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〇九章 迷津 18

《一妃虽晚不须嗟》 伪装清纯 1624字 2021-04-09 07:22:37

“怎么?你还希望我不好有损的回来?”白锦玉一笑,她知道一定会有人问这个问题,所以在回来路上已经准备了答案。

“不错,这四个人是我雇佣的高手!为的,就是要他们在你加害我的时候把我救出来!我既然预料有人要杀我,自然要做万全的准备。”

迈巴道:“你承认和那些刺客是一路的了!你既然能够雇得了刺客,那察朵就更有可能是你杀的了!”

白锦玉真心没想到迈巴思维这么敏捷。

“现在轮到我说了吧!”迈巴道:“锦玉固敏,你很聪明,你费尽心机设计这些无非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乌穆的死因和徵朝瞥开关系。说到底,你终究是一个徵朝人,想帮徵朝避免一场战祸。”

他此话一说,白锦玉一面倒的胜利形势当即有点削弱,众人看着他二人争锋相对言之凿凿,当下都不知道谁更可信。

白锦玉奚落道:“你才是真的聪明!这么短的时间能编出这样自圆其说的一套。我猜你下面会说,我为了不让铎月会与徵朝开战,就故意证明追杀乌穆之人是铎月人,对吗?”

迈巴道:“难道不是吗?你先指派刺客进来演戏,现在又回来编排这套说辞混淆视听,难道不就是为了嫁祸给铎月吗?锦玉固敏,我知道你聪明绝顶,但是你也别人当傻子。”

“谁在混淆视听?!”白锦玉一听就怒了,指着他道:“我就算把所有人当傻子,也不敢再把你当傻子!”

她气冲冲走到布迦面前,立即道:“布迦大哥,今夜那刺客与我交锋时中了我泼出去的毒粉,这个毒粉能够让中毒之人肌肤腐灼,用不了多久毒素就会流转全身,使其全身筋挛。现在此人中毒已超过半个时辰,中毒之症一定已经显现。”

她抬手从发髻里摸出一个藏匿的小珠子,递给布迦:“这是那个毒的解药,只要大哥清点迈巴的黑旗部,查一查有没人正有中毒筋挛之状,或者,”她瞄了眼地上的尸体:“或者看一看有没有少了一个人。如有中毒之人就这解药一试,如果它能奏效,就知道我有没有冤枉他了!”

白锦玉说完这话看迈巴,料想他此刻应该露出慌张的神色,但是很意外的,迈巴反而相当坦荡,还马上同意道:“好,极好!请王兄立即检验我黑旗部四千兵力,为我一证明清白!”

见此,一个念头在白锦玉心中一闪而过。

那个刺客会不会真的不是迈巴的人?

因为如果真的是迈巴的人,现在该是他看见黄河落泪的时候了,怎么可能还如此理直气壮地否认?

他现在这么笃定,那只有一个可能:他真的不是追杀乌穆的幕后主使。

很快,事实证明了她的猜测。

布迦和贺玥一个负责城内、一个负责城外,清点了迈巴手下的将士,果然结果一个人不少,也没人有中毒之状。

这一个验证的落空,使得在场的多数人都开始倾向迈巴的论断。

众将议论纷纷,有人说白锦玉是为了帮乌穆查出真凶魔怔了,有人说白锦玉就是为嫁祸铎月,要替徵朝洗脱嫌疑。

迈巴更是表现出了一副浩然正气样子,呵斥贺玥松开他。

白锦玉的头脑飞快地转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会不是迈巴的人呢?

如果杀她的刺客不是他派来的,那又会是谁呢?

还有,如果追杀乌穆的人根本不是迈巴,那他为什么要把她引到黑暗处准备灭口?

白锦玉的脑子紧紧揪着,仿佛要努力抓住什么稍纵即逝的东西。

她不可以失败!

为了抓住这个始作俑者,她付出了和凤辰决裂的代价,绝不可以什么结果都没有!

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她的目光从一众铎月贵胄的脸上缓缓滑过……突然,一个画面闪电一样在她脑海中划过!

刚才缠斗时凤辰将她扑倒在地的一瞬,也就是迈巴向她举刀的那一瞬……那一瞬迈巴杀她杀得也太堂而皇之了,保时和十几个人来“救”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阻止,甚至一个人都没有发现!

这不合常理,太不合常理了!

她脑中思虑翻飞的时候,布迦向她走过来:“锦玉,我不会相信你是为了徵朝嫁祸迈巴,你是不是太累了,如果……”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白锦玉突然道:“布迦大哥,我想请再点一下保时王子的人手!”

布迦一定,喧闹的人群一瞬间静止。

迈巴的声音暴躁响起:“你有完没完?刚才说我是追杀乌穆的凶手,现在又想来诬陷保时!”

白锦玉置若罔闻,提声次道:“我想再清点一下保时王子的人手!”

她目光紧紧锁着保时,他的脸色已经完全一片惨白。

迈巴怒气冲冲挡在保时的面前:“如果清点下来再没有少一个人呢?你打算如何谢罪?!”

迈巴这句话震慑的作用要大于真正询问的意思,这声势旁人听了定要忌惮三分,但是白锦玉听了反而心中一定,更加确认了保时就是真正谋害乌穆的人。

而与此同时,迈巴的所作所为也有了合理的解释:他想帮保时隐瞒。

“也对,”白锦玉毫不慌张道:“天都快亮了,再折腾大家一遍实在是劳师动众。我还有一个办法!”

迈巴道:“你还有办法?”他眼中惊异,看着白锦玉俨然看着一个怎么捏也捏不死的苍蝇。

庆娜厉色瞥了他一眼,信然对白锦玉道:“什么办法你尽管说,有我在,你什么都不要怕!”庆娜也坚定地挡在白锦玉的前面。

从一开始到现在,庆娜都坚定不移地相信她,仿佛无问东西都会站在她这边,陪着她一意孤行。

她信任白锦玉,如同信任乌穆。

“阿姐,谢谢。”白锦玉心中温暖,抚着庆娜的肩头让她退后。在众人的目光中,她一步一步地压近保时。

白锦玉停在他一步之遥,审视着道:“像你这样心思缜密的人一定不会等着坐以待毙吧?我想,在刚才他们去清点黑旗部的时候,你就应该有所行动了吧?”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