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5 大结局(二)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灰萌萌 8052字 2021-06-12 03:32:47

“宋思凡,你的对手是我。”

木瑾说着,冷然看向宋思凡。

宋思凡微微皱眉,“木瑾,你竟然进了我的领域里?”

他显然有点意外,在此之前,他是真的确信,不会有人闯进来的,因为这次不同于以往,他用的是本体的力量。

而木瑾嗤笑一声,“没错,我的星轨只能进入真实的领域,你的领域是梦境,我似乎进不来……但是,只要她在的地方,我就能找到呢。”

猫猫不由的叫了一声:“阿瑾。”

宋思凡看了看他们,几秒钟之后,他忽然明白的说:“原来如此,你真的炼化了她的魂雾,堕落成了魔。”

猫猫顿时道:“你才堕落呢。”

“上次你摧毁那个世界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的……梦境的弱点就是跟真实世界的连接点,你对她的感应太过强烈,所以找到这里,也并不意外。”

猫猫看了看自说自话的宋思凡,把耳朵里的微型耳机摘下来。

“人类有些创造,在你这里也是天然的bug呢,我一开始就说了,宋思凡,你太自大了。”

从这个大厅里出现异常的时候、从宋思凡出现的时候,南爵就在耳机里对她说过了。

“确认完毕,只有猫猫消失了。”

“这样吗?”宋思凡倒是不慌不忙,“也罢,反正是我故意泄露了一点信息给他们的,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在这里见面,就算他们知道,也进不来。”

他们的声音被耳麦收了进去。

南爵那边已经紧急清场了整艘邮轮!灯火通明的大厅里,也只有他们几个。

叶茗时顿时道:“宋思凡也太嚣张了!瑾二揍他!揍的他满地找牙!”

久夜白却道:“果然,是宋思凡在钓鱼。”

宋思凡消失了那么长时间,如果不是他主动出现,云雀也查不到他。

不过,就算他们彼此都知道,这里是陷阱,但也都来了,因为,他们之间,总要有个了断的!

“领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猫猫和木瑾两个人,宋思凡是一个,稳操胜券吧?”叶茗时问道。

久夜白试着解释:“这是一个以个人力量为核心的独立的世界,像猫猫和木瑾那么强的人,都能够制造单独的领域。

不过,每个人的力量不同,领域的性质也不同,宋思凡的领域依托于梦境,应该是属于无限循环的那种,真假难辨,就像是你在做梦一样,前一刻世界末日了,下一刻又恢复如常。”

叶茗时:“……你解释的真细致。”

不得不说,久夜白这半年多来,研究的方向实在是太多了,从超级磁场研究到了神秘力学,他从科技的角度,快把修炼的体摸透了。

也因此,泰斗生物的机械部门,已经成为热门了,一个久夜白加上一个久时屹,他们俩快让中科院和第五真那边得红眼病了。

顾泽一却是问道:“说了这么多,有没有办法让我们也进去?”

久夜白却是直接摇头,“我可以尝试分析,但你们绝对不用想要进去,虽然宋思凡的领域依托于梦境,但是造成的伤害却是真实的。”

“他现在已经不是宋思凡了,是杀神夜黎,你们进去,都是被秒杀的。”

几人皱眉,这话听着很令人不爽,毕竟他们一直一来跟宋思凡是平起平坐的,现在忽然就出现了天大的差距。

“等着。”久云池终于说了一句话,他一直都在,只是,他一直在专心听着耳机里的动静。

另一边。

蓝色的星轨忽然出现!巨大的齿轮在地面上缓缓的旋转。

木瑾看向宋思凡,冷淡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杀气,他说:“宋思凡,我可以告诉你两件事情。”

“第一,就算你没有被封印,就算你回去找她,她也不会喜欢你,因为,她在等我,更何况,已经放弃的人,不配说如果。”

“第二,我走火入魔,是你成全了我,要不是你煽动昆仑仙山的所有神仙启动封魔大阵,我也不会倒转星轨,而我倒转星轨,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猫猫顿时眯了眯眼睛!

对啊!她怎么没想到,连她都会被骗去昆仑仙山,那些老神仙们追着她打,不惜用封魔大阵对付他,这里面也有宋思凡的功劳!

