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一支穿云箭

《李靖的中年危机》 吴四柳 4021字 2021-09-29 10:16:35

一支军队,有如洪潮般往流花河畔席卷而去。

在这片洪潮的最前方,有一位猪头人,一骑绝尘。

身后,阿古娜天魔皇大军的军营中,有无数人涌了出来。

刚才那声响彻天地的清喝,所有人都听到了。

然后此时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那支远去的军队。

他们要干什么?

光凭一支军队去挑战柏襄天魔皇的数百万大军吗?

不错,三天前的那场大败,是让柏襄天魔皇的大军死伤严重,士气大损,但是他们现在依然还有二百多万战士,这绝不是你区区一个军团能够对抗的。

就算是当年那支第一天魔皇的近卫军团,在域外天地无数万年的历史中,都堪称最强军团的那支军队,都不可能做到一一个军团的实力,去正面挑战数百万大军。

夜月站在所有人的前方,神情急剧的变幻着。

她同样疑惑着那个猪头人此刻到底要干什么。

她知道自己应该质疑。

只是刚才猪头人的那一拳,给她造成的震撼太过巨大,以至于让她此时的质疑,却是不那么坚定。

然后有一骑从她身边冲了出去,往前方的军队追了过去。

云雅选择和自己的军队一起去战斗。

夜月轻轻叹了口气。

挥手之间,云雅倒飞而回,昏迷在了她的怀抱中。

蒙山大将此时依然昏迷不醒,夜月就是此时这里阿古娜天魔皇大军的最高统帅,但她从来不是一个果决的人,所以作为阿古娜天魔皇最信任的弟子,此前阿古娜天魔皇也没有将天澜城战场的指挥大权交给她。

而夜月此时的决定就是:再看看。

李靖忘情地驰骋在平原之上,狂风在耳旁呼啸,将他的两个大猪耳高高扬起,看去像是多了一对翅膀,整个人都要从六足马上飞起来了一般。

他的面容无比平静,心情却很是酣畅。

很久没有这样纵情驰骋了,好像只有当年去陈塘关上任的路上,有过这样无拘无束的放飞心灵,此后一件接一件的事情压了过来,就像一座座山般压到了他的肩膀上,这些年,李靖从来没有好好喘过一口气,也没有那种心情。

然而在今天,当他带着一支军队,朝数量远超已方很多倍的敌人发起冲锋的时候,却突然找到了遗失了很多年的那种纯粹的轻松和自由。

域外天地很贫瘠,但也很辽阔。

而辽阔的天地,可以让他暂时放下域内天地的责任和重担。

李靖抬起了头,对着天穹,发出了一阵舒畅快意的大笑。

流花河越来越近了。

在他前方,无数的敌人从简陋的临时营地中涌了出来。

冲在最前方的,是惊雷军团。

而冲在惊雷军团的最前方,是惊雷。

面容平凡的男子,满身满眼的坚毅,沉默地策马朝飞驰而来的那个猪头人,以猪头人身后那支可怕的军队迎了上去。

今天是最后的决战。

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只有一个军团来进攻他们。

但他今天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如果要冲,他惊雷会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

如果要撤,他惊雷会在流花河的这一边,战斗到最后。

惊雷眉心的那道惊雷符印扭曲如蛇,天上瞬间沉雷滚滚,然后一道粗若蟒蛇的黑色雷电,从九天之上落了下来,落在了那个猪头人的身上。

一时间,猪头人身上电光缭绕。

惊雷是自雷电中诞生的异人,这道来自九天的落雷,是他最强大的攻击手段,就算是一般的高阶魔帅,被这道雷电击中时,也只能灰飞烟灭。

上一次,惊雷就像要用这九天神雷杀了这个猪头人,可惜被夜月拦了下来。

但是今天,夜月不在这个猪头人的身边。

这也是惊雷另一件疑惑的事情,今天不但只有一个军团来攻击他们,而且没有一个真正的强者坐镇。

这个猪头人的御兵手段,他惊雷自然甘拜下风,但是本身实力却太弱了,何以敢一个人冲在最前方?

