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4 大结局(一)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灰萌萌 8347字 2021-06-12 03:32:42

木瑾往舞台的方向走去,他在舞台上走了一圈。

在看台上和在这里,感受还是不一样的,这个舞台,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大。

他走到了一处升降梯口,那里是最后猫猫退场的地方。

升降梯降下去,有三米多高,木瑾站在那里一看。

灯光落下去,在一片阴影之中,恰好形成了一束光,落在电梯井中,而猫猫蹲在那束光里,抱着小腿,也不知道在发什么呆。

周围很安静。

木瑾忽然开口,“你在这里,是等我来找你吗?”

猫猫的反应迟钝了一秒,然后抬头望着木瑾,“阿瑾……你是不是永远都能找到我?”

木瑾点了点头,“是,我永远都能找到你。”

猫猫顿时笑了笑。

“真安静呀,刚才那么热闹,现在这么安静,阿瑾,这种感觉可太不好了,就像我每次都觉得我抓住了什么,但又忽然丢了。”

木瑾向前买了一步,他从上面直接跳了下去,落在猫猫面前。

他提了提裤脚,也蹲下去,“你丢过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猫猫说:“我也不记得了……我应该有过朋友,但后来发现,他们是利用我的,我也应该有过仆人,但后来发现,他们也对我另有企图。

我应该是向往过在阳光下生活的,但后来发现,阳光下的阴影,比地狱都不堪。”

“我醒来很多次,但每次都失望的沉睡了,阿瑾……”

她微微眨着眼,一双翦水秋瞳,露出一丝丝的茫然,如果她最后也没抓住木瑾,她真的宁愿一睡不醒。

木瑾把手放在猫猫脑后,他忽然贴近,轻轻抵着她的额头。

一双星眸深深的看进她的眼里,“猫猫,我答应你,做你眼前的这束光,我永远,永远都不会陷进黑暗里,只要你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我。”

“你可以轻易的抓住我,以后就算是沉睡,也有我陪你。”

猫猫长睫扑闪,她乖巧的点了点头,“阿瑾,我相信你。”

木瑾笑了笑,笑他的猫,还是只多愁善感的猫。

“很晚了,回去吧?”木瑾询问她。

猫猫点头,“好呀,可是……我腿麻了。”

木瑾转个身,背了过去,“我背你走。”

岚风他们又等了一会,终于看到猫猫出现了!

她趴在木瑾背上,长长的裙子在身后铺开,众人猝不及防的被这一幕戳中了心脏……王子他把公主找回来了。

单星文率先说道:“先把猫猫身上的衣服弄下来吧。”

舞台造型都很复杂,最后这一身裙子又很重,二十多米的裙摆,要许多人合力才能整理好。

其他人回过神来,连忙围过来帮忙。

又过了半个小时,猫猫才稍微恢复清爽。

她跟众人说了一句:“大家辛苦啦!”

众人都说不辛苦,就算真的辛苦,在演唱会圆满落幕之后,也都变成欣慰了。

岚风道:“早点回去休息吧,后天的飞机,行程我已经给你发到邮箱里了。”

第一场演唱会结束了,开了个好头,但是,接下来还有二十四场。

猫猫点了点头,拉着木瑾先走了。

……

猫猫的第一场演唱会,热度极高!

超话里在疯传昨夜的演唱会视频。

第二天,猫猫一个人就霸占了两个热搜,其中一个还是热搜第一!

#猫猫演唱会造型#

因为,她这次的造型,真的太惊艳了!这简直是,单星文的另一场个人服装秀!

而且,猫猫的工作室动作也很快,今天一早就把一组高清拍摄的照片放了出来,吸引了很多路人关注。

【纯路人!被神仙造型吸引来的!这也太夸张了!我们国家还有这么厉害的设计师吗?】

【补了浮生一梦的服装秀专场,总结一下,这次演唱会的风格,还是照顾到久猫猫的歌曲的,元素很多样,个人认为,比浮生一梦更出色!】

【超喜欢!疯狂抱图!呜呜呜,就是没有现场看到,今天看到很多小花裙拍的视频,羡慕的眼泪不争气的从嘴里流了出来!】

另外,热搜第三,也是猫猫!