他当年就是被封魔大阵封印的,他竟然也想让她被封印起来吗?

“你果真是个骗子!”猫猫忽然说。

木瑾道:“猫猫,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让昆仑仙山用封魔大阵对付你吗?因为,只有在封魔大阵再一次启动的时候,他才能从中找到破绽,解开他自己的封印。”

说着,木瑾眼神嘲讽,“这件事,你不敢告诉她吗?”

宋思凡这才道:“如果她被封印了,我可以解开封印,带她出来。”

“呵。”木瑾只是冷笑了一声。

多说无益。

木瑾的星轨之中,忽然附着了一层漆黑的雾气,就像是夜空中飘上了黑色的乌云!

星轨飞快的旋转,忽然间朝着宋思凡扑去!

猫猫站在外围,她看到了星轨之中,木瑾和宋思凡两人动如流星一样的身影!

上次木瑾跟她打架,果然还是保留了很多的,现在对宋思凡,才算是真正出手。

庞大的力量在周围狂轰乱炸,被摧毁的大厅却能在顷刻间恢复原样!

忽然,宋思凡的剑劈开了船舱,那剧烈的雷电闪烁,直接把船劈成了两半!

船上空间有限,他们两个似乎打的不痛快,前后飞了出去!

海面上,星轨在夜空下蔓延,两人的招式激起惊涛骇浪!

猫猫看了许久,想上去帮忙,这样打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这里毕竟是宋思凡的领域,对阿瑾来说,有点吃亏。

“宋思凡,你想不想试试,自己的领域被扭曲,是什么滋味?”

“你还做不到!”

然而,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巨大的星轨忽然逆时针旋转起来!

宋思凡神情瞬间痛苦,脑海中巨震!他忽然飞快的攻向木瑾,长剑打断了他继续操控星轨!

心中却是惊异,他是怎么做到的,竟然控制了他的领域?!

这样下去,他也很危险!

猫猫也发现了,“阿瑾已经知道宋思凡的弱点了……”

当初宋思凡在地狱跟她打的时候,并没有用过他的领域。

不过,就算是用了,在她的地盘,任何领域也无效。

所以,猫猫并不了解宋思凡的能力,又或许是,宋思凡留了一手。

总之,猫猫忽然闪身出去,她飞身加入了木瑾和宋思凡的战局,鞭子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朝着宋思凡挥了过去!

宋思凡挥剑一斩,竟然继续紧紧锁定木瑾。

因为,如果让木瑾腾出手来,就麻烦了!

可他要是以为猫猫好对付,那他就错了!

猫猫只要寻到空隙,就会攻击宋思凡,后者整齐的西服上,被鞭子甩开一道带血的痕迹。

可宋思凡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一下都没有停过!

忽然,木瑾单手祭出了大夏龙雀刀,跟宋思凡的长剑对上!

大夏龙雀刀本就是帝王刀,是神兵!在木瑾回归本体的时候,大夏龙雀刀也彻底解开了封印。

即便是对上宋思凡的剑,大夏龙雀刀也丝毫不输。

而木瑾另一只手竟然还能操控星轨,继续逆时针旋转!

别说宋思凡,连猫猫都有些眩晕,失去了方向和目标的感觉。

而宋思凡的感受就更直观了!

忽然间!宋思凡解除了自己的领域!

他们从海面上忽然出现在船舱里,落在地上!

叶茗时他们也很惊讶,“我去,竟然出来了?”

他们只能听到耳麦里传来的打斗声,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可就在打的很激烈的时候,三个人同时出现了!

木瑾和猫猫都好好的。

宋思凡却是被抽了一鞭子,隐约能看到衣服下面裂开皮肉,糊满了血,他本人倒是没感觉到一样。

久夜白却是浑身紧绷,云雀本来站在他身边,他却忽然把她拨到了身后。

“不要高兴的太早,他们出现,并不是什么好事,夕元去哪了?先疏散一下电影节的人吧。”

他们还没打完,要真的在这里动起手来,那后果真的不敢想。

云雀眼中泛起星光,她嘴角忍不住漾起了一丝弧度,久夜白在保护她啊!

