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二)

《烂柯棋缘》 真费事 3862字 2021-04-28 20:19:18

‘陆山君?’

听到对方这个自称,沈介也是微微一愣,但他也没工夫想多余的事情了,因为陆山君身上衣衫的颜色已经开始浓郁起来,并且出现了黑色云纹,正是陆吾常有的扮相,并且有一种可怕的气息从对方身上弥漫出来,带给沈介强大的压迫感。

几十年未见,这陆吾,变得越来越可怕了,但如今既然被陆吾专程找上来,恐怕就难以善了了。

实话说,陆吾和牛霸天,一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知书达理,一个看起来憨厚老实性子好爽,但这两妖即便在天下妖魔中,却都是那种最最可怕的妖怪。

沈介虽然半仙半魔,可个人而言其实更希望此时找上门来的是一个仙修,哪怕对方修为比自己更高一些都行,毕竟这是在凡人城内,正道多少也会有些顾忌,这就是沈介的优势了。

可陆吾这种妖怪,哪怕有当年一战在前,沈介也绝对不会认为对方是什么善良之辈,恰如对方根本就毫无顾忌地在释放妖气。

“陆吾,这城中二三十万人,你要在这里和我动手?你不怕……”

“嘿嘿嘿嘿……不管此城出了什么事,死了多少人,不都是你这魔孽沈介动的手嘛,和陆某又有什么关系呢?”

陆山君嘴角扬起一个可怖的弧度,露出里头惨白的牙齿,明明现在是人形,明明这牙齿都十分平整,却有种带着尖锐感的寒光。

陆吾张嘴欲噬人……

沈介明白了,陆吾根本不在乎城中的人,甚至可能更希望波及此城,因为对方伥鬼之道越是噬人就越强,当年一战不知多少妖魔死于此法。

一边的客栈掌柜早已经手脚冰凉,小心翼翼地后退几步之后拔腿就跑,眼前这两位可是他难以想象的绝世凶人。

陆山君的妖气如同火焰升腾,已经直接透出这客栈的禁制,升到了空中,天上乌云汇聚,城中狂风阵阵。

这种诡异的天气变化,也让城中的百姓纷纷惊慌起来,更是理所当然地惊动了城内鬼神,以及城中各道百家的修行中人。

城隍庙外,本方城隍面露惊色地看着天空,这汇聚的乌云和恐怖的妖气,简直骇人,别说是这些年较为安逸,便是天地最乱的那些年,在这里也不曾见过如此惊人的妖气。

“城隍大人,这可不是普通妖物能有的气息啊……”

一名儒生死死抓着手中的书,脸色略显苍白。

而在客栈内,沈介脸色也越发狰狞起来。

“你这个疯子!”

回应沈介的是陆山君的一声虎啸。

“嗷吼——”

这一刻,沈介居然直接遁光一闪,以遁术遁出客栈禁止,化为一道隐晦的遁光逃离,陆吾这家伙毫不在意其他,那么留在这城中的话,沈介不但不会有任何优势,反而会更加危险,以为鬼神和仙修,以及百家高人也不可忽视,再不走,很可能真的走不了了。

“想走?没那么容易!吼——”

陆山君一声虎啸震得客栈禁制摇晃,几乎在沈介遁走的那一刻,立刻就是化为一道妖光跟上,只不过在妖光升空的时刻,另有一重淡淡的光芒从客栈中汇拢,化为一卷字画追向天空的陆山君。

看着前方逃窜的沈介,陆山君抓住飞来的字画,脸上露出冷酷的笑容。

这字画是陆山君自己的所作,当然比不上自己师尊的,所以即便在城中展开,如果和沈介这样的人动手,也难令城池不损。

但陆山君陆吾真身如今早已今非昔比,对人间万物情绪的把控登峰造极,更是能无形之中影响对方,他就吃准了沈介的执念甚至是魔念,那便是痴心妄想地想要向师尊复仇,不会轻易葬送自己的性命。

“吼——”

几乎是还没等沈介离开城市范围,陆山君便直接动手了,咆哮中一道妖法喷吐出黑色火焰朝天而去,那种席卷一切的态势根本肆无忌惮,这妖火在沈介身后追去,居然化为一只黑色巨虎的大嘴,从后方吞噬而去。

沈介飞遁之中只是一回头,就觉得遍体生寒头皮发麻,这黑虎巨嘴中,居然人头攒动密密麻麻,各种混乱的气息交织在一起,充满怨气和戾气。

“呃啊——”“沈——介——”

“来陪我们……”

“不要走……”

只一个瞬间,沈介已经明白,这些都是曾经被陆吾吞噬的人!如果自己也被陆吾吃了,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可笑,可笑,太可笑了!那些仙人文士武道高人,皆自诩正道,却放任陆吾这样的绝世凶物存活世间,可笑可笑!’

