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一路走好

《在港综成为传说》 凤嘲凰 3965字 2021-04-14 00:15:40

被保鲜膜盖住后,扭动的黑色漩涡顷刻间停止,不过片刻,便逆向转动,覆盖范围越来越小。

这是常人肉眼可见的视角,换一个层面,黑衣服、黑帽子、黑墨镜,从头到尾一身黑的里昂肆无忌惮释放着体内庞大的念力,一条条摆动的触须扣住漩涡,强行将其逆向旋转,使其‘被’保鲜膜封印。

能量干扰,扭曲现实,一切都朝着他想要的结果发展。

“果然不出我所料,新品种的鬼门关也是鬼门关,敌不过我‘抓鬼专家’的先进抓鬼理念。”

里昂低头点来点去,抽中幸运道具电锯,拉响后立在原地:“不用想,我用脚趾头都能猜到,接下来会有几个小鬼在鬼门关合拢的最后关头逃出来。”

随着他坚定不移的信念,触须飞速探入黑色漩涡,在逆向关闭的前一秒,一大四小,五个怪模怪样的人形生物从中跳了出来。

漩涡合拢,保鲜膜晃悠悠飘落在地,只剩下巷子里电锯的嗡嗡声,以及五个还没有摸清情况的地狱生物。

“怎么回事,为什么魔窟没能开启,阿修罗失败了吗?”为首的男子一身青皮,眉目狰狞凶恶,实打实的恶鬼长相。

四个小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喂,那边的恶鬼,就是你打开的鬼门关,是吧?”里昂握着电锯上前。

“鬼门关?那是什么?!”

青皮男几次尝试,吐出晦涩的人类语言:“我不是阴间鬼物,我乃地狱王麾下八神将之一的……”

“省省吧,一个死龙套的,又不是重要配角,不配拥有姓名,而且也没人关心你叫什么。”

里昂冷哼一声,坚持道:“狡辩也没用,我收到准确情报,就是你这个丑鬼打开了阴阳两界的通道,还想释放大量恶鬼,生灵涂炭,祸害人间。”

生灵涂炭没错,祸害人间也承认,但……

“疯疯癫癫的家伙,我最后说一遍,我不是恶鬼,那也不是鬼门关,我是地狱王麾下八神……”

“he~~tui!”

里昂一口唾沫吐出,biu一下直接撞在青皮男脸上:“我再说一遍,死跑龙套的不配拥有姓名。”

“气煞我也!!”

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青皮男气得暴跳如雷,一身青皮迅速转红。

下一秒,强烈剧痛从面部蔓延至全身,他愕然发现,里昂的口水有毒,被喷到的半张脸腐蚀凹陷,眼珠子都耷拉了下来。

“啊啊啊————”

凄厉惨叫在巷中回响,里昂嗤笑一声,从怀中摸出一盒牛奶,甩手扔上几个地狱生物头顶:“牛奶,我刚刚才喝了一盒牛奶,承认吧,只有鬼才怕牛奶,你分明就是。”

话音落下,他握枪扣下扳机,凌空打爆牛奶盒,霎时间,纯白液体四下飞溅,硫酸般泼在五个地狱生物身上。

在里昂扭曲的现实里,五名地狱生物打上鬼籍,被牛奶淋了一身,滋滋腾起大片黑烟,躯干四肢软化跌倒。

“啊啊啊!!”

惨叫声更甚,四个小弟满地打滚,直接被牛奶融化。青皮男实力高出他们不少,拦腰断成两半,强悍的生命力保证他一时不死,急忙开始了变身。

肌肉膨胀,骨骼延伸,青皮男变身皮肤赤红的丑陋怪物,因身躯仅剩半截,半张脸也被腐蚀,再加上身上坑坑洼洼,望之异常凄惨。

此刻,他战意全无,被神秘古怪的里昂折腾成了惊弓之鸟,只想着赶紧逃向最近的魔窟,告知地狱王,卑鄙的人类找到了地狱生物的弱点,入侵计划尚需斟酌。

“原来如此,难怪自称来自地狱,而不是阴间,原来是新品种的鬼。”里昂直呼长姿势,拖着电锯上前,在青皮男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一跃跳至他头顶,电锯嗡鸣对准脖颈劈下。

青皮男下意识闪避,保住了脑袋却丢失了一条手臂,他忍住痛意,血盆大口张开,舌头变成骨刺,直戳在里昂胸口。

叮~~~

一声脆响,骨刺应声而断。

“嘿嘿嘿……”

“走开!你不要过来!!”

在青皮男惊恐的视线里,里昂怪笑着举起手中电锯不断落下,一点点削去他的血肉骨骼。

半晌后,巷子里血肉模糊,内脏肠子随处可见,腥臭味令人作呕。

里昂一屁股坐在血淋淋的头骨上,皱眉看向旁边因恶臭而缩成一团的百合花,惊叹道:“lily,我一直以为鬼只是能量,有实体也是能量压缩而成,今天我要承认,以前是我格局小了。”

百合花转动花苞,似是在回应着什么。

“什么,原来你早就知道了,那你干嘛不告诉我?”

