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决不妥协

《颤抖吧昏君》 舞夜夭 2627字 2020-11-22 12:12:24

温暖在做什么?

李湛以为她在书房读书,或是在闺房睡觉,亦或者打算盘,训教温浪,横竖李湛没想过温暖就做一些闺秀常做的事。

然而,李湛翻院墙进门时,迎接他除了已经被收买的狗儿外,他面前站了好几个彪形大汉,身上难掩杀气的那种。

这几位都是温浪寻回来的旧部下,对温浪誓死效忠。

不好收买。

“爷着急报答温将军的救命之恩,走大门绕路,寻到几味药,最好立刻服用的药材,这才抄进路赶过来。”

李湛睁着眼睛胡说八道,明知道有假,说话语气如同真的一般。

“你们将军不懂用药,爷亲自同温大姑娘说。”

“王爷恕罪,将军说了,王爷不可再见大姑娘。”

“不见不成啊,不见她,爷如何报恩?”

“将军说,他没有救您,您不必把那事放在心上。”

壮汉耿直回道:“王爷别再白费心思了,将军是绝对不会让您如愿的。”

“不是温将军救了爷?原来是爷搞错了,小喜子记得对外说,是温大姑娘对爷有救命之恩,债主可以免除欠债人还债,爷欠了温大姑娘一条命,她不计较,爷不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倘若偿还救命之恩,爷后半辈子怕是连觉都睡不好。”

李湛的脸皮想要多厚就有多厚,温暖对他太重要了。

不仅温暖是他在意的女孩子,在温暖身边,他觉得自己脑筋灵活,做事顺畅。

从小长在宫中,李湛察言观色的本事可以称天下第一,他太聪明总能看透一些人,一些事。

在他没倒霉之前?无论是德妃,还是隆承帝,甚至武王等人?李湛都能投其所好?轻而易举哄他们开心?对自己放弃警惕之心。

李湛想讨好一个人时,往往能切中人心。

那日在茶楼,李湛总共没看两眼温柔?可温柔些许的神色变化却落入李湛眼中。

气运的流失?李湛看不到摸不到,感觉也不深,到底气运是李湛的东西?他隐约有点空落落的感觉?很细微?可同温暖认识后?李湛仿佛感触更深。

温柔对他不利!

温暖既然能减弱他的霉运?作为温暖双胞胎的妹妹温柔?她是不是对他有害?

李湛已经拿定主意去实验温柔,可这不妨碍,他来找温暖。

温府的侍卫们傻了,温浪没受过魏王不要脸!

当然,他们想不到魏王能如此无耻?当年温将军追尹氏时?做过情窦初开少年经常得傻事?可温浪还是维持勋贵子弟的矜贵。

魏王——没法说?不敢认。

“大姑娘请魏王殿下去厨房。”

红袖小跑过来,高声道:“姑娘正在杀鱼,皇上赏赐了几条大鱼?姑娘说她亲自去杀,让厨子别动。”

魏王一愣,“杀鱼?满手的鱼血,衣服上沾着鱼鳞……”

一阵阵酥麻从他后脊柱窜起,只是想想都可怕!

“殿下若是嫌弃的话,姑娘说改日您再来,她一定穿得整整齐齐接待您。姑娘就是随性的性子,雨天踩水坑玩,夏天在草地上打滚,秋天在围场趴着狩猎猎物,总之,姑娘会做许多事。

她知道王爷看不惯,姑娘说,三观相合就能做盟友,但生活习性不同的话,平时少在日常碰面。”

“厨房是吧,爷去见她。”

李湛抱着瞎眼睛的决心去了厨房,没事,大不了……大不了,温暖杀鱼,他来收拾好了,这么一来,他留下用膳有了借口。

毕竟,他都付出劳动不是吗?

温浪休想把他轰走!

厨房中,温暖对大鱼开肠破肚,刮鳞去腮,操着大大的菜刀将鱼肉切成薄薄的鱼片,随意堆在一旁。

厨子们看得心境肉跳,又很佩服温暖的刀工。

他们可是做不到切成薄如蝉翼的鱼片。

剩下的半条鱼,温暖左右双手拿刀,快速几乎形成残影一般剁碎鱼肉,细腻的鱼肉因落刀飞起,溅到旁处。

温暖一边剁鱼,一边心情好很好哼着小调。

曲调有点像是浪曲。

李湛来到门口的脚步稍稍一顿,是温浪带回来的,否则温暖……李湛暗暗摇头,坚持固执认为都是温浪的锅,否则他心上的姑娘怎么也不会是画舫青楼的常客。

「温暖:打赏,打赏,方才说我剁鱼就打赏的土豪呢?快点,说话不算数,以后我可不再按照你们要求做事了。」

【暖宝宝本来也没按照我们要求做事啊,让你去亲苏白一下,去亲近苏白,暖宝宝都没答应,那可是好几架飞机,别人直播间的主人乐滋滋干了。】

【我们这要求已经够低了,不想亲的话,拉个小手,多见几次苏白也成,毕竟白富美们都在眼馋苏白的身子。】

【隔壁勾引反派,勾引暴君都愿意,暖宝宝怎么……】

【被禁言了吧,傻缺,咱们暖宝宝从来都是,她想给我们看什么,我们就得看什么,从不受威胁,也不会为打赏折腰。】

「温暖:笑,还好这地方,还是我做主,我也不是不能为打赏折腰,这不我今日就来剁鱼了,打赏换取生命值很重要,但我不想活成一个傀儡,只完成你们的各种要求,如今我的生命值,也不瞒着你们,还够支撑半年,也许等到生命值耗尽时,我许是会屈服。」

