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章 送匾额

《最强农女:捡个王爷去种田》 小丸子 1791字 2021-04-08 07:22:07

“就是这位妙手小神医柳芽,凭借着她化腐朽为神奇的医术,让我又能站起来走路了。柳小神医的医术绝对不是曹锦说的那样,本公子对她是极为有信心的。各位要是有个病灾的……”

柳芽扶额,知道郑潇是为了给她招揽生意才说的这番话,可这和诅咒旁人有什么区别?

倒是小公子很会调动气氛,连知晓郑潇受伤的人,也被他带动了情绪,等着他说下去。

暗暗扯了扯郑潇的衣袖,柳芽恨不能直言让他适可而止,真把她吹成了神医,日后有医治不了的病症,岂不是砸招牌?

“柳小大夫可算是来府城开店了。”

人群被挤开,一道恭贺的声音随之响起,柳芽却是认不出对方是谁。

“恭贺柳小大夫开业大吉。这不是小公子嘛,小的给您见礼了。”

来人朝柳芽恭贺之后,又向郑潇弯腰行礼。

瞥向郑潇,只见他挺直了身子,端出公子哥的做派,抬手虚扶道:“原来是沈府丞家的管家,您这是代你家主子来贺药铺开业?”

“是啊,我家夫人吃了柳小大夫开的药之后,已经有了喜脉了,这不我们家老爷特意提了块匾,让小的赶在今儿送来。”

沈管家说着一挥手,让家丁把红布掀开,抬着匾额站到门口,让围观的人可以看清楚些。

沈府丞的官位不算大,可也是正经的科举出身,沈家又是锦城本地的书香世家,威望不比知府低。

有沈家送来的这块匾额,柳芽在府城算是长期扎根了,除非沈家倒了,否则有眼力见的都不会来找茬。

“这可是喜事啊,你家大人可真是会瞒着,等本公子回去就禀告家母,可得去贺喜才是。”

郑潇大方的笑道,不禁在心里低喃:我怎么就没想到送匾额这茬,知府大人题字可是比府丞的要金贵多了。

柳芽自然也是要向沈夫人道贺,至于安胎药什么的,却不好假他人之手,哪怕对方是沈府的管家。

有郑潇和沈管家这两位前来作证,药铺才开业第一天就把名声打出去了。

就算不信柳芽是神医,但接骨和妇人方面的医术应当不错,经过口口相传之后,竟有很多妇人组团上门来求诊。

一连忙了三日,千金丸和金疮药之类的天天销售一空,柳芽不得不推出限量销售的办法。

不是柳芽不想赚银子,而是很多人买回去是备用,可药品总会有过期的时候不是?

“你这丫头倒是与众不同,换做其他药铺,不是抬高价钱就是想办法补货,哪里会放着赚钱的事不做。”

在柳芽去看望沈夫人的时候,沈夫人询问缘由,不由得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夫人脉象平和,只消注意饮食便好,切莫多吃安胎药,毕竟是药三分毒。”

柳芽虽然是送安胎药而来,却不建议沈夫人日日的吃着汤药。

这点沈夫人也知道,只是这一胎怀的太不容易,这才每日都吃着药来安心。

送柳芽离开后,沈府丞从后堂走出来,脸上的笑意藏不住。

“不愧是那位看重的人,与寻常女子不同。”沈府丞对柳芽的做法极为赞同。

世上的银子是赚不完的,可人心一旦被利益蒙蔽了,便容易做出格的事,代价可能是承受不起的。

“曹家那边怕是不会消停,也不知道那位是个什么意思,这段日子老爷可要多看顾柳大夫几分,莫要让她吃了亏才好啊。”

沈夫人对柳芽由衷的感激,于公于私都不希望柳芽出事。

药铺那刚刚轻松了些,安公子便再度上门。

按照之前的约定,除了奉上一半的定金之外,还将柳芽需要的药材都准备妥当,可见安王府的势力并不只是在封地。

柳芽也不多问,让晴岚安排好后院,便着手为安公子解毒。

初步的排毒,要放出聚集的毒血,叫外行人看的胆战心惊。

安心甚至有杀人的冲动,怀疑柳芽要谋杀他的主子。

“这生血的药丸,每隔两个时辰服用一次,三日后进行第二次治疗。”

药丸是空间里的,柳芽又给了安心一张食疗的单子,无视他吃人的目光,淡声道:“客院里有小厨房,你是想自己做,还是让我们家的大厨房来做都可以。”

“不过需要另外支付费用,诊金中只包含在治疗期间这个小院的租金。”

对自己有敌视的人,柳芽自是要让他更加火大才能舒心。

安心很想说自己来,可他的厨艺只能勉强入口,总不能为难了主子。

“要多少银子?”安心磨牙问道。

“一天三顿饭一百两银子,这单子上的药材另算,拒不接受自带。”柳芽弯唇。

比起当初租给靳北疆的价位,这次柳芽已经是很优惠了。

不过区别在于当初是想拒绝靳北疆,所以才会漫天要价的,哪曾想那么高冷的人竟然会赖着住进去。

想到靳北疆,柳芽眼底也染上了笑意,忽然发现有点想他了。

贤王府书房内,靳北疆打了个喷嚏,旋即低笑出声,显然心情极为愉悦。

家里多了位病人,而且是个男病人,一家人的行动虽不至于受限,却也要有所顾忌。

柳苗却是最开心的,因为二姐又能赚一大笔银子了。

“二姐放心,我会盯紧厨房那边,绝对不会出岔子的。”

在府城没有琐碎的生意让柳苗管理,这段时间倒是有些不适应。

杏儿已经定亲了,自然不好再出现在男客面前,但和柳苗一起监督厨房的事也少不了她的身影。

“大姐,你说我是不是该检讨一下,苗儿这财迷的性子往后可不好嫁人啊。”

柳芽故做沉思的看着柳苗和杏儿离去的方向,是真的担心柳苗的性子长扭了。

“财迷有啥不好的?哪个夫家不希望娶个会精打细算的儿媳妇?”

“便是女子本身,能把嫁妆经营好、拿捏得住,也是一辈子的保障,我倒是觉得苗儿这样更让人放心。”

做针线活的柳叶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竟是十分赞同柳苗继续培养这小管家的性子。

柳芽无语,貌似家里除了她花钱大手大脚的之外,在钱财方面都很有自己的一套。

“芽儿,明儿你要是没事,就和你大姐他们一起出去参加那个茶会呗?”

收了最后一针,王云笑道:“你们姐妹才来府城没多久,认识几个能说得上话手帕交也好。”

“巧了,我明儿约了曹苏雅来咱们家,曹家二夫人可能也会过来,到时候麻烦娘和奶奶招待一番了。”

柳芽笑嘻嘻的坐到周老夫人身旁,轻轻的给她揉捏着小腿,暗道:还好日子选的巧,否则和一些千金小姐去聊衣裳首饰,还不如看医书有趣呢。?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