这种时候,沈介却笑了出来,光是这威势,他就知道如今的自己,或许已经无法击败陆吾了,但陆吾这种妖怪,不管是存于乱世还是平和的时代,都是一种可怕的威胁,这是好事。

“陆吾,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

沈介冷笑一声,朝天一指点出,一道电光从手中产生,化为雷霆打向天空,那滚滚妖云骤然间被破开一个大洞。

“嗷——”

一声虎啸从妖云中产生,云层化为一个巨大的人面虎头然后溃散,原来若是沈介一头扎入云中同样有危险,而此刻他破开这层障眼法,速度再次提升数成,才得以遁走。

陆山君的妖火和妖云都没能碰到沈介,但他却并没有懊恼,而是带着笑意,踏着风跟随在后,幽幽传声道。

“沈介,你何必跑呢,想必你也清楚,天地正气盛极,以你如今的状态,难有什么大作为,陆某不是个省油的灯,还不如让陆某吃了你,化为伥鬼之后,陆某再放你出来,即便在外死了,只要陆某愿意,你又能马上‘活过来’,这岂不是比你现在这样要保险嘛?”

“沈介,若是你被其他正道高人逮到,比如长剑山那几位,比如天界几尊正神,那必然是神形俱灭的下场,让陆某吞了你,是最好的,方便你行事啊,陆某可是念及旧情来帮你的啊——”

陆山君的话不断传来,扰乱着沈介的心智和情绪,他本已入魔,但却无法扫除这种干扰,反而越来越暴躁。

恐怖的气息逐渐远离城池,城中不论是城隍土地等鬼神,亦或是传统修士和文武百家之人都松了口气。

而沈介在急切遁之中,远方天空慢慢自发汇聚乌云,一种淡淡的天威从云中汇聚,他下意识抬头看去,似乎有雷光化为模糊的篆文在云中闪过。

“轰隆隆……”

天雷不偏不倚,直接打向沈介,即便他已经施法抵御依然难以抵挡全部,被雷光浇灌全身。

“轰隆隆……轰隆隆……”

一道道雷霆落下,打得沈介无法再维持住遁形,这一刻,沈介心悸不已,在雷光中骇然抬头,竟然有种面对计缘出手施展雷法的感觉,但很快又意识到这不可能,这是天道之雷汇聚,这是雷劫形成的迹象。

“哈哈哈哈,沈介,连天也要灭你!”

“陆吾,你别高兴得太早了,雷劫汇聚,你自己也讨不了好!”

“那就看雷劫劈不劈陆某了!”

“吼——”

陆山君直接显出真身,巨大的陆吾踏云飞天,扑向被雷光缠绕的沈介,没有什么变化多端的妖法,仅仅返璞归真地挥爪尾扫,打得沈介撞山碎石,在天雷滚滚中打得山地震动。

被陆吾真身如同拨弄耗子一般打来打去,沈介也自知光逃根本不可能成功,也发狠同陆山君斗法,两人的道行都非同小可,打得天地间天昏地暗。

只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沈介发现有越来越多熟悉的声音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他们或者笑着,或者哭着,或者发出感慨,甚至还有人在劝解什么,他们全都是伥鬼,弥漫在相当范围内,带着亢奋,迫不及待想要将沈介也拖入陆吾肚中的伥鬼。

陆山君的思绪和念力已经铺展在这一片天地,带给无尽的负面,越来越多的伥鬼现身,他们中有的只是模糊的雾气,有的竟然恢复了生前的修为,无惧死亡,无惧痛苦,全都来纠缠沈介,用法术,用异术,甚至用爪牙撕咬。

沈介曾经近乎是仙道绝巅的人,后来入魔更是能与真仙匹敌,可是他竟然升起了恐惧感,如同凡人即将掉下深不见底的深渊。

但沈介不断提升自我,不断拼力抗争,甚至一定程度上突破自我,他只有一个念头,自己决不能死,一定要杀了计缘,比起当年天道崩坏之时,或许如今才更有可能杀死计缘。

虽然过了这么多年,但沈介不相信计缘会老死,他不相信,或者说不甘心。

“计缘——”

癫狂的怒吼中,被捆住半个月之久的沈介带着绝死之势破出困境,“轰隆”一声炸碎雷云,穿过伥鬼,带着残破的身躯和魔念遁走。

就连陆山君也极为诧异,沈介濒死居然还有余力能脱困,但即便如此,不过是拖延死亡的时间罢了,陆山君吸回伥鬼,再度追了上去,拼着损伤元气,就算吃不掉沈介,也绝对不能让他活着。

