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修真圈的黄金时代来临了!【求,求,求月票哈】

《能不能给我个靠谱的重生啊》 卡文的圆脸 3953字 2021-04-08 23:10:29

“修真技术学院,李岱,胜!”

桂三的话如同有魔力般在整个赛场上盘旋。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三阳观的李淮已经被他抱出了东北赛区。

“怎么回事?明明没有分出胜负,裁判作弊了,有黑幕啊。”

很快,有不和谐的声音从参赛的选手中发了出来。

几乎所有人都在等待两位绝世天才雷剑相互碰撞的结果,这位裁判竟然擅自做主,冲进了赛场。

“嗯!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我稍稍动用了些权利。

小家伙们,不要判断我的公正性,继续比赛,继续比赛。

如果谁有问题的话,可以上去再挑战这个家伙。”

桂三叹了口气,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心不在焉地指了下东北赛场上还站着的李岱说道。

只不过他的话并没有得到太多的附和,反倒连观众席都开始有些不满。

“算了,算我多管闲事了。

你叫什么来着的?

三阳观的小子,醒醒,你还愿意上去吗?”

桂三一巴掌将李淮拍醒,随后认真地问道。

“什么,哦,不,不,不用了,我认输!”懵懂的李淮刚刚苏醒,便疯狂地摇起了头,大声地喊了起来。“我认输,我认输了,三阳观李淮认输了!你们下面的,谁爱上,谁上,反正我不上了!”

如此一来,大家便不再多言了。

只是,这样的场景,让更多的年轻修士们疑惑了起来。

这一结果甚至比先前云若君的战斗更为诡谲难测。

那个“打脸”学院的李岱到底做了些什么,不也就是同样的雷电剑术吗?

“我去整理下场地,要去东北赛场的稍稍等会。”

主持人桂三说完,便把李淮丢在了一边,径直飞入了东北赛场。

……

“小子,没听清楚规则吗?

不能伤人大道,更不能杀人。

你刚才那剑如果下去了,那小子死不死难说,伤及大道那是一定的。”

桂三一进入东北赛场,整个防护阵法便再度开启,一个遮挡视线的雾气慢慢将内部掩盖了起来。

【我,我只是,倾力一剑而已。】

李岱一听也微微愣了神。

他可不是嗜杀之人,但也怎么都不会想到,刚才的招数会产生如此严重的后果。

难道是因为我一直拿钟无期和叶依依比,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些误判。

“倾力你个头!要不是我看不惯那几个傻小子一上来就霸占赛场的做法,我就判你输了。”

桂三上去就给李岱脑袋上来了一下头槌。

“不过嘛,倒是蛮解气的。

这群小子修为还没有到,就学会拉帮结派,学会搞这些蝇营狗苟的算计,着实讨厌。

但是你,过会儿比试警醒着点,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就把你拉下马了。

看来,你估计很少出来和人切磋吧。

反正给我记住了,面对五重天以下的对手,你都给我收着点手。”

紧接着,桂三的态度逐渐缓和,向李岱嘱咐了几句后便离开了场地。

东北场地也就随之重新开放了。

与此同时,忘川剑宗的田付也结束了战斗。

没有什么意外,被数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的原雏龙榜第七,明心谷的元岳也败下阵来。

至此,这个所谓的原雏龙榜五杰的战术也被瓦解。

三位占据场地的选手全部落败,这对于之后其他所有人的挑战都给了积极的态度。

很快,雏龙会上午的赛事也进入了白热化。

包括易浪,叶依依以及其他门派的诸多高手也都进入了比赛当中,只为在有限的时间内争取这十场连胜。

……

“小岱已经十连胜了,稳进下午的比赛了。

依依和易浪也没差多少了。

唉,真是没有想到我们‘打脸’学院这次能这么拉风。”

坐在观众席上的元图,神色愈发的轻松。

他是知道李岱几人的实力在整个中洲大陆上也是不逞多让的。

只不过真的当三人都即将晋级决赛的时候,心中还是会有一丝莫名的得意。

“李公子实力超群,这是理所应当的。”

百里赤依旧一副管家模样,在观众席上观测着所有人的动向。

“这次回家,校长应该会发奖金了吧。

我们学院明年的招生也会大幅提升。

以后的日子会好过很多咯!”