言下之意,温暖现在绝不可能做傀儡。

半年的时间足够她接回安阳长公主了。

人气上涨,人变多了,不少看客带来在温暖看来说不上好的习惯,用打赏,用生命值要求她做这做那,说是发布任务,然后她去完成。

呵呵。

她前世今生都不是谁能命令束缚的。

死过一次的人会更怕死,当然,也有似温暖这样的,多活几日算几日,生命值耗尽,能王成心愿最好,完不成,温暖会留下一些后手,以她对李湛的了解,定能接回安阳长公主。

倘若她为心愿委曲求全,做她不喜欢的事,愧对安阳长公主的教养。

「温暖:好走,不送。」

方才让她亲近苏白的看客都被她踢掉了,人气因此下滑了一层,毕竟看客们有许多的选择,有那么多听话,搞笑,认真完成任务的主播可以选择。

温暖不仅不觉得遗憾,反而身心舒畅,手中刀剁肉速度更快。

然后,刀柄卡巴一声,裂开了。

锋利的菜刀飞出,直向迈着大长腿进门的李湛面部而去。

李湛侧身后仰,菜刀擦着他脸庞飞过,当,砍在门框上,刀刃落入三寸。

小喜子疯狂擦拭额头的冷汗。

太危险了,主子爷这要是把温大姑娘娶回家,万一主子爷在外做了坏事,温大姑娘会不会提着两把菜刀满街追杀主爷?

京城勋贵名门数十成百,也不是没出过爱吃醋的,可别人家吃醋的夫人顶天抓挠偷吃的丈夫一顿。

温大姑娘是能用刀枪剑戟杀了主子爷的人,如今连菜刀都不安全了啊。

何况,温将军也不是好惹的。

最重要是温将军对青楼画舫熟悉,哪有暗门,哪有暗道什么的,温将军怕是都会告诉温大姑娘。

温暖看到魏王躲开,并不奇怪,不过紧绷的心却是突然放松下来,有李湛,就有人气啊,李湛再做点什么的话,损失的人气立刻就能弥补上。

厨房很热,温暖穿着单薄的棉裙,上身套了一件比甲,显得轻便。

李湛外罩大髦披风,额头已有汗了,他却是扣紧扣子,多了几分禁欲的味道。

温暖不懂得欣赏李湛明明桃源眼却有着禁欲气息的反差魅力,但不妨碍她收到不少打赏,方才怼了过分看客的要求,温暖人气少了,但留下来的土豪却是疯狂打赏。

据说带全网提示的打飞机。

不怕死的暖宝宝,爱了爱了。

这是土豪改得名字,然后人气飞速攀升。

温暖满脸的笑,李湛都怀疑她的嘴巴是不是要裂开了。

少女眼底闪过的贪婪之色让李湛都……都有点怕。

“王爷是我的福星,今日王爷留下用膳,您想吃什么,我都给您做,我爹同祖母都靠后,今儿的午膳,您说得算。”

温暖一直笑,一直笑。

李湛莫名心慌走路差点同手同脚,不过厨房的环境,锅碗瓢盆毫无秩序的摆……李湛最终还是甩掉披风,挽起袖子,收拾厨房。

温暖:“……”

【噗嗤,这是昏君?你敢信?】

【这不是昏君,是舔狗。】

温暖单手惦着大勺,静悄悄观察李湛,厨房的碗筷不算太多,李湛不会太累,可李湛把大碗小碗排成一排,筷子勺子摆放整齐就算了,连方向同间距都是一样。

温暖脸有点僵,取用盐时,因为僵硬倒了半罐进去。

这道菜——是李湛挺喜欢的一道。

前世,温暖听说过李湛吃这道菜吃了半个月,而且每年都要吃半个月那种。

李湛说道:“明日,不少大儒会上书父皇,痛斥立皇太弟太荒唐,彻底能将为武王试探得人压下去,不过武当年在长宁之战的功绩还会又要被反复提起。”

“我爹已经做好挨板子的准备了,本来我让他屁股后垫点棉花,可他不愿意,说了不少大道理,其实我看还是他嫌丢人。”

温暖低声笑道:“多引导百姓认可武王对北蛮的强势,朝野上下都认为武王是强硬主战派,他想求和,百姓都能把他架上去,毕竟武王殿下认为民心很重要呢。”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