而沈介此时几乎是已经疯了,口中不断低呼着计缘,身躯残破中带着腐朽,脸上狰狞眼冒血光,只是不断逃着。

天地间的景色不断变化,山、森林、平原,最后是水流……

“你他娘的还没死啊?给我下去——”

天空爆发一阵猛烈的巨响,一只弥漫着红光的恐怖手掌忽然从天而降,狠狠打在了沈介身上,刹那间在接触点产生爆炸。

“轰隆……”

沈介被老牛一掌打向大地上,然后又“轰隆”一声装碎一片山体,身躯不断在山中滚动,起初带得树断石裂,后面只是带起落叶枯枝,然后摔出一个斜坡,“噗通”一声落入了一条江面。

“老牛,你来干什么?”

陆山君声音略显不满,但老牛毫不在意,只是哈哈笑着。

“连条败犬都搞不定,老陆你再这么下去就不是我对手了!”

老牛还想说什么,却见到飞来的陆山君皱起了眉头,他看向江面。

“不好,渔船!”

陆山君虽然没说话,但也和老牛从天上急遁而下,他们刚刚竟然没有发现江面上有一条小渔船,而沈介那生死未知的残躯已经飘向了江中小船。

只是当二妖飞至江面上空之时,陆山君心中却猛然一跳,忽然止住了身形,老牛微微一愣还是冲向渔船和沈介,但很快也如同身遭电击半僵在江面上。

渔船内舱里走出一个人,这人身着青衫两鬓霜白,散漫的髻发由一根墨玉簪别着,一如当年初见,脸色平静苍目深邃。

沈介已经爬上了渔船,这一刻他自知绝对逃不过陆吾和牛魔王联手,即便看着“船夫”接近,竟然也没有想要杀他了。

“师……”

心情极度激动的陆山君正要拜见,忽然意识到什么,再次猛然冲向渔船,但计缘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让陆山君的动作缓和下来。

“沈介,你不是一直想要找我么?”

气息衰弱的沈介身子一抖,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向所谓渔夫,计缘的声音他毕生难忘,带着仇怨深刻心底,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你……计,计缘?嗬……嗬……你,果然没死,果然,还没死……”

“多谢牵挂,或许是对这红尘尚有留恋,计某还活着呢!”

计缘平静地看着沈介,既无嘲讽也无怜悯,似乎看得仅仅是一段回忆,他伸手将沈介拉得坐起,竟然转身又走向舱内。

沈介这一刻戾气狂涨,只想要冲向计缘将之杀死,但心中杀念极盛,可身子却没有动,看得踏波船边的陆山君和牛霸天也紧张不已,死死盯着沈介,只要他敢出手就会更快发动。

计缘再次出舱,手中多了一个瓷杯,里头是看起来有些浑浊的酒水,酒水虽浑,酒香却浓厚。

“计缘,难道你想劝我放下恩怨,劝我重新从善?”

沈介脸上露出冷笑,他自知现在对计缘动手,先死的绝对是自己,而计缘却露出了笑容。

“所谓放下恩怨这种话,我计缘是向来不屑说的,便是计某所立阴阳轮回之道,也只会报应不爽,你想报仇,计某自然是理解的。”

这令沈介微微诧异,然后手中就多了一杯酒,在他还没缓过神来的时候,计缘送酒的手已经抽了回去。

“只是你固然是想报仇,但纵然我计缘再无什么大法力,可在我弟子面前恐怕也是不能得手的,即便计某命令他不准出手,他也不会听的。”

计缘没有一直居高临下,而是直接坐在了船上。

“请你喝杯酒吧,计某自酿,人间醉,喝醉了或许可以骂我两句,如果忍得了,计某可以不还口。”

牛霸天看看全神贯注的陆山君,再看看那边的计先生,不由挠了挠头,也露出了笑容,不愧是计先生。

而沈介只是愣愣看着计缘,再低头看着手中浊酒,瓷杯都被他捏得咯吱作响,慢慢开裂。

“呵,呵呵呵呵……没想到,没想到到死还要被你羞辱……”

沈介将酒水一饮而尽,瓷杯也被他捏碎,本想不顾生死直接出手,但酒力却来得更快。

儿时欢乐、年少轻狂、逍遥自在、纵横一生有欢声有笑语,亦有儿女情长……

沈介眼中不知何时已经含着泪水,在酒杯碎片一片片落下的时候,身子也缓缓倒下,失去了一切气息……

良久后,坐在船上的计缘看向陆山君和老牛,见他们的神色,笑着解释一句。

“不是毒酒……”

【在阅读模式下不能自动加载下一页,请<退出阅读模式>后点击下一页阅读。】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