#猫猫的闪光时刻#

起因是猫猫在演唱会结束时,说的那一段话。

“我这一生,最闪耀的时刻,一个是找到阿瑾的时候,另一个,就是现在,此时此刻,我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掌声。”

【不行不行了,眼睛里进沙漠了!神仙姐姐,我这一生最闪耀的时候,是喜欢上了一个超级闪耀的你啊!是你让我知道,这个世界是有光的!】

【这个表白真的……只有小花裙才知道多珍贵吧!她是真的热爱舞台,也是真的爱着我们!】

【我先插个腰吧,我竟然跟木瑾巨佬平起平坐了,可把我牛逼坏了~】

【哈哈哈哈!我第一次对神仙姐姐的狗粮产生了免疫!因为,我的关注点全在后半句!那么多掌声当中,也有我的一份!】

【呜呜呜太好哭了,猫猫!你这话说的早了,这辈子那么长,你还会有很多闪耀的时刻!】

在京市首场演唱会的话题还有余温的时候,猫猫的第二场演唱会已经在H市开了。

齐松在之前那场的时候没有抢到好位置,干脆没有去上一场,全部买到了H市的演唱会。

要门的所有人都去了。

四个月后,国内的十七场巡演全部结束,开启了海外的巡演。

又过了两个多月,时间已经进入九月中旬,猫猫也迎来了她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站——Y国。

夕元把猫猫和木瑾接到了自己的宫里,给他们接风。

“这半年来,到处都能听到你演唱会的盛况,我可是等着盼着,终于把你等来Y国了。”夕元说。

这么一眨眼,他来凡间,也有一年了。

猫猫吃了点东西,他们聊了一会,猫猫忽然问道:“夕元,你到底有没有把宋思凡的消息送上去?”

夕元看向猫猫:“有啊!肯定有!我可是冒着被一起抓回去的危险通报的,但是上面没反应啊,我也很奇怪来着。”

“提他干什么?”木瑾说了一句,显然不想听到有关宋思凡的事情。

“唔……就是突然想起来了。”猫猫低头吃饭。

这几个月,她一边开演唱会,一边照料公司和离岛,适应了之后,也有条不紊,并不吃力。

只是,也许Y国这个地方还是有点特别了,她下飞机之后,就不由的想起了宋思凡。

这之前,她差点要把他给忘了。

五天之后。

演唱会如期举行。

场面依然很火爆,猫猫在Y国的粉丝,甚至不输国内,因为一直以来,她在这里的活动也很多。

叶茗时、檀筝、顾泽一,他们甚至专门空出时间来,也来了这里。

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要有始有终!

跟他们有相同想法的人还有挺多,久南薰,久夜白,久云池三兄妹,不约而同的来了。

还有,赶在最后一刻,木羲也出现了!

她拿着票,好不容易走到座位的时候,叶茗时惊讶的看着她:“小羲!这么长时间不见,你竟然在这出现了!我就说这个位置怎么空着呢,原来是你啊。”

木羲笑了笑,坐下之后,她也大声道:“我上个月就让二嫂帮我留票了,但是我当时人在非洲,返回的时候遇到一点麻烦。

本来能早点到的,结果,弄的这么紧张……算了,不提那些,反正赶上了,要不然,我得后悔死。”

叶茗时关心道:“别不提啊,遇到什么麻烦了?你怎么也不打个电话?”

木羲道:“就是一个部落,非要留下我当酋长,问题是电话也打不了……叶茗时,别担心我了,我没什么事。”

叶茗时皱眉,“小羲,好好的公主你不当,非要去做冒险王……你这几个月没少遇到困难吧?你还真忍得住,一个电话都没给家里打。”

木羲说:“其实没有,我觉得过程挺快乐的。”

叶茗时却忽然道:“对了,蓝焰那小子不是追你去了吗?这都半年了,没追上?”

木羲说:“我刚走的时候,他就追过来了,我们一起走了两个多月,在我从雪区越过边境出国的时候,他留在那闭关了,怎么,他也没消息吗?”

