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斩妖 、任务

《从道法古卷开始》 仙先 1931字 2021-04-08 18:22:17

客栈之内,周长青盘膝而坐,但相对于十日之前的精神饱满,意气风发。

此时的周长青,皮肤虽然依旧洁白,但却透出了一种苍白之色。

“洗剑十次,就看今夜能否功成了。”

一念即此,周长青睁开双眸,目光落在了木盆之中的血煞剑上。

此时的血煞剑,经过十次的洗剑之后,原本通体暗红的剑身,已然变得暗淡了下来。

整个剑身,除了剑脊之处还保留着暗红之色外,大体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红润之色。

想比于过去的剑身狰狞,此时整个剑身,已然多了一丝柔和。

“嗡!”

随着窗外的一缕皎洁月光落在血煞剑上,整个剑身顿时发出一声轻吟。

盆中的冷水,以肉眼可见的形式,产生了一阵阵微弱的涟漪之声。

“时间到了。”

看到这一幕,周长青将血煞剑从盆中取出。

后者剑身轻颤,锋锐的剑刃在这颤动之中,偏向了周长青,似要将其斩杀。

“当真是凶性难改。”

周长青沉声说道,一块温热的青砖随之取出,转手镇压在了剑身之上。

血煞剑的剑身一颤,似心中不甘,移动的剑刃,立刻停了下来。

见此,周长青心中一松。

眼下到了关键时刻,是动用香火青砖的时候了。

“嘀嗒……”

下一刻,周长青指间的鲜血,滴落在血煞剑上,落在那剑脊暗红之处。

噗嗤!

月光之下,周长青的那滴鲜血,竟是开始缓缓渗透进了剑中,似这剑在吞噬他的血液一般。

“由邪转正,便在此时。”

看见这一幕,周长青不惊反喜,一手握着青砖镇压血煞之剑,一手握着蓝田古玉和镇剑符,缓缓地闭上了双眸。

唰!

随着一缕神念离体降落在剑身之上,昏暗的房间,顿时被一片淡红的世界所取代。

相比于最初的血煞滔天,一片狰狞,眼前的剑中世界,血煞之气已然所剩无几。

而在青砖的青气从天空垂落之后,这微红的剑中世界,已然被青气渐渐取代。

看到这一幕,周长青心中一定,目光顿时看向了剑中世界的中间区域。

就见那片天空,不时有着一滴滴鲜血落入到剑中世界。

随着那鲜血的滴落,剑中世界的最后一抹暗红在不断消逝。

“那是我的血?”看到这一幕,周长青的念头当即飞速而去。

看着血液在血煞剑中流淌,周长青引着这丝念头,当即向着剑中世界的经脉网络,侵袭而去。

在已身之血的庇护下,借助青砖的镇压之力,难以祭炼的血煞之剑,不过片刻的时间,便被祭炼了大半。

最后,一片暗红色的脉络,出现在周长青的面前。

似乎感受到了危机,这片暗红的脉络之中浮现出一丝丝血煞之气,好似阴魂环绕一般。

“杀!”

看着这最后的一处地方,周长青没有丝毫犹豫,当即开始了冲锋。

他本以为这最后的祭炼之处,应该会很难,但实际的结果,却让周长青有些惊愕。

当裹着他念头的血液,一冲而上时,后者看似凶厉的阻拦,一触即溃。

“怎么会这样?”周长青苦思,随后恍然大悟。

“差点忘记,我是通幽之体,能拳打鬼神,脚踏阴阳路。”

“既然这样,进击吧,血小板。”

片刻之后,一团暗红色的血雾,盘踞在最后的节点上,瑟瑟发抖。

按照炼剑经要的描绘,这血雾便是血煞剑作为血炼之剑的灵性了。

只不过,原本应该凶残无比的血雾,此刻在青砖的镇压之下,却是连动弹都不能。

随着周长青的神念,踏入这血雾之中,一股股嗜血之意,不断在他心底浮现,还在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可这嗜血之意还没有来得及腐蚀他的念头,便有一阵青气卷来,使得他心神一稳。

而后,在蓝田美玉的加持之中,神念之力得到增长的周长青,便没有丝毫的顾忌。

很快,暗红色的血雾被周长青的念头所占据。

当这最后的灵性被全部占据的一刻,整个剑身顿时发出一声欢悦的剑鸣之声。

哪怕是青砖镇压,这剑鸣也未停止。

似乎再说,老铁我们这次是一边的了,你可不能再打我。

于这剑鸣之声中,周长青缓缓地睁开了双眸。

“呼……”

一口浊气从口中吐出,周长青的目光,顿时落在了手中的血煞之剑上。

随着由邪转正,此时的血煞剑,凶厉的剑身上,泛着红宝石一般的光泽。

或许是因为青砖协助镇压的缘故,于剑脊之处,呈现一片青云状。

整体来看,青红相间的血煞之剑,一眼看去,虽然依然凶厉。

但因为颜色的转变,反而给人一种凌厉霸道之感,而不是如过去一般,充满嗜血邪恶之意。

“或许不该再叫你血煞,该叫你斩妖。”

随着话语的出口,脸色苍白的周长青顿时握住了手中的长剑。

一种血脉相连之感,顿时油然而生,只不过这种感觉还很微弱,需要时常祭炼才能不断加强。

另外,此剑的威能相对于之前,最少丧失了八层。

至少不能再像之前一样,以血液便可以御剑而起,飞剑斩敌。

当真是洗白弱三分。

可此剑毕竟还是法器,只要多加祭炼,还是可以重现御剑杀敌的风采。

不过在没有充分祭炼好之前,为了以防万一,周长青也不敢让它在饱饮鲜血。

接下来的几日,周长青除了修行,便是以法力温养此剑,加强两者之间的联系。

只是有些可惜的是,温养的效果虽有,但并不明显,有种任重而道远的心累之感。

另外,此次祭剑之后,或许是青砖之力融入此剑过多,于其表面,已然出现了一丝裂纹。

这让周长青的心中有些遗憾,但好在青砖未碎,其镇压邪祟之力,应该还有所保留。

这一日,天气晴朗。

周长青在客栈的房间里喝着鱼汤,至于鸡汤,短期内他是不想在碰了。

“咚咚……”

“客官,有一位自称是您朋友的客人,送来了一封信。”

当一碗鱼汤喝完之后,门外响起了店小二的声音。

半个时辰后,罗远城,南城一处隐秘的民居内。

“周兄,半月没见,你的样子,怎么虚弱了不少,那剑你炼成了?”方一见面,左小千便诧异道。

“刚成没几日。”周长青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在左小千面前,倒是没必要隐瞒。

“你此番叫我来,可是找到了百莲教的踪迹?”

“不错,眼下正是需要周兄援手的时候,就不知周兄的身体,还可战否?”左小千道。

“无妨。”周长青目光坚定,虚这个字,不适用于他。

……

(感谢qq阅读嗯哼的100打赏,求订阅,推荐。

总算水完了剑,下面就是最后的决战了,我对剑是真爱,想来一个剑娘的举手。)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