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谁是主谋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宝贝鹿鹿 3894字 2021-06-11 08:09:19

386

谢景灏听的愤怒不已,但是却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他能全身心的相信顾千凝,可是他也明白,不是人人都能这样想的。

他到底也无法控制所有人的想法啊。

可是一想到他的千凝要被人这样诟病和诋毁,他的心就犹如火烧一般。

但是却真的觉得无能为力。

谢景灏一言不发,直接起身离开了。

谢正兴也顾不上别的事情,只能去忙着招呼来王府的宾客了。

如今这个节骨眼上,他能帮谢景灏的也唯有这个了。

至于调查事情的真相,还是交给谢景灏吧。

谢景灏让人把冯征带到了地牢。

他也顾不上其他的了,直奔地牢去了。

他也早就派人去调查有关于冯征的一切了。

那个冯征进了镇南王府的地牢,看到地牢的一切,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

这人就是这样,可以不怕死,但是不代表不怕这些酷刑。

说到底,痛快的死,却比这痛苦的活,好太多了。

而他的结局,最后也是痛痛快快死。

现在看着这些酷刑,他却是真的胆战心惊啊。

只是如今,他连死的机会都没有了。

手脚被捆绑起来,连下巴都被卸掉了,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

他到底该怎么办呢?

谢景灏不会放过他的吧。

他怎么也没料到,自己还能活着落在谢景灏手里。

可是这谢景灏的反映也的确跟旁人不太一样啊。

这旁人若是听到了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染,大约今天的婚礼都是办不下去的。

这样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哪里有男人会娶啊。

他说出顾千凝身上胎记的事情,就足够把顾千凝判死刑了。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谢景灏竟然没有迁怒顾千凝,只是把他一个人他给带到这里来了。

他此刻真的是有些慌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其实死他不怕啊。

但是却担心生不如死。

冯征还在担心当众,谢景灏却穿着一身喜服直接到了地牢之中。

虽然冯征距离谢景灏很远,也能感受的到谢景灏身上的怒火,似乎要燃烧起来了。

冯征很怂的往后瑟缩了一下。

谢景灏进门之后,直接让人把冯征给吊了起来。

然后用带着倒刺沾了盐水的鞭子直接抽打在冯征身上。

他手脚被绑起来了,下巴也被卸掉了,连喊痛都喊不出来。

但是这鞭子每打一下落在身上,都是皮开肉绽的。

疼的犹如钻心一般。

冯征本就是文弱书生,如何能受得了这样的严酷手段啊。

他真恨自己为何还要活着,他真的很想马上去死啊。

可他现在是想死死不了啊。

几鞭子下去,冯征就已经半死不活了。

一旁的护卫连忙拦住了谢景灏:“主子,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谢景灏内心的怒火中烧,他真的很想打死眼前这个男人。

尤其是听了谢正兴的那一番话,他更是觉得冯征该死。

这个人,哪怕是死十次,也换不回千凝的一丝清誉啊。

谢景灏真的是恨死了。

都怪他没有保护好千凝,竟然让千凝受到这样的攻击,这样的伤害,若是千凝往后出门真的被人给指指点点的,那该如何是好啊?

他不怕别人对他指指点点,甚至是往他身上泼脏水,可是却担心千凝会受不了这种委屈。

他倒是想杀尽天下人,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有些话谢正兴说的对,即便是他查出事情真相,也换不回千凝的清誉和名声啊。

那个背后主谋,大约就是算计到了这一点吧。

这对千凝来说,真的是个毁灭性的打击啊。

谢景灏扔了鞭子,他是真的想把所有的酷刑都在这个人渣身上用一遍,可是他知道不能这么做。

这人一看就是个书生,若是这样做了,怕是真的要死人了,那就没用了。

谢景灏正在挣扎犹豫的时候,护卫却来报,说是顾家大少爷,顾轻舟到了。

这顾轻舟是他的大舅哥,虽然年纪不如他,可到底是千凝的亲哥哥,他是一定要给顾轻舟面子的。

“请他到这里来吧。”谢景灏直接说道。

因为谢景灏也知道顾轻舟到这里来所为何事,自然也就让轻舟到地牢里来了。

顾轻舟来此,肯定也是为了这个冯征而来吧。

想必顾轻舟也是想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吧。

顾轻舟很快就到了。

看到冯征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了。

他也知道谢景灏这满心的怒火,总是要找到一个发泄口的。

而冯征很明显就是出气筒了。

他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自然也是该让人打的,就是杀了他都不多啊。

顾轻舟见到谢景灏:“怎么样?问出什么了吗?”