元图对着百里赤和伏纯点了点头,欢乐地说道。

“请问,这里是修真技术学院的观赛区吗?”

忽然,有位不速之客直接走进了为顶级宗门特别打造的观战区内。

“是的,您是?”

元图连忙伸手拦住了百里赤和伏纯想要起身拿武器的动作。

“你好,你好,我是来找一位小友的。就是我觉得无论如何都要与带他的老师打声招呼。”

来人一声简装,无论面相还是穿着都极为普通,除了身后背着把长剑外,与如今在万皇圣地任何一位修炼者都没有什么差别。

“第二元神都有六重天修为?这样的强者来我们这里所为何事?”

犹豫片刻,百里赤还是站了起来,只是动作并不激烈,而是直接质问道。

一位已经培养出可以和本体分开行动的第二元神,这样的修为绝对不是普通的修士可以比拟的。

如果这样的人,来找还没有完全苏醒的古神,可是极其危险的。

“哈哈哈哈,‘打脸’学院真的是藏龙卧虎啊,竟然一眼就能看出我只是第二元神。失敬失敬。”

来人到是也不避讳,大方地承认道。

“请问阁下既然如此磊落,却又不愿以真身示人,到底有何贵干?

如果确实和我们学院有些过节的话,我看看是否能有缓和的余地。

毕竟这里是万皇圣地,擅自动手,对你我都不是好事。”

元图老师心中一凛,脸上依旧不动声色地说道。

元图不想惹事,但是这些年来和打脸学院有些仇怨的宗门不在少数。

只是由于如今在万皇圣地内,大家都会有所收敛而已。

而这位竟然直接以第二元神来此,元图代表着“修真技术学院”的脸面,自然也不会轻易示弱。

“哈哈哈哈,你们不要紧张。

误会了,误会了,我不是来找茬的。

我真是来找一位小友的。

这么些年过去了,没想到会在‘打脸’学院里再次见到。”

听罢,来人的态度反而好转了起来。

让学院的几位立时没有了方向。

“其实吧,也没什么好遮掩的。

我会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因为没想到能够在这里见到‘易浪’小朋友。

没有亲自前来,实在是因为限制太多,请见谅。

我的真名就不说了,外人都叫我白猿公,想必还是有些名气的吧。”

语不惊人死不休,来人的话如同一颗炸弹一般,直接在元图的心坎里炸响开来。

“您,您,您是白猿公?剑术…术第一那位,白猿公?”

元图的口条立刻和李岱有的一拼。

“见笑了,什么第一,都是世人谬赞而已,担当不起。

那么,我就开门见山,不多客气了。

我这次来,是想接我这位小友‘易浪’的。

不知道‘修真技术学院’愿不愿意割爱?

没想到,我只是一个闭关,就差点害了这小子。

这么多年了!有愧啊!”

白猿公的话前言不搭后语,只是从他落寞的神态中,便可想而知,他与易浪之间,一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您,真认识‘易浪’小子?”

浑浑噩噩的元图,忽然脑中闪过一丝念头。

是啊,易浪加入学院其实年头也不算长,可是除了大江校长外,从来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进入的学院。

“唉,何止认识啊!说来话长!只希望学院方能够同意一位老人的请求。”

白猿公边说,边缓缓躬身,一揖到底。

“使不得,白猿公使不得。”元图立刻将白猿公扶起,随后整理了下话术,试探地继续问道。“那想必您也应该知道,他的问题?”

“此事也是老朽奇怪之处。

方才我见易浪,神态自若,和所有人都能打成一片。

似乎他的气息也没有什么特殊。

既没有气息寒冷,也没有气运倒施的感觉。

敢问,是你们学院的某位大能将他的病治好了?”