叶茗时:“夕元刚才还在这儿啊,耳机里也没回应,关键时刻掉链子。”

云雀道:“不用管他了,南天十宿在这里有人手,而且,也不用疏散人群,外面的人太多了。”

南爵这时候在耳机里说:“对,不用疏散人群,你们已经离开港口了。”

久夜白憋了一会,说了一句:“卧槽!”

他刚才聚精会神的关注木瑾他们,现在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地图,才发现他们早就离开港口了,正在大海上飘着呢!

“这样的话……别人是安全了,那我们呢?”叶茗时说了一句。

没人回答,但只能是……自求多福了。

这时,宋思凡整理了一下衣服,他似乎发现自己受伤了,还愣了一下,他看了看猫猫,“你的鞭子,真的不疼。”

猫猫:“神经病。”

明明就很疼。

宋思凡握紧了手里的剑,“没有想到,能让我收回领域的人,你是第一个。”

“现在也好,你已经够资格跟我打了。”

说着,宋思凡忽然跃出了船舱,那金碧辉煌的墙面,直接被一股庞大的力量撕开,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

船上的灯也因此呲呲的响了半天。

木瑾也跟着飞了出去。

其他人看着那个洞,怔愣一会之后,不禁无言。

果真是非人的力量,知道和亲眼看到,差距还是很大的,视觉冲击力太强。

就算是在海面上,木瑾也在方圆几十海里落下一个巨型的结界,把这里笼罩起来,不至于让打斗时的异常把海警吸引过来。

叶茗时顿时跑了出去,这样的打斗难得一见,就算是看戏有风险,也一定要看!

晚上海风肆虐,他仔细睁大眼睛看着前方。

奈何也只能看到零碎的一些场面。

因为,木瑾和宋思凡实在是太快了!他的眼睛完全找不到人!

“这就是神仙的力量吗?”叶茗时不禁说道。

顾泽一点了点头,“显然是。”

叶茗时不由的又道:“我看这牵星术跟木瑾以前用时,也没有多大差别,只是与他融为一体似的……顾泽一,你说八门从前是怎么出现的?

如果八门秘术修炼到极致,都能有牵星术这样的表现吗?”

顾泽一罕见的沉默了一下,他在思考。

“我们只知道八门从前繁盛,是修炼的门类,但是出自于哪里,谁也不知道,兴许,是这个世界天道兴衰,让八门式微。”

叶茗时又道:“蓝焰拜了猫猫为师,他竟然去修行了。”

顾泽一嗯了一声。

叶茗时这才说道:“那我们呢?这个世界天道兴衰,但世界并非仅此一个世界,平淡一生也好,去与天争命也好,我们是可以选择的。”

他说这话,听到的几个人都有点沉默。

没有什么比现在亲眼目睹木瑾和宋思凡在天上飞来飞去更令人震撼的了,他们的力量比之任何热武器都不逊色!

招式落在海面上,炸起滔天的巨浪,海水落下来,瓢泼大雨一般,始终没有停下来过!

这个选择很早就摆在了他们面前,从海眼的出现,猫猫把离岛弄成了人间仙境开始,就已经再明显不过。

只是,他们也明白,修行不易,一旦开始,就要承受许多艰难险阻。

这比他们在人间富贵一生困难多了。

蓝焰选择了修行,竟然让他们有点敬佩,那小子,竟然真的一头扎进去了。

没人说话,叶茗时却是看着天上的人,不服的说:“妈的,这种降维打击的感觉,实在是太草了!我要是也能飞上去跟宋思凡大战三百回合,我还用在这站着吗?

不用考虑了,小爷决定去修仙了,以后,京市小神仙,就是本小爷了!”

叶茗时很干脆,他一旦决定,就不会再更改了。

木瑾和猫猫从来没有劝过他们,因为这都是他们个人的选择。

如今叶茗时自己想开了,顿时信心大震!

“想想,以后寿命不再约束我,我就可以游遍名山大川,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我都亲自上,那感觉多爽!我还可以活着看看几百年后,人类的未来,越想越爽!”

顾泽一看向叶茗时:“你真这么想?”

叶茗时点头,“那还有假?”