谢景灏摇头:“还没问,你来问吧,我去看看千凝。”谢景灏沉声道。

然后直接转身离开了。

顾轻舟赶紧追了上去:“妹夫,且等一等。”

这个称呼,谢景灏还是蛮喜欢的。

谢景灏自然也就顿住了脚步:“大哥还有事情吗?”

“今日的事情,绝对和千凝无关,这个冯征背后,肯定是个静心策划的大阴谋。”顾轻舟十分急切的说道。

“这个我自然知晓了。”谢景灏连忙附和着说道,从而才看出来,顾轻舟是担心他会迁怒到千凝身上啊。

谢景灏觉得有些无奈,他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说实话,就算是这件事是真的,他也不会怪千凝的。

如果千凝在他之前,真的有相恋的人,他也许会嫉妒,但是却不会因为这个就不娶千凝了。

毕竟那些过往都是在他之前了,他没有资格去过问。

每个人都有过去。

但是很明显他知道,千凝心里的人就只有他自己,这一点,他无比的确定。

所以他自然是不会怀疑千凝了。

“大哥,你可能误会了,我自始至终,从来就没怀疑过千凝,我抓整个人到地牢来,只是想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绝对不是为了泄私愤,方才我的确是冲动了,我也知道自己很冲动,可能不太适合审问,正好大哥来了,那这里就交给大哥来审问吧。”谢景灏清清楚楚的说道。

顾轻舟听了这话,顿时才彻底放了心,这谢景灏说的也够清楚明白的了。

当然,顾轻舟也很欣慰,千凝可以知道一个这样在乎她爱她的男子。

真的是很好。

“好,我明白了,交给我吧。”顾轻舟点头。

“那我去陪千凝了,今天千凝受到的伤害才是最大的,我会竭尽所能遏制外头的流言蜚语,我也知道,不可能完全杜绝,但是我会坚定不移的站在千凝这一边,保护好千凝的。”谢景灏承诺道。

顾轻舟听到谢景灏这样说,其实心里真的安慰了许多。

这顾千凝最需要的就是谢景灏的支持了,只要谢景灏能坚定不移的支持顾千凝,那外头的一切流言蜚语,就不会真正伤害到顾千凝的。

其实那些不相干的人说什么都无所谓,最可怕的就是来自于家人的伤害吧。

毕竟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不理解和伤害,才最让人绝望。

“好,你去吧,这里交给我放心吧,我一定会给你和千凝一个交代的。”顾轻舟说道。

谢景灏这才起身离开了,今夜是他和顾千凝的新婚之夜,他绝对不会让顾千凝独守空房的,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更加怕顾千凝受到伤害。

所以才会迫不及待的去陪伴顾千凝,至于那些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随他们去吧。

谢景灏走了之后,顾轻舟来到冯征面前,看着遍体鳞伤,半死不活的冯征。

顾轻舟直接开口说道:“本公子不管你是谁,今日这谢三公子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你是难逃一死了。本公子知道你不怕死,但是这样痛苦的活着,你怕不怕呢?”顾轻舟轻描淡写的说道。

顾轻舟的态度很和风细雨的,但是听在人心里,却是冷飕飕的。

冯征自然回答不了,因为下巴被卸掉了。

顾轻舟却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你不要觉得你经受不住酷刑会死掉,本公子有一万种方法叫你死不了,每天让你喝一些千年人参来续命,每天都要你遭受各种酷刑的折磨,保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种日子,是你想要的吗?”

这法子说出来,在场的人听着都觉得残忍。

这真是温水煮青蛙啊。

慢慢的折磨人。

要不了命,但是却每一天都沉浸在无穷无尽的折磨之中。

“而且还可以给你治伤啊,反反复复,总归就是留着你一口气罢了。”顾轻舟笑了笑,说道。

这谢景灏的护卫都听的后背发凉。

这顾大少爷看着这温文尔雅的一个人,这收拾人的法子,还真是层出不穷啊,连自家公子都比不上啊。

这位顾大少爷,谁若是得罪了他,肯定是没好日子过的。

真是够吓人的了。

果然,冯征听的满脸痛苦啊。

他刚才看到顾轻舟进来,还以为自己能好受一点,却没想到这一位看似温和,竟然比刚才那个活阎王还阴狠好几倍呢。

他真是后悔了,后悔没早点死。

若是早点死的话,也不至于落得这么一个凄惨的下场吧。

冯征没法开口说话,只是勉强啊啊了几声来提醒顾轻舟他的下巴被卸掉了。

其实冯征的意图也很明显,让人把下巴给他托上去。

顾轻舟还没说话,一旁的护卫直接说道:“大公子,不能,如果给他把下巴托上去了,他咬舌自尽可怎么办呢?”

