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受惊吓

《全职相师》 水冷酒家 1729字 2020-11-23 04:16:41

要说之前就是说了!

真是个怪老头。

“小叮叮,你可不要胡来,他也不是普通老头。”

蔡菜警告,她看出这老头身体不太好,身体零件好像散架了,万一被讹上了,非但不好解释,也很难脱身。

“小事一桩,看我大展神通,手到病消。”

丁凡满不在乎,先打开瓶盖,喝了一口酸梅汁,然后走到卧室门前,用指关节轻轻敲了几下。

没动静。

蔡菜直皱眉,一旁抱着膀子道,“他都锁门了,不愿意见人的,正好有借口离开。”

丁凡却不理会,继续敲门,却是有节奏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咚……

终于,里面传来拖拉的脚步声,门锁被打开,接着传来有气无力的回应,“进来吧!”

丁凡推开门,就看见老头又回到床上侧躺着,留下了一个单薄的后背。室内同样收拾得一尘不染,窗台上精致的相框中,摆放着他跟老伴的合影,两人笑容灿烂。

还有一张单人照,石生旦身穿戏服,登台演出,正摆出一个跨马扬鞭的威武姿态,那是曾经的舞台辉煌。

“石老先生,我是丁凡,秋姐她先走了。”丁凡说道。

“知道了,大燕儿找你们过来,是不是觉得我病了?”石生旦没回头,更像是喃喃自语。

“你没病,就是被吓着了。”丁凡直接点破。

小伙子有两下子,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石生旦暗自佩服,终于从整洁的大床上坐起来,看着丁凡友善和气的笑容,微微摇头叹了口气。

“你说得没错,我是被吓着了,吓得不轻。但我这把岁数,也是见过些风浪的,不必麻烦,不是什么大问题,过段时间就好了。”石生旦摆手道。

“老先生,不等到那个时候,你就真住院了,脏东西可能会找上你,还是及早处理下吧!”丁凡劝道。

石生旦打了个寒颤,好奇地打听道,“小丁,你这么年轻,从哪学的这些?”

“我有师父,一名真正的道长,仙风道骨,德高望重。”丁凡道。

“那你知道我是怎么被吓着的吗?”石生旦双手放在大腿上,认真问。

“老先生一身正气,当然不会是见到鬼。我想,你应该目睹了一场灾祸,却不能跟别人说,无法释怀,心里歉疚,具体情况也许只有您自己才清楚吧。但发展到今天,病情没有缓解,你却已经有了幻觉。当然,你很清楚那是幻觉,却还是备受困扰。年岁大了,几天睡不好,精神就很萎靡。老人家,你觉得这么下去,自己还能撑多久?”

丁凡一口气说完,就在刚才,他打开灵眼,发现石生旦的本运气团中,隐隐出现了螣蛇图形。

螣蛇发动,象征着怪梦,也代表着惊恐,如果任其发展,等螣蛇的图形清晰了,就不好解决了。

石生旦沉默,半晌抬头,却先看向了窗外位置,幽幽道,“你,确定能治好?”

“很容易处理,但你首先要相信我。另外,你的儿子儿媳,也是为了你好,请相信这一点。”丁凡道。

“要是心病呢?”

“起因依然是惊吓,没关系。”

房门并没有关严,丁凡和石生旦的对话,一字不漏地传入蔡菜的耳朵里。

这小子正经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儿,蔡菜不觉嘴角上扬,露出了笑意,这是她喜欢的男人样子。

“好,那就麻烦你,帮帮我,钱好说,我退休金不少。”石生旦终于答应。

“我要给你下针,纾解心中的郁结之气,这个过程会很疼。”丁凡道。

“我不怕疼。”石生旦连忙又问,“你确定能给我治好?”

“老人家心里清楚,这病不是大问题。”丁凡胸有成竹。

“好,来吧。”

“不行,如果你乱动,效果会很差,必须有人按住你的手臂。”

“可以吧!”石生旦点头,饱受困扰的他,也非常希望能够尽早解脱,豁出去了。

“脱掉上衣。”

丁凡说完,开门出去,朝着蔡菜笑着招招手,蔡菜不明所以,起身走过来,小声问道:“小凡,你想干什么?”

“你帮我按住老先生,别让他乱动。”

“不行,他一把年岁了,折腾出个好歹,骨头散架了,怎么跟家属交代?”蔡菜立刻拒绝。

“嘿嘿,老人家是有功夫底子的,没看上去的那么弱。”丁凡催促道,“放心,我有数的,赶紧处理完,我们也回去上班。”

“哼,我都快成你的助手了。”蔡菜哼声,还是走了进去,眼前出现的一幕,让她心里很不爽,差点又跟丁凡翻脸。

石生旦脱了上衣,露出了干瘦的上身,皮肤松垮下垂,肋骨根根可见,毫无一点美感可爱。

一想到就要接触这个衰老的身体,蔡菜就觉得浑身难受,石生旦也有些难为情,但还是平躺下来,双手举过头顶,做出投降的姿态。

“帮忙按住老先生的双手。”丁凡道。

蔡菜使劲抓了抓头发,还是来到床头,略微俯身,将石生旦的手腕按住,她也明白了丁凡的用意,按住双手就不用捆上了,等于给老头保留了些自尊。

等丁凡脱鞋来到床上,坐在石生旦的双腿之上。蔡菜马上就后悔了,这种方式对待一个老人,还是很屈辱的。

“小丁啊……”

石生旦开始紧张起来,然而,话没说完,丁凡毫不犹豫,从袖子中取出一根银针,唰的一下,刺在石生旦的膻中穴上,老头疼得顿时弓起了身体。

这只是开始,丁凡运针如飞,沿着任脉四周,一下下刺入穴位。终于,石生旦再也无法忍受,发出了痛苦的叫声,额头之上,也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行不行啊?”蔡菜额头也冒汗了,因为老人已经疼得开始喊救命了,自己这种行为怎么看都像是帮凶。

“别让他动!”丁凡表情严肃。

蔡菜死死按住石生旦的手腕,不让他动弹分毫,她终于明白,丁凡为什么让秋燕离开,如此对待一个老人,家属一定不会答应。

“我不治疗了。”石生旦脖子上都出现了青筋,没想到会这么疼。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