男女奴隶之后,她情绪低落到了极点,幸好主人及时握住她的手,给了她足够的安慰和勇气。

总算捱到随着主人坐下,她迫不及待地投怀入抱,嘤嘤地哭泣。

风沙哄孩子一样轻轻地拍着马思思的粉背。

过了一会儿,马思思终于收声,扬起泪眼朦胧地俏脸,哀求道:“主人救救他们好不好?”

风沙伸手指掸拭马思思嫩颊上的泪花,柔声道:“我只能说尽量,你不能报太大的希望。”

马思思小声道:“婢子知道很多自己人也牵扯其中,但仅是一群奴隶,主人开口讨要,他们谁敢不给面子?柔公主也跟您一边呢!”

“没有那么简单,有人通过杀猪馆把很多势力拧成了一股,以达成不可告人的目的,任何意图毁掉杀猪馆的行为都会遭至强烈的反击。”

类似的事情风沙也没少做,比如当初成立三河帮就是为了将辰流几大势力拧成一股,然后与四灵上使绝先生斗法。

绝先生一败涂地,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辰流。

后来在东鸟、在南唐,甚至在北周,他都有类似的手笔,或许花样百出,其实本质类似,都是以共同的利益纠集不同的势力,达成他想达成的目的。

风沙苦笑:“我不一定扛得住反击,就算扛住了也是自伤,毕竟青雅和夕若姑娘,乃至韩先生都有牵扯,伤了她们等于伤了我自己。”

圣门在杀猪馆也有份额,韩晶乃是圣门圣女,圣门一定会请韩晶出马,向他讨个说法。

为了保证韩晶在圣门的话语权,他不得不考虑不支持韩晶的后果。

何况墨修与圣门本来就有很深的香火情,仅是面子上就难得抹开。

马思思颇为失望,低下头不敢再求。

主人在她心目中一向无所不能,从来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如今居然说难办,自然真的很难了。

风沙忽然灵光一闪,沉吟道:“倒也不是完全没法子,而且跟你有关系。”

马思思立刻扬起俏脸,满目期冀地瞧着主人。

“这件事归根结底是柴兴丢给我的,他自己不敢捅开这个大马蜂窝,非要扔给我来捅……”

风沙边想边说:“当然不能这么便宜他。如果把他拉下水,我倒是可以尝试着捅上一下。”

马思思美眸一亮,娇声道:“正好婢子要跟那个素玉谈判,不如就把这件事抛出来,看看人家怎么接招!”

风沙赞同道:“不错。这件事越快越好,明晨你就去找钟仪心,让她尽快安排。记得凶点,不要怕吵架,如果能够激得对方先动手那就更好了。”

白厨家宴上,他和柴兴借着商讨他离开时间一事,建立了一个沟通渠道。

他这边派马思思出面,柴兴派一个名为素玉的高丽婢,郭青娥派钟仪心做中人,兼为监督。看似商谈时间,其实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就是方便三方沟通。

好比当初四灵在江宁府举办四灵大会,六位总执事看似商讨大会召开的时间,实则商谈所有重大的决策。

这一谈就是好几个月,所有人就所有决策全部达成了一致,四灵大会召开的时间自然也就定下了。如今情况类似。

马思思使劲点头,问道:“主人还有什么要叮嘱婢子吗?”

风沙思索道:“这件事不解决,柴兴绝不希望我离开汴州,这就是你的筹码。我需要柴兴拿出足够的利益,给所有相关各方弥补失去杀猪馆之后的损失。”

马思思听着俏眸直愣。

出门之前主人和柔公主说话,她在屏风后一边穿衣服一边听着呢!据说这个杀猪馆每日的流水已过万金,还在迅速增长之中。

已经赚了这么多钱,以后还能赚多少钱?恐怕谁算不清楚,柴皇舍得出吗?就算舍得,出得起吗?

她心里这么想,嘴上也就这样问。

“一则漫天要价,让人家就地还钱。二则利益并不完全等同于金钱。柴兴乃是个中老手,当初分给矾楼酒坊每日千户酒榷就是明证。”

后来易门和柴兴谈价到千二百户,其中两百户的获利归于风沙,风沙以获取白矾楼相应份额的方式又给还了回去。大家都赚不亏。

马思思听得十分用心,牢牢地记住主人说的每一个字,方便之后谈判。

她刚还泫然带泪,仿佛梨花带雨,如今雨过天晴,好似粉瓣沾露。

风沙下意识地探出指尖来回轻划马思思的脸蛋。

马家姐妹随母亲,天生玉肌滑肤,柔滑弹嫩的非同寻常,触感美妙到不可言明,更是指过留香,他十分喜欢。

其中外露的脸蛋相比其他有所遮挡之处的手感已经差上少许,真正令人销魂的触感另有不足为外人道处。如果非要暗喻之,那就是上有好者,下必甚焉。

www.huanyuanshenqi.com

马思思俏脸微臊,忍不住往纯狐姐妹那边瞄了一眼,见两女正撅着小嘴看过来,不禁得意,故意把自己脸蛋更往主人的掌心里蹭,心道气死你们两个狐媚子。

“总之,酒户花钱买酒,柴兴连一个子都没出,易夕若还赚了个盆满钵满。”

指尖传来的触感令风沙露出享受微笑,嘴上道:“加强酒榷管理,兴旺了酒市。更重要一斤酒三斤粮,酒榷加强,可以省出大量军粮,这是多赢。”

易夕若为了保证她自己每日千二的酒榷利益,疯了一样发动冰井务满城稽查私酒酿造与贩卖,取缔相关商户与黑市。

所有冰窖都归冰井务管理,有权查察所有的地窖到底是不是冰窖,顺手就把酒窖给查了。

另外,易夕若还找了很多关系帮忙,甚至找他借过人手,也不乏利用核心七人的情报网。

仅看易夕若能给杀猪馆拉来这么多势力,就知道她这个小妞确实很能折腾。

总之,易夕若下手又黑又狠又快,成果斐然。

短短数月时间,汴州私酒酿贩猖獗之风为之净空。

这效率,比柴兴自个儿发上一百道圣旨还管用呢!

……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