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上辈子的仇人跪了

《重生九零之团宠女首富》 江陌南 1777字 2021-04-08 18:20:51

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前后不到两个小时,护士已经把颜瑛推了出来,说手术很成功。

医生说还好你们同意做手术,不然这条阑尾都快烂穿了。

腊梅见奶奶还在昏睡中,便主动要求留下来照顾奶奶。

前世腊梅没有照顾过一个亲人,这辈子她特别想弥补这一缺撼。

“腊梅,你明天还要上学,我来照顾你奶奶。”爷爷吴栋梁让她回去。

“爷爷,我年纪小,照顾一晚上又怎么了?没事的,奶奶的事就是最大的事,我可以让爸把书带到医院里看。”

吴启智也说没事,让腊梅照顾一下奶奶,让吴栋梁回家休息。

吴栋梁无奈,只好答应了,和吴启智一起回家。

吴启智回去一趟,拿来了保温瓶、吃饭的搪瓷缸等生活用品,虽然是小手术,也要住院一周,总得带些自己的东西来。

腊梅于是在边上边看书,边陪着奶奶。

术后要进行抗感染治疗,所以颜瑛打着抗生素的吊瓶,麻药还未过去,她睡得挺香的。

这时,腊梅忽然听到病房外传来了不太寻常的动静。

有警笛声,医院救护车的声响,还有人群往来嘈杂的脚步声,哭泣声,惊恐的呼叫声。

出什么事了?

这么大阵仗让腊梅觉得不妙。

她看了看安睡的奶奶,便起身出了病房。

病房对面就是急诊室,腊梅看到不断有人被放在担架床上推了进来,从被单遮住的身形上看,都是孩子居多。

家属们则紧张地跟在后面。

“医生,救救我孩子!”

“天杀的,在广场上玩得好好的,竟然被人撞了,这人太可恶了!”

“抓起来了没有?”

“已经被警察抓起来了,不过听说是喝醉了酒,一身的酒气,警察把他送来医院醒酒!”

腊梅从在场人的议论中,才知道儿童公园广场出了大事,很多在那玩的人被一辆摩托车撞了。

就在这时,腊梅看到两名警察拖着一个年轻的男人,从医院门口向急诊室走来。

愤怒的伤者家属冲过去,要打那个被手铐铐住的男子。

警察只能护着他,劝道:

“你们赶紧去治疗家属,这人我们会看着的,到时候法律会给你们讨回公道的!”

待腊梅看清楚警察押解的那个人时,不禁吃了一惊。

因为这个人她太熟悉了,不就是那个尤士其吗?

怎么会这样?

腊梅万万没想到,前世郭虢的仇人尤士其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落入了警方的法网。

当天晚上,整个医院的急诊室和外科手术室都是灯火通明,一直忙到了快凌晨。

家属和患者痛苦的哭声和叫声,一直就没停止过。

爷爷吴栋梁清晨来接班时,一路上,他已经听了不少相关的事情,于是腊梅就从他口中知道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尤士奇昨天晚上喝了很多的酒,后来骑着雅马哈的摩托车回去,路上不知道怎么的,把车冲进人群中,撞伤了很多人。

据现场的老百姓说,这人虽然喝醉酒,但感觉是有意冲撞,因为他撞到第一个人时,大家立马让他停车,他一点也没有停止的意思,相反还驾车撞喊停的路人。

腊梅在医院听说有一个群众伤得很重,其他的要么就是撞断了腿,要么就是被冲撞到内脏……

吴栋梁摇头叹息:“这都是什么事啊?造孽,谁家的孩子酒喝成这样!”

腊梅万万没想到,尤士其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坟墓,还给自己亲手封上了墓门。

当天上午,医院里传来不好的消息,一个伤者伤重不治离世。

其他的伤者经过抢救,已经脱离危险,按统一的口径,家属和病人情绪基本稳定,正积极治疗中。

一时间,这桩醉酒肇事案件在容远县上下都传开了。

现在虽然没有发达的自媒体,信息传播没有那么迅速,但是一传十,十传百,爆炸性的新闻,通过口口相传的速度还是很惊人的。

到了这天上午九点多,整个医院外面都围满了人,有企图来探望伤者的家属,也有听到这个新闻前来看热闹的老百姓。

尤士其已经不在医院了,估计是醒酒之后被警察从后门秘密通道带走了。

要不然,如果他再出现,肯定会被愤怒的家属给打死!

腊梅一点也不同情尤士其,这种人心狠手辣,上辈子为了一个肥缺职位,就不惜下狠手段,把郭叔叔弄进大牢。

害得郭家家破人亡,害得她的好朋友郭虢无家可归,最终走上了不归路。

这辈子他又害那么多无辜的人,自掘坟墓,真是活该!

腊梅不禁为那些无辜受伤的受害者感到难过!

尤自在没想到儿子会犯下这么大的罪,听到律师喋喋不休的说什么危害公共安全罪之类的吓人罪名,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尤自生气极了,指着律师的鼻子,大骂:

“我让你来给我讲法律,不是让你来威胁我的!”

尤自在位高权重,说话从来都是鼻孔朝天的,不正眼看人,但在律师面前,或许考虑到儿子的刑期,他还是尽量平视了律师。

没想到律师净和他说些有的没有的,还拿最可怕的案例来“吓唬”他,他气得忍不住大骂。

尤士其酒醒之后,知道自己撞了那么多人后,整个人都吓懵了。

别看他开车时那么嚣张,但是知道自己撞死了一个,还撞伤了七、八个,整个人直接软在床上了,根本起不来,吓瘫了。

当天下午,尤自在找来的律师耐心开导他,让他不要乱说话,乱录口供。

听说如果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尤士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

“律师,求求你救我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就是不要让我死!”

其实律师心里其实也挺苦的,他也不想尤士其死,不然尤自在威胁说要吊销他的执业资格。

但是那天被尤士其撞的人想死吗?

“小尤,别这样,我会努力的!”

律师只能扶起尤士其道。

平静的小县城发生这么大的案子,消息越传越远,上头也知道了,要严查事情。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