“不用,给他一支笔,让他写下来就是了。”顾轻舟直接说道。

顾轻舟才没这么傻呢。

护卫听的连连点头,连忙把人给放下来,然后拿了纸笔过来。

冯征一被放下来,整个人都摔在地上了。

他真的快被打死了。

不过对于写字,他倒是不费劲,只是问了一句,如果他说出来母后主使,能不能给他一个痛快。

顾轻舟看着冯征的字体,很是工整,而且颇有功底的样子。

能写出这样字体的人,却做出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来,真是恶心。

字如其人,可见有的时候也是不准的。

顾轻舟点了点头:“可以,只要你说的是实话,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你连死都不怕,难道还不能说句实话吗?”

冯征想了想,在纸上写了一个郑字。

顾轻舟皱眉,这个郑字,自然是代表的郑家。

说起来,千凝和郑家自然是有深仇大恨的,这一点绝对不错。

可是他却真的有些怀疑,郑家有这么大的胆子吗?

如今顾家都没落的不成样子了,就别说靠着顾家立足的郑家了。

郑婉儿,顾侯夫人都死了,这郑家和顾家的姻亲关系也断了,郑家还敢来对付千凝?

难道真的不怕死吗?

这总归是让人有些怀疑的。

顾轻舟觉得冯征没说实话。

也许这也是冯征和主谋商议过的,如果真的事发,亦或者落到这种地步,就把事情给推到郑家身上去。

顾轻舟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人。

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但是看着冯征这样子,他只怕此刻也不会说什么了。

“你找府医来给他瞧瞧,千万别叫他死了,知道吗?”顾轻舟吩咐道。

这护卫自然一切听从了。

他是谢景灏的人,谢景灏都把此事交给顾轻舟来审理了,他们肯定是要听命的了。

顾轻舟也转身离开了。

冯征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

但是他也感受到了,好像自己说的话,顾轻舟并不相信。

谢景灏一路狂奔去了新房。

顾千凝正安稳的坐在床上等候。

谢景灏一进门,直接把所有的人都打发了。

如此美好的夜晚,他自然是不愿意让人在场了。

连锦瑟也不例外,都被打发出来了。

锦瑟却是想要服侍顾千凝的,其实锦瑟还很担心,担心因为今天白天的事情,会出事。

而闹腾了一天,顾千凝还没吃东西,她也放心啊。

可仍旧抵挡不过谢景灏,直接被谢景灏给推出去了。

谢景灏说所有人都不许来打扰。

如此良辰美景,自然是要单独相处,她们这丫鬟婆子都是碍眼的。

谢景灏直接把门给锁上了。

其实吃的东西,谢景灏也让人送来了。

谢景灏狂奔到床前,直接把盖头给揭了。

其实谢景灏把那些琐碎的礼节全都省略掉了,顾千凝是没有意见的。

毕竟他们今天的婚礼也真是够惊天动地的了。

也很是与众不同了,也不差在省略掉这些乱七八糟琐碎的礼节了。

谢景灏先是揭了盖头,然后把凤冠也摘下来了。

因为顾千凝的凤冠很重,压得额头上都是印子。

谢景灏心疼不已。

“饿了吧,我让人送了吃的过来了,还有酒,我们一起吃,然后聊聊天可好?”谢景灏似乎很是兴奋。

摘了凤冠,顾千凝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好多。

她这凤冠顶了一天,真是累坏了。

这一上午折腾了很久,加上唇枪舌战的,又进宫拜堂,又出宫的,这一天过的,又累又饿,心情还不好。

可是这一切,在看到谢景灏的时候,也就全体消失不见了。

有一个这样爱她的男人,她真的是什么都不在乎了。

“还好,有你在,什么都不累,什么都不苦了。”顾千凝也真是实话实说。

“我去给你备水,你先梳洗一下,你的衣服都在衣柜里,全是新准备的,一应俱全,也都是你的尺码,你洗漱一下,换了衣服,咱们在好好的坐在一起吃东西聊天喝酒,这样可好?”谢景灏十分贴心的说道,说完直接就到净房里去准备水了。

顾千凝脱了嫁衣,这嫁衣也是沉重无比的,然后打开衣柜,里面的衣服颜色都是她寻常喜欢的,而且真的一应俱全,心中更是感动不已。

这也足以证明,谢景灏对她到底是有多上心了,她的事情,几乎每一件都做的这般事无巨细。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