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还治其人之身

《女尊大佬的掌中娇》 墨染素绫 1605字 2021-06-11 08:10:12

小半个时辰后,苏誉行空手而归,目露难色,“母亲,咱们府中……未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只是行儿刚刚得到消息,咱们安插在女帝身边的青莲女使,被女帝发觉,处了……极刑!”

苏宇一下子从桌边站起,“你说什么?可知是因为何事?”

苏誉行皱了皱眉,“似乎是要往咱们这传什么消息,却一时不察被禁卫军统领逮了个正着。”

禁卫军受皇权控制,历来只效忠于女帝,不会为任何人所动,即便是当朝太女,未登基前也不能使唤她们分毫。

苏宇沉默了良久,青莲生性谨小慎微,在宫中与她传信日久,此前从未出过任何差错,偏生就在今夜被禁卫军统领查到,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除非……除非有什么人,特意去向禁卫军透露了消息,让禁卫军格外地盯紧了青莲。

会是谁?

苏宇猛地抬起头,问道:“可知今夜有谁进宫面圣了?”

苏誉行察觉得到今夜的不同寻常,她飞快地将宫里另一个眼线传出的消息在脑海中回忆一遍,却到底艰难地摇了摇头,“自从陛下遇刺以来,陛下寝殿的里里外外便都由禁卫军接管,除了青莲女使那种贴身伺候的,旁人不可能知道有什么人去见了陛下。”

何况这夜黑风高,偌大的宫中进出那么一两个人,根本不可能一分不落地被她们的眼线探知。

毕竟,她们的眼线,也是要小心地隐蔽自己,每行一步都如履薄冰。

苏宇重新坐回了太师椅上,她需要再捋一捋思绪了,当前发生的一切,都让她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她不得不承认,得了白契的临安,比她想象的更难对付了许多。

一时,她忽然有些拿不准,几个月前她放白契告老还乡,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原本一定是的。因为她会安排人,让白契神不知鬼不觉地死于途中。

可现在不是了。临安派人护送了白契,使得白契平稳回到了临安,然后她们伙同一气,开始给她使绊子。

怎么办?

她们既然没有在她的府上动手脚,那她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苏宇的这个疑问,在两个时辰后,当遥远天际泛起第一抹鱼肚白的时候,得到了解答。

原来,白契和临安没在她府上动手脚,而是将算计,用到了她的其他地盘上!

譬如……女帝派出的禁卫军,在她一处名为昌乐园的别庄上,搜出了大量远超出规制的兵器。

亲信将这个消息送到苏宇耳中的时候,她先是怒不可遏,“不可能!”她的任何一处别庄上都应该只有金银财宝,而断不可能会私藏兵器!

片刻后又冷静下来,“陛下她信了吗?”

亲信脸白如纸,“国公大人,那一箱箱装满兵器的木箱,都是您半月前……亲笔批了准运入的。而且因为数目巨大,当时夜间入门……世女大人还全程盯着。”

“如今,那张准入的字条,和亲眼见过世女大人在别庄视察的证人,都已在陛下的手中了。”

苏宇眼前一黑,“你说什么?”

半月前,她是收了一批下面送过来的好处,那都是在朝廷考绩之后,那些得了她在圣人面前美言的地方官吏进献上来的。

因为确实数量惊人,她没有逐一细查,只交待苏誉行在运东西时小心盯着,莫叫旁人发现了,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事情,她几乎在往常的每一次朝廷考绩后都要做,所以不出岔子惯了,她这回也没放在心上,却不料,倒正好叫白契捡了漏!

她正咬牙切齿间,身旁的亲信又递出怀中的两封密信,这一回,伸到她眼前的手都是颤巍巍的,“国公大人,这是两封从军营来的信,一封来自北地,一封事关京郊城防,您……过目。”

苏宇有些看不下去亲信一副贪生怕死的怂样,伸手狠狠从她手中抽过信封,道:“怕了就滚!”

亲信脑袋一缩,竟果真耸着身子跑出了书房。苏宇在她身后冷嗤一声,对暗处道:“追上去,杀了。”

而后取出信件,开始查看。出了什么事情都没关系,这两封信上的内容,才是她能在朝中一家独大的最大依仗。

一盏茶后。

“母亲,怎么办,昌乐园那边出事了,陛下在咱们的地方搜出了……”苏誉行步履匆匆地从外走入,焦急的话语在看清苏宇脸上的神情时渐渐低了下去。

“母亲……已经知道了?”苏誉行出声相问,心中却已经能够肯定。

苏宇没回答她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只看向她的眼睛,用一种出奇冷静的语气,道:“府上后院的一口枯井,是早前我苏氏先祖为防一朝罹难留下的密道,你现在就走,谁也不要带。”

苏誉行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没别的办法了吗?母亲,您往常都最有办法的,别让我一个人走……”

苏宇厉声打住了她的话,“行儿!时至如今,你该看明白,眼下情形已经不是为母有没有办法脱罪的问题,而是陛下,她铁了心要置为母于死地的问题。”

苏誉行握紧拳头,“那我们就反了!母亲,这样的人,就不该做一国之主,她早该下台了!”

苏宇沉沉一笑,“我们反不了。”

苏誉行不解,“为什么?母亲,我们有北地的二十万铁骑,还有驻守京郊的一万城防甲兵。”

苏宇低头看向了桌面上的密信,也就是亲信临被她派去追杀前,交到她手中的那两封。

看这密信底部写着的日期,距离今日已有半月,比预期送到她手上的时间,晚了足足近十日!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底下的人中,其实早出了叛徒。

眼睁睁看着如今全然被动的局面,苏宇发着笑的面容越渐狰狞。

“北地大军,是她洛明仁的!好一个功成名就之后便不问世事的护国大将军,离开北地七八载,却还能用一纸传书,阻止为母先前意图调动北地大军的打算。看到了吗?她一句话,比为母那只兵符还管用!”

————

致谢,知南茶温暖,昼森,两位小可爱的打赏~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