“喔,你有说过,但我不信……”

里昂点点头:“确实,我这人有时候是挺固执,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真相,那种有悖常理的荒谬言论,我是一个字都不信的。”

又和lily聊了会儿,里昂摸出几盒牛奶清理现场,几分钟后拍拍屁股离开,地面干净整洁,破洞修葺糊平。

惯犯手法熟练,滴水不漏,一点证据都没留下,只有空气里泛着一股子奶味。

……

霓虹,东京,山林别院。

黑云盖顶,阴风怒卷,山林波涛般随风而动,远望如同暴风雨下的绿色怒潮海洋。

“全日蚀,终于还是来了。”

乌丸莲耶站在庭院前的木质长廊上,双目矍铄有光,遥看远方云海迭起。

正当他想着和尚什么时候出现,院子里空气陡然升温,在扭曲的黑色漩涡中,一个身形略显僵硬的和尚踏步走出。

乌丸莲耶心头一惊,往常和尚上门都是规规矩矩地翻墙入室,开传送门倒是头一回。

他面色不变,静静看着行踪诡异的和尚。

“乌丸莲耶,检验你忠诚的时刻到了!”

和尚声音僵硬,一字字传达着指令:“让你召集的手下在哪,传令下去,让他们不计后果破坏城市,杀光所有目所能及的活物。”

“鄙人等候多时了。”

乌丸莲耶转身走去屋中,取出一把大太刀,刀锋出鞘后,他握刀立在原地,一言不发。

这把刀的刀身长度超过一米五,非主流剑术涉及范围之内,更适合用于军阵之中。

“你的手下在哪?”

“就在这里!”

乌丸莲耶重哼一声,随着他挥刀在庭院地面劈开一道裂缝,十余个黑影闪烁跳入,里三层外三层将和尚团团围住。

这些人里,有阴阳师,也有和尚和武者,战斗力不俗,被乌丸莲耶用金钱收买,此刻皆是一身黑衣,看起来倒也挺像那么一回事。

“乌丸莲耶,这就是你的忠诚吗?”和尚不为所动,机器一样质问出声。

“我从没有向谁效忠过,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让我俯首称臣,只存在你们的臆想之中。”乌丸莲耶转动刀锋,寒芒冷光呼啸一闪。

十余个黑衣人或是握刀上前,或是召唤式神鬼物,群起攻之,一瞬间便让战斗进入了白热化。

火浪、冰封,刀网劲气纵横,狂暴攻势转瞬将和尚所在的位置淹没,腾起大片尘埃浓烟。

“别停下,继续攻击!”

乌丸莲耶大喝一声,使得渐缓的攻势再次剧烈起来,轰鸣声中,余震波及庭院四周,院墙倒塌,假山园林付之一炬。

凹陷的大坑内,和尚双手合十,视四面八方落下的攻势等同无物,随着他衣衫离体,显露出泛着金属光泽的肌肉线条。

嘭!

一声巨响,和尚身躯涨至三米高,重踏地面,迎着银光刀网杀出,人在半空一拳挥出炮响。

狂暴气流凹陷真空,气浪滚滚压迫而下,正前方的一名剑客见状,急忙停下攻击,改为双手握刀直斩。

刀气宣泄,气流碾碎地表,好似一弯银月,绚丽到夺目。

可惜,也就看着漂亮,玻璃制品一样被拳压轰击成碎片。

剑客紧随其后,血肉之躯炸裂,满含惊惧神色的头颅抛飞,撞击墙壁变形,留下暗红色血印,余下肢体散落遍地。

“嘶嘶嘶————”

怪物!

一众黑衣人攻势停顿,回味和尚一拳之威,纷纷心有余悸,心知换成自己,下场也会和剑客一样四分五裂。

虽说他们为钱卖命,平时没少拿乌丸莲耶的日元,可实际情况大家心里都有数,为钱是真,卖命也就说说而已。

一名阴阳师召唤式神挡在身前,转身便朝庭院外狂奔,下一秒,重拳呼啸而至,式神连同阴阳师一起,下半身留在原地,上半身血肉模糊不知飞到了哪去。

众人面露惊恐,四下奔逃恨不得手脚并用。

乌丸莲耶淡定看着这一幕,面上无悲无喜,和尚则咧嘴狰狞一笑,重踏地面,崩碎蛛网裂纹,身躯炮弹般反复横叉,每一次落地,便有一蓬血雾炸开。

几个呼吸的功夫,十余名黑衣人全部被锤成碎肉,和尚轰一声从天而降,立在乌丸莲耶不远处,居高临下的双目如同死鱼一般:“徒劳的反抗,不过看在血肉生灵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哼!”