只是下一刻,惊雷的疑惑就有了答案。

因为那个猪头人从六足马上高高跃起,从雷电中跃了出来,全身毫发无伤,闪电般跃到了他的头顶上空。

惊雷来不及震惊,也来不及思索,口中发出一声狂吼,手中的长枪凌厉无比地朝空中地猪头人此去。

李靖人在空中,抬腿,跪膝,右膝膝盖狠砸在惊雷长枪的枪头上。

他的右膝膝盖,是金灵圣母的四象塔,一件完全不逊色于黄金玲珑塔的先天灵宝。

惊雷的长枪寸寸断裂。

同时巨大的冲击力,让惊雷猛燃咳出一口鲜血。

而李靖已经有如一头雄鹰般落了下来,左掌一掌拍在了惊雷的额头之上。

太极图。

惊雷的额头处,那道雷电符印中,本来有无数道黑色的电芒升起,却被李靖的这一掌,全部拍了回去。

而同时,李靖的右肘一肘顶在了惊雷的胸口之上,体内的混沌元力山洪一般爆发。

惊雷全身经脉骨骼瞬间尽碎。

李靖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往后方一甩。

“擒下!”

他如此大喝了一句。

李靖没有选择杀惊雷。

因为他觉得这个惊雷是个人物,轮实力的话,和赵公明差相仿佛,以后带回域内天地,也是极为得力的人手。

甩开惊雷之后,李靖一刻不停地继续往前冲去。

雍雁红着眼睛冲了上来。

李靖抬起右掌凌空虚抓。

雍雁不由自主地飞了过来。

李靖的右掌掌心,是混元金斗。

李靖一把抓住雍雁,看也没看,照样往身后一甩,接着继续前冲,冲进了惊雷军团的阵中。

这一刻,李靖根本不像一个猪头人,而像是一头雄狮,冲进了羊群之中。

李靖很少亲自冲阵,不代表他不会冲阵。

事实上,如果他要亲自冲阵的话,域内域外两座天地,都无人能出其右。

因为不管是肉搏和群攻,他都有太多的手段可以使用。

无数惊雷军团的战士围了上来。

李靖高高举起了右手,猛然一握。

天空之上,无数的火箭凭空出现,落下。

围上来的惊雷军团的战士,瞬间变成了一个个火球。

万里起云烟。

紧接着又是数百个小小的风车从空中悠悠飘落,然后无数的利刃冲风车中飞出,朝着四面半方飞了出去。

万刃车。

惊雷军团的战士奋勇地冲上来,倒下去。

再有新的战士冲上来,再倒下去。

然后渐渐地,惊雷军团这样战斗意志强悍无比的军队,也开始逐渐崩溃。

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惊雷。

李靖一个人,就击溃了整支惊雷军团。

三天之前的那场战斗,他没有出手,那一战他依然有所保留。

所以很多人觉得自己已经清楚第九军团的战斗了了,其实并不是。

因为第九军团的战斗力其实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来自那六万名战士,另一部分则是李靖自己本身。

而李靖一个人的战力,比那六万名战士,还要强悍很多。

而在今天,他不会再有任何保留。

身后的兽头人战士,终于全都冲了上来。

惊雷军团再也坚持不住,开始彻底的溃散。

远处,夜月沉默地看着这一幕。

对于猪头三能轻松击溃惊雷军团,她并没有任何惊讶之意,因为刚才的那一拳,已经让夜月明白,这个猪头人,是完全凌驾于她和惊雷之上的强者。

有没有达到天魔皇的程度她不清楚,但绝对是天魔皇之下的无敌存在。

但是光是这样还不够!

柏襄天魔皇大军还有二百余万人,光凭一个猪头三,和人数只剩下五万不到的第九军团,绝无可能击败这二百多万大军。

只要不是天魔皇,那么就不可能无视人数的悬殊差距。

天魔皇跟其他生灵是不一样的,是完全超越其他生灵的存在。

就像域内天地的那句话,圣人之下,皆为蝼蚁。

而高阶魔帅,就算最强大的高阶魔帅,只要未达天魔皇之境,那么就依然能被人数堆死!

这或许也是军队存在的意义。

而现在,虽然惊雷军团被击溃了,但是那数百万大军却有如蚂蚁般围涌了上去。

因为这些军队已经没有了退路。

他们的身后就是流花河,而退过流花河,就意味着双方这场持续了两万年的大战,以柏襄天魔皇一方的彻底失败高终。

而柏襄天魔皇,是一个异常冷酷无情的人,如果让他丢了天澜城,就算这些军队就算退过了流花河,柏襄天魔皇震怒之下,这些军队依然可能一个人也活不了。

那些统兵将领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此刻不要命般地带领着麾下的军队,朝那支孤军突入的军队围了上去。

不要命的军队,是很可怕的。

夜月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是以才迟迟不敢挥师进攻。

而且没有了蒙山大将,她没有能力控制指挥这数百万大军。

所以夜月眼睁睁地看着,那二百余万军队,像是潮水般把那第九军团和那个猪头人淹没了。

她的眼中闪过一缕愧疚之意。

那个猪头人如果要逃,他自己活下去自然然绝无问题,但是第九军团的其他人,恐怕要全部死在流花河畔了!