叶茗时摇头,“没有,这小子倒是,出息了。”

木羲不由的说:“他在雪山上,这都四个月了,应该不会饿死吧……”

叶茗时倒是放心:“这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他好歹是猫猫的徒弟,轻易死不了。”

木羲点了点头,其实她也是这么想的。

“我二哥呢?”木羲又问,她张望了一下,附近也没见木瑾的身影。

叶茗时:“也许在后台吧,这几个月他可一直都跟猫猫在一块,他跟我们不一样,这演唱会开了多少场,他就看了多少场,可能最后一场没来跟我们抢位置吧。”

木羲不由得笑了。

就在这时,场内的灯光暗了下来,嘈杂声稍微少了一些,众人都在屏息等着猫猫出现。

木羲也看向舞台。

木瑾的确在后台,他看着猫猫走向舞台之后,也没有再返回看台,他找了一个能看到舞台的地方,靠在那看。

单星文迅速收拾好了东西,把猫猫下一场需要换的服装准备好,直起身,他看到了木瑾。

他不由的走过去,问道:“你是不放心这里?怕宋思凡会出现?”

木瑾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单星文不由的笑了一声,瑾神好像一直都是这样,他的想法是不会轻易跟别人说的,他只能稍微猜到一些。

他也站在旁边,看猫猫的舞台。

他虽然跟着猫猫忙碌了半年多,但他的视角也几乎都在这里,其实他还挺想去看台上,专心致志的看一场猫猫的演唱会的。

演唱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约瑟背着吉他来了,他是最后一场演唱会的嘉宾。

他调试了一下吉他,时不时抬头看一看木瑾。

木瑾终于看了他一眼,“有事?”

约瑟很热情的笑道:“没什么事,我只是一直很好奇,你身上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猫猫那么爱你。”

说着,他研究似的说:“我承认,你有着东方人的俊美,也有财富,但是,这也不是不能替代的东西,已经过了两年了,猫猫竟然还跟你在一起。”

在约瑟看来,这简直稀奇,他觉得爱情的保质期很短,他以为猫猫和木瑾的热恋结束之后,她可能就会再去选择别人了。

木瑾撇开了视线,他似乎不愿意跟约瑟聊这样的话题。

那只猫能交到这样的朋友,他也感到稀奇。

“我是不是永远没有机会了?”约瑟竟然问了一句。

木瑾的眼神顿时扫过去,锋利如刀。

约瑟身边仿佛有阴风刮过,他抖了一下,诧异道:“嘿,兄弟,我只是开个玩笑。”

不一会,岚风过来提醒约瑟,他该出场了。

约瑟的到来,让演唱会进入了另一个高潮,他们合唱了经典的摇滚歌曲,出现了万人大合唱的场面。

久南薰尤其激动,“太嗨了!我下次要给跟姐姐提意见,跟约瑟同台的时候加我一个!”

蒋少泽沉默着,他护着久南薰,别蹦到台下去。

演唱会接近尾声,最后一首歌,是《恋夏》。

这首歌是猫猫第三章专辑里的,很清爽的一首歌,她写的是木瑾。

猫猫的第三张专辑的风格普遍有点甜,即便曲风是暗黑的,歌词也是甜的。

最后一身造型,仙气十足,却回归了简单,并不繁重,清新的像是一朵夏日里的茉莉。

“这是,最后一首歌了,这一场演唱会的最后一首,也是我全球巡演‘穿过黑暗,找到你’的最后一首,很感谢你们的热情,我希望,在场的所有人,都能记住今天晚上。”

舞台上变的空旷,只有钢琴独奏的声音。

猫猫走到钢琴旁边,她微微靠着钢琴,缓缓开口:“……如果不是蝉鸣,我可能要错过这个夏天,

北极星低语,只因我去人海里找你,

上课铃响起,我盯着你的背影……”

猫猫的声音合着钢琴,一同跳跃在所有人的心上。

台下的粉丝跟着唱起来,“……写了一张涂鸦日记,把你的名字藏起,

这了一张纸飞机,把心情飞向你……”

可就在这时,台下忽然响起一阵惊呼!

那声音太过突兀,把猫猫都影响了一下,差点停下。

她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

她回头看了一眼大屏幕,却见画面中正是她所在的地方,不同的是,刚才是她的特写,现在把钢琴的这里全部拍了进去。

而她原本的钢琴师,变成了木瑾!