叶茗时颇有点意气奋发,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现在就有点迫不及待。

要么说他们几个气味相投呢,顾泽一几乎没有考虑,他说:“八门既然有更好的未来,自然要尝试一下,家族无论如何都要把八门传承下来,未尝不是等着有一天能再造辉煌,我既然是门主,那,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檀筝:“说的真漂亮……而我只知道,如果瑾二能长生不死,我们几个百年之后归于尘土,那未免有点逊色了。”

三人相视一眼,默契自成。

忽然,顾泽一拍了拍叶茗时的肩膀,一脸严肃的说:“叶茗时,我听说……修为高了,会影响生育,趁你还能行的时候,你先给叶家留个后吧,毕竟你是老叶家的独苗。”

叶茗时一听,立马爆了粗口:“滚一边去!你他妈当我牲口呢!我要是一直不死,那老叶家的独苗,不一直有吗?”

顾泽一笑道:“开个玩笑,不要这么当真。”

檀筝却忽然道:“宋思凡还挺能打的,瑾二到底能不能打得过他?”

他的话音刚落,却见蓝色的星轨忽然飞快的旋转起来!

其他人惊讶的看着。

然后,星轨之中几个方位浮动,忽然!几条明亮的蓝色线条突然升起!

宋思凡忽然被围在了中间!像是被许多线条吊在那里一样!

“牵星术!”叶茗时不由的惊呼一声!

原来,刚才木瑾不是随便跟宋思凡打打,他一直在准备牵星术!现在时机成熟,他才忽然使出!

宋思凡被困在其中,他竟然还能冷静的观察了一会,然后大笑了几声。

“哈哈哈!瑾神,谁能想到手握牵星术的你,竟然已经堕入魔道!我万般小心,却还是走进了你的陷阱,你的魔气用于牵星术,竟然更加诡谲。”

木瑾长身站在星轨之上,他却是冷笑一声。

“宋思凡,死在牵星术上,你也应该感到荣幸。”

宋思凡却是看向猫猫,后者一直站在战局之外。

“我不甘心。”他说。

他有太多的不甘心,仿佛无论如何都无法遂了他的心愿。

木瑾:“你枉为杀神,竟然不知道,成王败寇。”

那无数的蓝色丝线开始收紧。

宋思凡脸上终于出现一丝痛苦的痕迹。

“你说的对,我的确不知道,成王败寇。”

他只知道不计后果的去做,但后果往往出乎他的意料。

他看着猫猫,一千年来,她成了他的执念,而现在,她成了他的遗憾。

“我没想骗你。”宋思凡低声说,也不管隔了这么远,猫猫有没有听到。

反正,对于她来说,听没听到,都是一样的。

死亡在朝他逼近,他心中泰然。

然而,就在这时,天光乍亮!

这个被木瑾设下的结界里,忽然出现了两个人影!

一个老者鹤发白须,手执拂尘。

另一个年轻男子衣着华贵,面如冠玉。

年轻男子说了一声:“瑾神别杀!我要把夜黎带回去的!”

叶茗时仰头望去,“这……是神仙?”

几人都惊讶了,那种仙气飘飘的样子,真的太与众不同了。

修为自成,宝衣加持,完全是另一种气象。

木瑾也看了那边一眼,“带回去干什么?放着让他再来找我的麻烦吗?”

闻言,宋思凡反倒大笑:“哈哈哈,对,木瑾,你最好杀了我,否则,只要我还活着,就会来找你的麻烦。”

猫猫却是身形一闪,眨眼间就出现在那两人面前。

她先是看了看年轻男子,说:“夕元,你怎么回本体了?”

夕元苦笑一声,“我都说了,我是冒着被一起抓回去的危险给你通风报信的,现在好了,母亲发现我的把戏了,我自然得回去。”

他十分难过,可猫猫却只是“喔”了一声。

“你的反应是不是太过平淡了?”夕元忍不住道。

猫猫:“啊,是这样啊!那好可惜呀!我真伤心。”

夕元:“算了……太假。”

猫猫却是看向旁边的鹤隐尊者,揪了揪他的胡须,“老头子,你又来干什么?你一出现,准没好事。”

“别,别拽……老夫长个胡子容易吗?”鹤隐尊者连忙护着自己的胡须,“我只是个跑腿的……九殿下,你快点带夜黎回去啊。”

夕元回过神来,立刻飞入星轨。

“瑾神,昆仑仙山必须要抓夜黎回去,反正你与他一战,胜负已分,不必非要斩杀吧?”