白猿公完全没有保留,为了表示他的诚意,直接将问题反抛给了元图。

“嗯!应该是我们校长所为。”

元图不敢告诉白猿公,易浪的恢复和李岱有直接的关系。

自己学院的学生,一位被这样的大人物盯上就算了,如果接二连三都被盯上,可绝对不是好事。

“原来如此,没想到你们校长,竟然是如此精通医术之人。老朽佩服。”

瞬间,白猿公的脸上浮现出了真挚的笑容。

“这样吧,我们学院也不是终生制的。

学生的学籍在我们校长办公室里,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

如果易浪真愿意和您走的话,待过会儿上午的比试结束后,让他亲自来做定夺会比较好吧。。”

元图委婉地说道。

“行!那我就在这里等!”

世人皆知,白猿公为人耿直,脾气也不太好。

认死理的白猿公点点头便认同了元图的话,一屁股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

上午的比赛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淘汰率惊人。

最终,晋级下午比赛的人寥寥无几,一下子从将近400人锐减到22人。

如此一来,哪些才是真正的天才便一目了然了。

其中,最大的黑马便是“修真技术学院”了。

这所原先不招人待见的偏远学院,参赛的三位少年竟然全部晋入了最后的22人中,让在场所有的宗门都刮目相看。

“好了。上午的比赛到此结束!

稍事休息,我们再回来!

之后便是最后的雏龙榜十强的晋级赛!”

桂三欣慰地点了点头,经过他的一番策划,这次的雏龙会还是非常成功的。

除了昨天深夜里,出现个小毛贼外,一切都很顺利。

而这次选出的22人,无论是修为还是天赋都是历届雏龙会之最,可以说是真正代表了如今中洲大陆最年轻一代的巅峰水平了。

……

“三儿,这次多亏你了。”

主席台上,神皇欣慰地对着自己的师弟慰问道。

“早结束早好。

这么搞一次,太累了!

下次换地儿吧,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万皇圣地以后不接了。”

桂三一来到神皇的身边,便抢过神皇桌上的美酒,一饮而尽。

“小三儿啊,就你这懒惰胚子,没想到这届雏龙会这么上心,没想到啊。”

龙虎道长嘴上没个把门,似乎谁到他身边,都会被损上两句。

其余众位顶尖宗门的负责人,即使身在主席台也都战战兢兢,不敢多言,只有这位无论年纪还是资历,都最老的老道士似乎天不怕,地不怕。

“我也就是闲着没事干。哪像道长您,不知道安着哪门子坏心思,来我们这里蹭吃蹭喝。”

桂三随意回了一句,拎起颗葡萄便扔进了嘴里。

“猴脸公啊,你第二元神跑外面去干吗?玩儿那?”

见桂三的伶牙俐齿似乎不在自己之下,龙虎道长便把话头转向了一边打着瞌睡的白猿公。

“出去会个旧友,怎么着,这也碍着你事了?要不,出去打一架?”

白猿公眼都没睁,一道凌厉的剑气便直接钉在了龙虎道长的脚下一寸的地方。

“唉,这臭脾气,我才不和你打呢。

算了,不和你这个没有情趣的人聊天。

三儿啊,你看这些孩子谁能夺魁啊?”

龙虎道长瞬间把话题转回到了雏龙会比赛本身。

“我家那个云若君,保三争一吧。

其余几个,说不清,有几个我蛮看好的。

甚至,我觉得他们似乎还留着力,都说不准。

毕竟大道筑基这种东西不像修为气息,不使用出来之前,是看不明白的。

这批小子确实都很强。

和预言一样,看来修真圈的黄金时代要来了。

申屠啊,估计过不了多少年,这批孩子里就会有人超越我们咯。”

桂三的话很实诚,没有任何敷衍,声声刺耳地进入了主席台上所有顶尖宗门的耳朵里。

“呵呵,还说我有坏心思!

你小子才是真的蔫坏蔫坏的。

你这话不就是提醒这些个大家长们要尽快行动了嘛!”

龙虎道长不以为意,反而刻意地加大了音量说道。

“嗯,臭老道,你这句话倒是说到点子上了。

我也就是这么个意思,这些个天才的名字和脸,大家都记一记啊。

该笼络的笼络,该杀的杀,可千万别客气了。

万一以后的天下第一人和你们家族有仇,可就得不偿失了哦。”

桂三终于嗑完了最后一颗葡萄,美滋滋地找了个空余的座位躺了上去。

似乎先前他说的话,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一样。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