木瑾抬头看了她一眼,修长的手指灵活的落在琴键上,他似乎笑了一下。

猫猫在短暂的惊讶后,继续唱了起来。

“他忽然回头,

发现了日记,

拾起了飞机,

我说了一句……”

猫猫忽然把话筒伸到了木瑾面前,笑眯眯的看他。

木瑾终究是跟着音乐,说了一句:“我愿意,做你的男朋友。”

台下的喊声山呼一样!这就是原版吧!

在这里,本来就是磁带破损一样的音质,有一个男声说了这样的话。

可现在,却是木瑾说的!

对粉丝来说,这简直是圆梦!以为猫猫自己说过,那个声音就是让木瑾录的,而他们现在也听到原版了!

“啊啊啊,我要疯了,我好爱他们!”

“他们一定要永远永远在一起!”

很快,粉丝们也继续跟着合唱。

叶茗时却很惊讶,他啧啧的说:“怪不得瑾二不到看台,原来他才是今天晚上的神秘嘉宾。”

木羲道:“二哥许多年不弹钢琴了,还贡献了自己的声音,哈哈。”

他们小时候学的东西很多,整天过的比现在都忙,等学完了,那些东西反倒都丢在一边了。

“那是因为,没有什么值得瑾二秀这种才艺了。”叶茗时说。

当这首歌结束的时候,猫猫靠在钢琴上,目光落在木瑾身上,她深情的唱着:“……路过一个夏天,还好我没有错过他。”

全场都响起了高亢的欢呼声。

好像,这首歌终于唱对了场合一样,他们现在才听到了真正的《恋夏》!

演唱会的结尾竟然有这么大的惊喜!可是,这场灿烂无比的演唱会,也终究是结束了!

场馆的粉丝意犹未尽的离开。

舞台暗下去之后,猫猫关了话筒,她笑盈盈的看着木瑾,“阿瑾,你怎么会弹钢琴?又怎么忽然变成了我的钢琴师?事先都没有人告诉我。”

木瑾合上了钢琴的盖子,“我会的东西很多,不能一下子全告诉你,如果说了,就没有惊喜了。”

“我让岚风安排的,当然也不会有人告诉你。”

说着,他问道:“巡演结束了,轻松吗?”

猫猫连连点头,“轻松!我想休息了。”

连续开半年的演唱会,她真的把今年的歌都唱完了,暂时都不想唱歌了。

每一场演唱会都有不同的感觉,到了现在,她的心情已经很平静了。

木瑾站起来,“那就休息。”

他伸出手,牵着猫猫一起走下去。

后台的工作人员,用掌声欢迎他们回来,所有人的心情都很复杂,激动化成了感动,因为,猫猫完成了她的成就,而他们也完成了他们的。

岚风开了香槟庆祝,就在后台,众人都是许久才离开的。

猫猫换了自己的衣服,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

她洗过澡,一身轻松,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只是,令她有点不满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她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不断的闪回《神劫》里的画面。

二天,她爬起来,皱着眉头,一脸的不爽。

木瑾已经起来了,他走过来看着猫猫,问道:“怎么了?没睡好?你可以接着睡。”

猫猫却是摇头,“不行,今天还有活动,电影节颁奖就在下午。”

《神劫》入围了Y国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她被提名了最佳女演员。

电影节在两天前就开始了,之前她在忙演唱会,今天必须到场了。

也许就是因为惦记着这件事,导致她昨天晚上一直梦到《神劫》。

木瑾:“那起床吧。”

猫猫终究还是起来了。

她在餐厅遇到了木羲,差点没认出来。

她穿着简单的长裙子,可是,优雅又自信,一头乌黑的长发,很有东方女子的韵味。

裙子背后的设计很巧思,露出半个雪白的背,随着她的长发摇曳,若隐若现。

猫猫走近,从正面确认了一下,的确是木羲,她不由的说:“呀,小羲,你怎么变白了?”

叶茗时顿时也道:“对对对,小羲不仅变白了,还变美了,昨天晚上灯光不好,我没看清楚,今天一看,嘿,这可太危险了,我预感肯定会有一大波烂桃花要来找小羲了。”

木羲顿时笑了,“你们太夸张了……我到处玩,没什么压力,吃得好玩的好,这半年来多在山里,捂白了吧。”

她说的倒是自然,自己之前也没注意,昨天晚上在酒店洗澡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也很惊讶。

正说着,约瑟来了。

他是来找猫猫的,可是刚走过来就被那一抹倩影吸引了,他忍不住走过去,停在了木羲身边。

“今天早晨,我一改习惯早起,匆匆忙忙来到这里,原本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着急,可是现在我明白了,原来,冥冥之中,是你在这里等我。”

木羲刚刚拿起叉子,有点疑惑的说:“他是在跟我说话吗?”