夜月低下了头,看向怀抱中的云雅,轻轻叹了口气。

数十里外,数百万大军的重重围困之中,李靖的身形有如标枪般挺立着。

南陔的第一战斗大队和铁珩得第二战斗大队紧紧聚拢在他的周围,而在更外围的地方,剩下的那三万兽头人战士,以五千人为一队,分列六个方向,以李靖为中心,缓缓地移动着。

如果从空中往下看,此时这三万兽头人战士的队形,就像是一朵长了六枚花瓣的梅花。

六如梅花阵!

大部分兽头人战士的智商其实都有些堪忧,像太乙混天象大阵,李靖是绝不敢奢望的,能够让这些兽头人练成一个六如梅花阵,已经让李靖无比殚精竭虑了,用姜子牙的话说,就是不知浪费了多少脑细胞。

不过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终究还是让这些兽头人战士练成了这个军阵。

而军阵这种域内天地特有的征伐利器,也终于第一次出现在域外天地的战场上。

无数的柏襄天魔皇的大军涌了过来,然后撞上了那六枚缓缓旋转的花瓣,就像是撞上了礁石的浪花,撞得粉碎,不过飞溅的是一片片的血花。

这就是军阵的威力,能把一支军队的战力十倍百倍的发挥出来。

在数百万柏襄天魔皇大军的围攻之下,第九军团岿然不动。

不过,柏襄天魔皇的大军,攻不破这六如梅花阵,但是第九军团却也没有余力进攻了。

毕竟五万对两百万,这种人数上的差距,不是光靠一个六如梅花阵能够弭平的。

而李靖今天的目标,自然不是再和柏襄天魔皇的大军打个平手。

所以他从头上,摘下了一根白发。

猪头人的脑袋上一般都不长毛,但是李靖的脑袋上却一直有三根白毛,耷拉在额头处,往日的时候看去有些可笑。

云雅曾经还特意问过他,他的名字叫猪头三,是不是就因为他头上有这三根白毛。

向来高高在上的星神族,又怎么会知道低贱的兽头人族取名的规矩。

当时的李靖只是笑笑,没有解释什么。

至于那三根白毛,自然是三支震天箭。

李靖将摘下的白毛,慢慢地缠绕在自己的右手食指之上。

然后他举起右手,食指对准了天空。

“绷。”

李靖口中轻喝一声。

震天箭冲天直上,在空中显话出一根巨大的长箭之形,穿云而过。

数十里外,夜月愕然地抬起头来,不解地看着那支突然出现在空中的穿云之箭。

而就在夜月抬头的同时,流花河的对岸,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喊杀之声,然后有无数的战士,从流花河对岸的那些丘陵后冲了出来。

那是一支第一眼看去有些杂乱的军队。

冲在最前方的,是数十万兽头人战士。

在他们的头顶上空,则是十来万形如蝙蝠的巨蝠人战士,振翅飞掠之间,遮天蔽日。

在左右两侧,还有浑身冒火的赤炎族战士,肤色苍白的天音族战士,矮壮强悍的土灵族战士,以及就像一根根奔走的大树般的树身人战士。

然后如果你在仔细看一眼这支突然冒出来的军队,却会发现这支军队所有的行动频率一致地可怕,就算在高速地奔袭之时,依然保持着无比整齐划一的队形。

这就是属于李靖用了大半年时间训练出来的那支百万雄师。

在几十天之前,当李靖从狼牙城出征的时候,就已经下令五大族王,率领这百万大军随后也朝天澜城出发了。

而这些日子李靖在天澜城战场上,一直保持着低调,不是他还想继续这般在域外天地混下去,而是在等待这属于自己的百万大军的到来。

而在三天前,这百万大军终于来到了距离天澜城三千里之外。

只是到了这种距离,再前进的话,以百万大军的人数,就很难不被这边的军队察觉了。

所以李靖暗中离开了三天时间,就是去迎接自己麾下军队的到来。

因为他有一件法宝,那是清虚道德真君的镇洞法宝混元幡,混元幡能让整支军队都隐身而行,除了圣人之外,休想察觉。

李靖亲自带着百万大军,日行千里,于昨日深夜时分,抵达了流花河畔,让其暂时藏身在河对岸的那些丘陵地带中,等待他召唤的号令。

而李靖的号令,就是刚才那支飞上天空的箭。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