木瑾却道:“鹤隐尊者,你来干什么?”

鹤隐尊者咳嗽一声,“我与九殿下一同前来,一面为了捉夜黎,一面为了召瑾神你和猫猫回天界……”

他的话还没说完,木瑾就冷眼看去,“谁召我?我为什么要回去?”

猫猫轻哼:“关猫猫何事?天界不是个好地方,我不去。”

鹤隐尊者叹了口气,这跑腿的差事,真的太难了!

猫猫就是个不定时炸弹,如今瑾神也油盐不进了,幸好他有尚方宝剑……

鹤隐尊者从宽大的袖袋中取出一张信笺,弹指一挥,丢给了木瑾。

“是你师尊!这是他亲笔所书,你看看吧。”

木瑾拿着那封信,他深深的皱眉。

师父的信笺,他不能不阅。

过了一会,他才展开。

“瑾儿亲启……速回紫薇垣,带那孩子一并回来,为师自有定夺。”

字迹如此飘逸,是他师父亲笔所书。

木瑾有一丝动容。

猫猫来到木瑾身边,很好奇紫薇大帝给木瑾写了什么,她探头一看,就那么两行字,马上就看完了。

她眨了眨眼睛,“那孩子是我吗?”

木瑾点头,“对。”

猫猫:“我不是孩子了。”

木瑾:“在师父眼里是。”

鹤隐尊者连忙道:“这下可以走了吧?”

连紫薇老儿都亲自来信了,这比谁来请都有分量!鹤隐尊者也自信这次能完成任务。

然而,木瑾却道:“鹤隐尊者,多谢你捎来这封信。”

多年没有师父的消息,要说他现在对于紫薇垣,唯一还有的牵挂,那就是师父了。

他信中所书,是认可了猫猫的意思。

只是,他又不是闯了祸还需要大人维护的小孩子,他该承担的,要自己承担,更何况,他还有猫猫。

鹤隐尊者笑呵呵的,“不用谢,小事而已,你们只需即刻跟老夫回去即可。”

木瑾却道:“信我收下了,但我和猫猫,都不会去天界,鹤隐尊者,烦你带话给我师父,我已入魔道,不再回青虹殿,但我答应他的事情,一定会做到。”

鹤隐尊者顿时急了,他吹胡子瞪眼的,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木瑾了,最后,他干脆口气很硬的说:“不带不带,这回我绝对不给你传话!有话你自己去跟你师尊说!”

夕元也看了看木瑾,他张了张嘴,但是没有劝说,他差不多知道木瑾是怎么想的了,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就算木瑾带着猫猫回紫薇垣,就算连紫薇大帝都承认猫猫,整个天界也是不会承认她的,尤其是昆仑仙山。

木瑾宁愿不要这点施舍,天大地大,哪里都可以去,唯独天界,这个万界仙神向往之所,他铁了心离开了。

别人也许不解,但木瑾也不在乎别人的想法。

鹤隐尊者没想到连紫薇大帝的亲笔书信都不管用了,他心里不停的叹息,这跑腿的当不成了!

然而,就在这时!

天上忽然落下一束白光!一个人影骤然出现!她雍容华贵,仪态万方,不沉不怒,自有一股凌人盛气!

猫猫甩动了手里的鞭子,顿时出声,“是你!”

木瑾抓住了猫猫的手。

而鹤隐尊者脸色一变,顿时笑呵呵的,“王母怎么有空瞧看这里?九殿下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夕元也立刻道:“母亲。”

他显的有点紧张,眼神看向猫猫,恨不得把她藏起来,心里只盼她千万别骂人。

这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昆仑仙山的西王母!

叶茗时他们太过惊讶,以至于都陷入平静了。

“我好像听到……她就是西王母?”

久夜白皱了皱眉,“这不就是昆仑仙山的女主人吗?猫猫她……”

猫猫跟她有很深的过节啊!他不禁有点担心。

久云池却在冷静观察之后这,说了一句:“这不是西王母本人。”

叶茗时顿时问道:“那是谁?”