叶茗时挑眉,“啧,我说什么来着,第一朵花来了。”

其他人都没说话,在看好戏。

木羲看向约瑟,“我们认识吗?”

约瑟深情的看着她,“名字的交换很肤浅,我的灵魂已经被你牵引,亲爱的,我愿意为你献上一切。”

木羲这回确定了,约瑟就是在跟她说话。

她微微皱了皱眉,对这种自信心爆棚的情圣并没有好感,她说:“先生,你影响我用餐了,请你立即离开这里。”

约瑟挺意外的,他似乎没想到他的魅力一点都没有发挥作用。

“我……”

他正要再说什么,猫猫却是说道:“约瑟,你再多说一句,小羲柔弱无骨的小拳拳,就会打断你的鼻梁骨,你还有可能被许多人群殴,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约瑟顿时看向猫猫。

他的视线在木羲和猫猫之间来回,似乎在衡量这件事,然后,他一脸沮丧的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了。

来的时候还像个孔雀一样,现在却无精打采的。

“哦,我失恋了。”约瑟说。

没有人理他,也就久南薰对约瑟比较了解,她说道:“自信点,约瑟,你看,还有很多女人在看着你呢。”

约瑟看了看周围,确实有很多女人朝他递眼神,不过约瑟不是那么热衷了。

“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治愈……”他说。

久南薰于是转移了话题,“你怎么来了?”

约瑟说:“下午猫猫不是要去电影节吗?正好一块去。”

……

去年Y国的电影节的时候,猫猫一袭丝绸的白色长裙,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到现在都有很多外媒用她的那张照片报道。

然而,去年猫猫她只是来打酱油的。

看今年,她是主角。

当她出现的时候,各路媒体都在追着她拍照!而且,令人惊喜的是,今天是木瑾陪着她来的!

两人高调亮相,很多国内的媒体都嗨了。

檀筝跟叶茗时他们一起走在红毯上,几个男人走在一块,很有气势。

檀筝走的非常自在,因为,木瑾今天亲自来陪猫猫了!不用他莫名其妙的被抓去拍照了!也不用被木瑾针对了!

进入内场,猫猫看到了《神劫》的大幅宣传海报,不由得皱了皱眉。

叶茗时也看到了,“《神劫》的宣传海报是谁选的?就没有别的可放了吗?这放的是什么啊?”

檀筝也觉得不妙。

顾泽一直接说道:“这是搞事儿。”

也就在这时,《神劫》的导演来了,他笑呵呵的看向猫猫,颇有点讨好的意味,“猫猫,可把你盼来了,你可是今天当之无愧的主角!”

猫猫却是没动,她问道:“导演,《神劫》的宣传海报,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她指着那个海报,上面一片鸿蒙之中,睁着一双诡异的眼睛,气氛感是有了,但并不是《神劫》的主题。

因为,那双眼睛,就是杀神昊穹的。

导演嘴角的笑容僵了一下,但他很快恢复自然,“这都是下面早就做好的,我也没想到他们会选这张,怎么着也应该选你做宣传海报的啊!我已经骂过他们了……”

猫猫看着他,不客气的笑了一声,“导演,你不做演员可惜了。”

导演的嘴角的笑都快维持不下去了。

他怎么知道海报会是那样!这都是早就定好的!是宋思凡定的!他敢有异意吗?!

导演也是认识木瑾那些人的,一个个都是他招惹不起的,只能好声好气的把人送进会场了。

最后,导演也仔细看了看海报,那个眼睛阴沉沉的,像是从很远的地方看过来,眨眼就要从海报里出来一样!

他打了个冷颤,很是纳闷,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他不再犹豫,也走进会场。

最终,猫猫获得了这一届Y国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

消息一出炉,猫猫的工作室就公布了这个喜讯。

很快,#猫猫获最佳女主角奖#就冲上了热搜!