蛮横气压袭来,乌丸莲耶冷冷一笑,不顾耳鬓落下的冷汗,余光瞥向院外的大树。

那里,几只乌鸦蹲在树杈上一动不动,眼中红光冷漠,间或闪过一轮光泽。

见状,乌丸莲耶心下大定:“痴人说梦,我说过了,我只服从我自己的命令,不会向任何人献上忠诚,哪怕是廉价的虚伪忠诚。”

“你这是自寻死路。”

和尚机械发声,握拳对着乌丸莲耶重重砸下。

强势劲风袭面,乌丸莲耶暴喝一声,体内澎湃生机充盈周身,苍老躯壳蜕皮,变成一双手握刀的黑发青年。

电光石火间,刀锋切割拳锋,他不敌和尚蛮力,双脚滑行数米,堪堪抵挡了这重拳一击。

乌丸莲耶深吸一口气,稳住颤巍巍的双臂,重金打造的宝刀蹦出豁口,再看和尚拳头上的血印,当即笑出声:“金刚不坏之身不是无敌的,你想杀我,先问过我手中的利刃,和我的盟友吧!”

“!”

也不只是延迟还是什么缘故,和尚似是思考了一阵,转头四顾周边,寻找隐藏乌丸莲耶隐藏在暗中的盟友。

一无所察,除了几只诡异的红眼乌鸦,全程围观战斗,被飓风吹袭也不知惊走,周边再无可疑的生物。

和尚爆喝一声,背后张开‘卍’字金光,一柄大薙刀在手,以横扫千军之势,泼洒厚重威猛的惊人刀芒。

飓风犁地,光芒呈扇面扩散而出,一举淹没庭院外的树林,连同几只乌鸦在内,尽数抹消了个一干二净。

什么情况?

乌丸莲耶笑容僵硬在脸上,怎么这几只乌鸦……不是,他那么大的盟友去哪了?

合着这些天蹲在树上的乌鸦就只是乌鸦,一动不动,是因为它们压根就不会动?

说好的一切都在计划之内呢!

一刀横扫斩灭碍眼的乌鸦,和尚转身看向乌丸莲耶,光溜溜的脑门泛起一片金色光轮,毫无生气的眼睛只见眼白。

看模样,八成是在疑惑乌丸莲耶的盟友究竟藏哪了。

“我愿意献上忠诚,不是廉价品,而是绝对的忠诚不改。”盟友没出现,乌丸莲耶决定先倒向对方,等盟友来了再反戈一击。

事到如今,他仍旧认为廖文杰没出现,是因为还在赶来的路上,并不知道地狱的通道随处可见,他不再具备战略价值。

“乌丸莲耶,机会已经给过你了。”

和尚闷声回复,双手高举大薙刀,重击劈落而下。

刀锋重势好似携带了万钧之力,恐怖的银亮寒芒直接扭曲了空气,无视乌丸莲耶双手架起的大太刀,轰一声坠落在地面上。

大太刀的两截刀锋跌落,乌丸莲耶僵硬立在原地,直到一抹血线从肩膀划至胯下,才口鼻溢血,朝着左右两边倒下。

一刀毙敌,和尚扛着大薙刀看向远方城市。

魔窟开启失败,富江念力招引失败,地狱之门欲要彻底开启,需要一定数量的献祭,再不济,也要足够稳定的能量。

“可……可恶,一直到最后……他究竟在哪?”

体内强悍的生命力源源不断散发,乌丸莲耶仅剩一半的身体僵尸般动弹起来,单手朝院外爬去。

听闻耳边虚弱的将死之声,和尚转过身,大脚抬起猛地践踏而下。

咔啪一声过后,点点豆花飞溅,生机自此彻底断绝。

“啊!!!”

正当和尚准备入城屠杀的时候,浮夸尖叫从屋中响起,他急忙转身,双手握刀抡圆,一个横扫划开狂暴刀芒。

嗡嗡嗡————

黑白两色的阴阳鱼游走,抹消刀芒散去。

廖文杰五指张开站在廊柱边,愕然望着乌丸莲耶的尸体,指尖点了点唾沫抹在眼角,悲痛道:“boss,我来晚了,没能见到你最后一面。黄泉路黑多崎岖,一路走好别磕着了,回头我给你烧一个琴酒过去,让他扶着你一把。”

“你是谁,乌丸莲耶的盟友?”

和尚木愣愣看着廖文杰,好似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如果是,那刚刚为什么看着他被杀而没有出手?”

“胡说八道!栽赃陷害!诬赖好人!你长得丑!!”

廖文杰重哼一声,指着和尚道:“我敬boss如长辈,岂会坐视他被杀而不管不顾,分明是你趁我没注意,打了个时间差把他干掉了。”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