久云池看了他一眼:“是西王母,但不是真人,这只是一个影子,用法术在这里显现的。”

其他人仔细看了看,好像是久云池说的那样,但是……这也太逼真了。

西王母看向猫猫,威严的声音说:“猫猫,当年你大闹我群仙宴,打伤我昆仑仙山那么多神仙,我念在你在地狱反省一千年,不曾派人捉拿你,你现在可知错?”

猫猫哼了一声,很是不屑,“猫猫在地狱中一千年,是因为在等阿瑾,不是……”

不是什么反省,她也没有错!

可是,不等她说出来,鹤隐尊者就火烧眉毛似的飞身落在了猫猫身边,打断了她的话!

“王母!她早就知道错了!自我把她接入凡间,她在这里修身养性,未曾滥杀无辜,倒是成了千家万户敬仰崇拜的明星,收获无数信仰之力,功德无量,她早就不是什么嗜杀的小魔女了!”

猫猫皱眉看向鹤隐尊者,这个老头,怎么尽给她瞎说!

她没错便是没错!为什么要承认!

鹤隐尊者却急忙用了传音之术,对猫猫说:“我的小姑奶奶,你千万要听我的!我放你出来时,你答应我什么了?好好做人!我这都是为你好,我有骗你吗?!”

“照我说的做,王母便不会再寻你的麻烦!难道你还想再跟瑾神分开个几百年几千年吗?!”

猫猫一顿,怀疑的看了眼鹤隐尊者,思索起来。

不过,她终究没有反驳。

而这时,西王母端庄的点了点头,“此事我已经问过阎王,你说的没错,这小魔女能收敛杀心,也算没有白白反省。”

听她的口气,虽然高高在上,却有些满意的意思?

木瑾瞥了一眼鹤隐尊者,他倒是有点了然似的。

这两年多来,鹤隐尊者一直在为此事周旋,想来也知道,他肯定不可能把猫猫在凡间的杀业报上去,全在阎王那鼓捣好了,估计也是串通一气的。

否则西王母询问,阎王肯定要照实上报。

至于别的,想也知道鹤隐尊者是怎么说的。

他肯定说猫猫在地狱如何虔诚的反省……

听了西王母的话,猫猫只是轻轻哼了一声,把头扭开了。

这动作被西王母看到,显然有些不悦,“鹤隐尊者,这就是你说的,反省过了?我怎么瞧着她并不甘心?”

鹤隐尊者:“哈……她只是不懂天界的规矩,并非傲慢,王母大人大量,应该不会计较这种小事吧。”

西王母端起了仪态,雍容华贵的说:“这倒是没错……罢了,我不计较。”

说着,西王母终于看向了木瑾,她的脸色,比刚才明显差了一些,“哼,枉你还是紫薇的徒儿,竟如此不知轻重,破坏封魔大阵,倒转星轨,自愿入魔,桩桩都是大罪!

紫薇不教训你,你必须随我回昆仑仙山,接受惩罚!”

鹤隐尊者一听,头都大了!

猫猫闻言,暴脾气瞬间压不住了!“你休想惩罚阿瑾!”

鹤隐尊者瞪一眼猫猫,刚解决了你的事情,你现在这么一嗓子,不是给添乱吗!

果不其然,西王母微怒。

即便只是一个影子,她压迫感也从天而降,很是骇人!

感受最明显的是叶茗时几人,他们趴在漏风的船舱,有些痛苦。

这些神仙的怒气,就像是暴风雨一样,无差别的波及旁人。

木瑾淡然开口,“王母,想必你已经调查清楚,当年导致这一切的,夜黎‘功不可没’,而昆仑仙山对他的看管出现纰漏,自己也有问题,不能全归于我。

再者,我自愿入魔,就算要罚,也是我师尊说了算,断然没有别人代替的可能。

至于随你会昆仑仙山,就更不能从命了。”

西王母顿时道:“我看你是诡辩!那你是忘了倒转星轨留下的祸患了吗?这是扰乱三界的大事!岂容你蒙混过关!

如今你魂魄已全,重塑本体,说什么也该回来了!想要逃,你又能逃往何处?!”