【猫猫最棒!太好了!众望所归!我就知道会是她!哈哈哈……】

【刚刚还在刷昨天晚上猫猫和木瑾的神仙弹唱,现在就又刷到猫猫拿奖,还有,还有木瑾陪她走红毯!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我可太高兴了!】

【最佳女主角!在我心里,她早就是了!】

【不说了,我要再刷一遍《神劫》!】

【我猫猫姐就是永远的神!嘿嘿,顺便说一下,今天檀仙子也是最佳绿叶~】

【呜呜呜,出图了!叶总,檀仙子,顾三哥,好可靠的组合~他们是一起看了猫猫的演唱会,然后又一起去陪她拿奖吗?此刻让我大声的喊一句,猫猫勇敢飞,巨佬永远随!】

【哈哈哈哈,巨佬永远随~没毛病!】

猫猫捧回了最佳女主角的奖杯。

此时,天色已晚,不过电影节的活动很多,沿海的会场里,一直都很热闹。

猫猫问道:“阿瑾,我们回去吗?”

木瑾看向海面上的一艘邮轮,上面应该是有派对。

他说:“既然都出来了,就玩玩再回去吧。”

他都这么说了,于是,他们几个都去了船上。

不多久,猫猫就发现,不光是他们,久云池、久夜白、久南薰、还有蒋少泽,他们也都在船上!

久夜白走到猫猫身边,跟她说了一声“恭喜”。

猫猫却是问道:“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久夜白说:“因为……宋思凡可能也在这里。”

猫猫挑眉,“你怎么知道?”

久夜白说:“云雀一直在调查他的下落,锁定了这里,不管是不是,我们都在等。”

说着,久夜白递给猫猫一个微型耳机,“你戴着这个。”

猫猫戴上,耳机里传来南爵的声音,“目前船上信号正常。”

而久夜白又道:“在你来到Y国准备演唱会的时候,云雀就锁定了宋思凡的下落,他也在这里,只是一直在跟我们玩捉迷藏。”

因为不想打扰猫猫开演唱会,所以,他们之前谁都没有说这件事。

猫猫看了看木瑾,“阿瑾……”

木瑾垂眸,的眼神平静,却听他道:“如果他真的能来,就好了。”

猫猫点了点头,阿瑾是不会允许自己身边放一个定时炸弹的,猫猫也不允许!

“搞的神神秘秘的,我倒是很想知道,杀神到底是什么样,才能被叫做杀神。”叶茗时说道门,在他的印象里,宋思凡跟“杀神”这两个字可是一点都不沾边。

大厅里优雅的奏乐响起,有人滑进舞池,翩翩起舞。

派对的气氛渐渐浓厚。

猫猫坐在旁边,有点百无聊赖的看着,木瑾就在她旁边坐着,也没人赶来找她邀舞。

一会,她站起来,从前面端了一杯果汁,转身往回走。

可她忽然停住了脚步!

因为,原本应该距离她三米远、坐在那里的木瑾,不见了!

周围忽然安静下来,没有了奏乐!

她慢慢转身,冷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布置精美的大厅里,什么都没变,只有人消失了,声音也消失了,像是进入了一个真空的地带一样!

她拿起杯子,仍旧喝了一口果汁。

微型耳麦里,并没有声音。

她依旧走回了原本的位置,坐下,静静的等着。

不一会,脚步声响起。

从大厅的尽头慢慢走近,宋思凡出现了!

他穿着有些复古的浅灰色的西服,一如猫猫最开始见他的样子,像是黑白画里的贵公子。

宋思凡看着猫猫,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直到停在了猫猫面前。

他笑了笑,先开口:“猫猫,好久不见。”

猫猫也看向他:“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见?”

宋思凡说:“有些事情,我还是想跟你说清楚。”

猫猫皱起了眉,“你就没想过,我一点都不想听?宋思凡,你太自以为是了!”

宋思凡却是说道:“你生气了?猫猫,我发现,你很少会浪费时间去生气,但我又想看到你不同的一面,只有木瑾出了事,你才会生气,所以,我也不得不针对木瑾。”

猫猫冷哼一声,“恭喜你,你已经碰到我的底线了。”

宋思凡笑了笑,他满身的矜贵,不管这大半年,外界怎么想的,他似乎一直过的不错。

他说:“是我先去找你的,如果不是西王母把我封印,我就能回去找你,那样的话,你会不会就会喜欢上我?”

