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你可以在我怀里哭

《千秋女帝》 敖辛敖阙 1638字 2021-06-12 03:34:22

姜寐下巴抵着双膝,手里紧紧捻着襟口,大口大口地深呼吸。

门外,楼千吟在问:“你在里面洗漱么?”

姜寐“嗯”了一声。

沉默一会儿,他道:“没见你打水进去,也没听到水声。”

姜寐哑声道:“我……这里面本来就有水。”

楼千吟道:“也没见你拿换洗的衣裳进去。”

姜寐不吭声了。

楼千吟放低了声音,安抚着问她:“怎么了?是不是我刚才哪里说得不对?”他思忖着又道,“是不是我不应该跟你说起心里有别人的事,你听了不舒服?”

她生怕他误会,连忙起身开了门,道:“没有,我没有听了不舒服。”

楼千吟看见她眼神微微有些湿亮,不由得顿了顿。

他伸手来抚她眼角,她眼帘轻轻颤了颤,他便见她眼里又蒙上了一层湿光。

下一刻楼千吟径直将她带入怀里,俯身抱住。

苦涩的味道袭来,姜寐呼吸都在颤抖,埋头在他怀里,不禁抬手紧紧捻着他臂弯里的衣料,侧脸蹭着他的衣襟。

楼千吟低低道:“别哭,我不说那些了。实在想哭,也不要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哭,你可以在我怀里哭。”

他衣襟很快传来温热的湿感,姜寐带着一丝隐隐的哭腔,喃喃道:“侯爷我只是……只是有些感触。”

楼千吟微微俯头,下巴抵在她颈窝里,手上将她拥得更紧。

以后都还能拥抱到她的感觉,太好了。

姜寐额头轻蹭了蹭他胸膛,万般留恋,但还是道:“侯爷先吃饭吧,饭菜要凉了。”

楼千吟抱着她没松手。

她等了一会儿,又轻轻柔软地唤道:“侯爷。”

她声音带着淡淡的沙哑,很是好听,就像下雨的时候听雨从檐角落下的声音,很是让人心生安宁,却又能在心里泛开涟漪。

她柔声再道:“侯爷吃饭了。”

楼千吟这才舍得将她稍稍放开,他垂眸看着她,手指抚过她润润的眼角,她低着头微微有些闪躲。

他衣襟上还残留着她哭过的淡淡湿痕,有丝丝凉意,沁入皮肤却是让他感到莫名发烫。

随后姜寐真的要去洗漱,楼千吟帮她提了水,她自己回房拿了换洗衣裳。

后来楼千吟便坐在院子里吃饭,她在盥洗室里传来清脆的水声。

楼千吟用过饭后,等姜寐洗完回房,他也去冲了澡。

他从盥洗室出来时,看见她房里的灯还亮着。

楼千吟回房前,在她的门外站了一会儿,而后出声问道:“还没睡吗?”

姜寐正挑灯缝衣裳,怎想门外他突然说话,她吓得手里的针不慎一下戳到了手指上,当即沁出一粒血珠。

她忙吸了吸手指,应道:“侯爷快回去睡吧,我也正要准备睡了。”

楼千吟道:“不早了,那你早点休息。”

他回房以后,她也并未熄掉房里的灯,而是坐在灯下继续做了一阵针线。

楼千吟躺在床上,却久没睡着。他枕着双手看着那面墙,想着她就在墙壁那边,然后就越想越清醒。

想他以前,能让他彻夜精神的唯有捣药,捣各种药,他也从没想过,后来他会因为想一个女子而失眠。

他更不明白的是,以前她不在身边时他常常想起也就罢了,可现在她就在隔壁,他们又可以重新在一起,他为什么还会这么想?

后来楼千吟起身出房来透透气,不想却见姜寐房里的灯仍还亮着。

楼千吟隔门问她:“怎么还没睡?”

姜寐惊回了回神,踟蹰着开口道:“侯爷……还没睡吗?”

楼千吟道:“我已经睡醒一觉了。你很忙?”

姜寐道:“不忙不忙,我……这次真的要睡了。”

楼千吟站在门边道:“姜寐,你出来。”

姜寐问:“侯爷有什么事吗?”

楼千吟沉默片刻,道:“没什么事,反正你还没睡,出来我再看看你。”

姜寐道:“侯爷看我做什么?”

楼千吟道:“不看看你睡不着。”

姜寐拿着布料和针线的手猝不及防颤了颤,险些又扎到手指。

她亦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应道:“侯爷等等,我就来。”

她这才终于收了针线篮子,起身去开门,一抬头就见楼千吟站在门框外。

楼千吟总算如愿看见她了,心里总算舒坦了,可又见她红红的双眼,不由皱了下眉头,道:“这么晚了还在忙什么?”

姜寐缩了缩脖子:“没……忙什么。”

楼千吟道:“那怎么还不睡?”

姜寐道:“真的马上就要睡了。”

楼千吟看了看她,低低道:“不要熬夜。”

姜寐老实点头道:“我知道了。”她鼓起勇气抬起头来望着他,关心地又问,“那侯爷现在看着我了,能睡着了么?”

楼千吟顿了顿,心头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他道:“我就是看看你有没有好好休息。”

这么说时,他已然抬起手指,轻轻捋了捋她耳边发,微曲的手指指节若有若无地碰到了她的脸颊。

姜寐下意识想躲,可是又不舍得躲。

只是又将眼帘垂下,她轻细道:“侯爷快回去睡吧。”

楼千吟回房之际,脚下略一停顿,问:“你房里有水吗?”

姜寐道:“有的。”

他道:“我房里水壶没水,我有点渴。”

他这一提,姜寐才恍然想起,道:“那茶具是今日才置的,我后来有事耽搁了就忘了灌水。”

她记得他睡前习惯饮水的,连忙又道:“侯爷等等。厨房还有烧好的,我去给侯爷拿。”

她说着就要出门去,楼千吟却堵在门口,道:“算了,麻烦,将你房里的水倒一杯给我喝即可。”

姜寐记得他睡前习惯饮水,就折身去给他倒。

他就站在她门前,喝了两杯水,把水杯还回给她,道:“进去睡,我看着你把灯熄了。”

他等她房里的灯灭了,方才回到自己房间,再躺下时也能够睡着了。

,content_num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