木瑾嗤笑:“王母误会了,我没逃,我是不稀罕仙界了。”

猫猫看了看木瑾,不由的握紧了他的手,“对,阿瑾不稀罕了!”

西王母这次真怒了:“夕元!还愣着干什么?将夜黎抓回昆仑仙山,我再给你调派人手,把瑾神抓回!”

夕元:“母亲,这……”

西王母威严的说:“照我说的做!我就不信他还敢再倒转一次星轨!”

如果是那样的话,紫薇大帝再也没有理由袒护他了!势必亲自收回他的星轨!

鹤隐尊者呢喃:“这下好了,办砸了……”

紫薇垣与昆仑仙山本就不亲近,他在中间周旋这么场时间,好不容易见到了效果,结果……今天全都毁了!

西王母极好面子,让她下不来台,后果很严重!

这次不是猫猫惹事,怎么变成瑾神了?

鹤隐尊者也有些生无可恋了,自觉局面已经无法再转回去了。

夕元也硬着头皮,打算做事,他知道,不能当面怼他母亲,否则后果更严重!缓一缓也许还有救。

然而,就在这时!北极天际落下一道紫光!以惊人之势出现在海面上!

又一个人影出现,尊贵非凡,身侧仿佛有星辉闪耀。

猫猫明显感觉到,握着她的手僵硬了一下,然后,木瑾朝着那个人影喊了一声,“师尊。”

叶茗时倒吸一口冷气,“我,我去……这就是传说中的紫薇大帝?这位帝星,下凡了?”

久云池抿了抿唇,“他也是法术凝出的虚影。”

“那也很吓人……”

西王母看向紫薇大帝,“紫微,你终于肯出来管教徒弟了?”

相比起西王母的威严,紫薇大帝倒显得随和,“是啊,我自然要管教徒弟,不敢劳驾昆仑之主。”

鹤隐尊者抹一把头上的虚汗,大松一口气!

好家伙,紫薇老儿终于肯亲自出面了!他这个跑腿的,也算仁至义尽了吧!

西王母:“既然如此,紫薇,你倒是说说,你要如何管教你这个徒弟?他犯的可不是一般的罪,手握星轨,掌天下运势,他当年冲动之举,有多严重,不必我再重复了吗?”

紫薇大帝,“没错,是我管束不严,才叫他犯下大错,这一次,我也一定会给昆仑仙山一个交代。”

闻言,众人都紧张起来!

鹤隐尊者都有点怀疑的看着紫薇大帝,他有多护短,他是知道的,怎么可能真的惩罚瑾神?

可是当着西王母的面,这话也不能全是空话吧!

猫猫也忍不住说话,可是,木瑾却一直抓着她的手,不停的暗示她安静,她只能憋着。

心里却暗暗想着,如果他们真的要惩罚阿瑾,她就马上带他回地狱!

希望满意的点头,“你且说来听听。”

紫薇大帝忽然轻飘飘一甩手,空中出现一副画卷,那画卷跟电影似的,一个个片段接连着出现。

西王母:“这是……”

紫薇大帝:“瑾儿,你看清楚,这是你倒转星轨之后,北阴酆都六洞鬼兵,神灵魔王,重在人间肆虐,致使三界不宁,生灵苦难。

为师今命你降服魔群,驱荡妖氛,功成行满之时,免你错处,但也不可再回紫薇垣,为师罚你总领酆都地狱,封,魔神。”

西王母一听,顿时就说:“紫微,这就是你罚人的手段?”

紫薇大帝:“正是,酆都鬼神妖魔,千年来无人能够镇压,虽然此事凶险,但都是瑾儿他咎由自取,惩罚虽然重了些,随时可能丧命,但我不能因为他是我徒弟便袒护他,王母,你也不必劝说,我意已决。”

西王母影视被他一番话说的,没有回嘴!

这紫薇老儿,怎么如此不要脸面?她是嫌他罚的重吗?她是嫌他罚的轻!

功成之后,领魔神印,总领酆都地狱!这是一步登天吗?!

从前他还只是青虹殿的掌殿,以后就是阴司总领,地狱之主了?

还有比紫薇老儿更会滥用职权的吗?!

饶是端着西王母的架子,她才没有大骂他!

而最关键的是,酆都妖魔肆虐,的确需要人手!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