猫猫不悦的说:“是你太菜,谁让你被封印的。”

宋思凡的目光放的有些远,闻言,他竟是苦笑了一声,“猫猫,我在认真的问你,你就不能认真的回答我一回吗?”

“我离开地狱时,想让西王母收回成命,不再针对你,我跟她保证,只要她同意,我就去地狱陪你,但我也没想到,昆仑仙山会负我,我没有失约,更没有负你。”

猫猫突兀的站起来,厉声道:“你不要瞎说,猫猫没有跟你约定什么,是你打不过我,还非要说养好伤再来打!”

宋思凡:“确实,如果不是我身上有伤,昆仑仙山的那些人,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可是,木瑾也因此去找你了,我听到了一些关于你们的消息,我不想让木瑾成为你心里独一无二的例外,所以,我才叫你出去。”

“这个世界这么大,你应该好好看看,也许,木瑾他骗了你呢。”

猫猫已经很不高兴了,他一直在说阿瑾的坏话,“你才骗了我!”

“是你骗我阿瑾闭关走火入魔,才让我离开地狱,让昆仑仙山的那么多神仙来杀我,让阿瑾差点死了,让我和阿瑾分开那么长时间!你却只是想借机解开封印而已!”

“你才是骗我的人!”

宋思凡却道:“不,我没有骗你,瑾神原本只是青虹殿的上仙,大家叫他一声瑾神,也是因为牵星术的原因。

我通知你的时候,他的确是走火入魔了,你去了昆仑仙山,引起了那场大战,我是想帮你的,但我没想到,瑾神会在那个时候出关。

他倒转星轨,更加是鱼死网破的做法。”

“我唯一歉意的是,当时没告诉你,是我在找你……后来昆仑仙山一直都在派人找我,我一直无法去地狱找你,没想到,再见面会是在在这里。”

“呵呵,也许是一个轮回到了,因为,在我发现瑾神的灵魂残片出现在木瑾身上的时候,就料想到今天了。”

猫猫盯着宋思凡,她奇怪的想着,阿瑾当年怎么会走火入魔?

而宋思凡又问了一句:“猫猫,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猫猫肯定的说:“不记得。”

宋思凡嘴角的笑有点勉强,“还真是伤心,亏我一直想着,回去找你。”

猫猫盯着宋思凡,却是嘲讽的笑了笑。“不要把话说的这么好听,你只是想去找我,想想而已,谁不会啊。

我放过的小鬼也不只有你一个,那些说要回来报答我的,也都没有回来过,你跟他们一样。”

“一样……”

宋思凡重复着这两个字,过了一会,他长叹一声,“也许你说的没错,在你眼里,都一样。”

“但是现在,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一个,无论是昆仑仙山,还是其他任何人,都找不到我们的地方,那那里,你可以尽情的做你自己。”

他朝着猫猫伸出手,在邀请。

猫猫却道:“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可是要杀你!”

说着,猫猫猛地一甩,她的鞭子出现在手里,地板瞬间裂开了一条长长的裂痕!

宋思凡的目光掠过她的鞭子,“我记得,你用它打过我,不是很疼。”

猫猫一哼,“这次会的!”

宋思凡说:“我劝你还是不要了,你在我制造的梦境里,跟我打只是浪费时间,你打不过我的。”

猫猫说道:“没错,你的确挺高明的,千年前,你提醒我阿瑾走火入魔,我一直都以为是我的幻觉。”

“现在,你竟然自信到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你这么看不起我吗?”

宋思凡说:“就像你说的,我怎么想,终究只是我在想,这一次,我做了,哪怕付出的代价会很大,我也不会停下。”

说话的时候,宋思凡从虚空之中抽出了他的剑,剑身雷霆缠绕,有无数惊天动地的压迫。

这是杀神夜黎的剑。

猫猫终于清楚的记起了宋思凡,因为,她记得这这把剑,还是很厉害的。

“既然你非要打,那我奉陪。”宋思凡说。

可是,就在两人要动手之时,另一个人忽然出现在了这里!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