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突袭阳翟

《三国之黄巾少帅》 隔壁的小蜥蜴 1756字 2021-06-12 03:35:31

在定陵待了三天,队伍就继续北上,不能太久,否则别人真就以为杜氏勾结黄巾贼了。

不需要确切的证据,只需要怀疑就好,反正证据要多少有多少。

这种无中生有的伎俩,张钰在奉高就已经玩过,比他玩得溜的人多了去。

“既然钱粮什么的都给你们抢走,那杜氏子弟有几个人被你们绑走,也很正常对吧?”杜袭跟在队伍里面。也没骑马,就没听说过俘虏还能骑马的。

“子绪,假装把你的双手绑起来,这样骑在马背上问题也不大……”戏志才提醒。

“这样又太显眼,这一路过去不知道要给多少人看着。”杜袭当即拒绝。

尤其若给认识的人看到,以后自己还能不能回来了?说是逃出来的,还要别人信才行!

“这倒没什么,反正到了阳翟那边,天知道还有多少昔日的同窗,要跟着我们一起回去。”戏志才无所谓的说道。

“怎么听着好像你要直接抓人?”杜袭神色有些古怪。

“我可没耐心一个个坐下来慢慢谈……尤其和你谈过之后……戏志才无所谓的说道。

什么叫做‘和你谈过之后’,搞得好像事情变成这样,还是我的错一样!杜袭暗啐。

“对了,现在书院情况怎么样了?”戏志才突然想起这个问题,去年,或者说前年他就没有怎么关注过书院的事情。

“你这才想起啊?”杜袭没好气的说道,“我都回家待着了,你说书院什么情况?贼人杀到南阳,据说还自立了。祭酒担心贼人会来颍川,让我们先回家待着,等事情平息,再同时回去上课。”

顿了顿,继续说道:“说是那么说,有宅子在阳翟的,怕还留在书院那边学习。祭酒也留在阳翟,有什么问题还能上门请教一二。”

祭酒就是荀绲,这个并不固定,可能是几年换一次,可能三五年换一次。

水镜先生司马徽在颍川书院担任过三年祭酒,之后去了南郡,于是荀绲重新接过祭酒职位。

颍川书院不是公学,而是郭氏、辛氏、陈氏和荀氏等几个大家族,合建的私学。

主要是让颍川各大豪族子弟入学,也有联合守望的意思。

书院属于进修的地方,启蒙的话基本都是在各家的族学里面。

豪强和普通寒门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有自己的族学,族人小小年纪就去族学接受启蒙,灌输家国天下的道理。

以族学打底,优秀的子弟去颍川书院就读深造,主要是累积人脉。

以后出仕为官,大家就都是颍川党,有什么互相帮衬一下。

“就杜氏的产业,在阳翟买个宅子就那么难?”戏志才看向杜袭。

“不是‘那么难’,而是‘真的好难’!”杜袭摊牌了,“两年前黄巾之乱,波才路过颍川书院,对书院秋毫不犯,甚至阳翟都没有祸害……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出这里有神祇庇护,贼人不敢靠近。去年开始,这房价就不断涨……杜家小门小户,真买不起!”

杜家就两个大人当过官,也没有累积下来多少产业。

说是豪强,不如说是比较大的地主。

尤其杜袭的父亲这一辈没有出仕,他这一代不出仕,那基本就沦落为普通土豪了。

到时候,给予杜氏产业的豪强不知道有多少。

杜袭也是担心这个问题,最后打算搏一搏。

反正家里还有个杜基,自己若能拼出一条路,杜家也能稳固一些。

“这个好像是我的错……”戏志才想了想,“波渠帅大概是担心误伤我,所以就绕开了颍川书院,甚至是阳翟。”

“若是这样那你赚大了,现在就这样突袭过去,基本那各大豪强的子弟,就一抓一个准,没一个能跑掉的!”杜袭先是一愣,随即调侃道。

就说这世间哪有什么的神祇,真就以为阳翟会安全,然后扎堆过去。

这下可好,省得戏志才东奔西走,直接就能来个一网打尽。

队伍走了两天,差不多抵达阳翟,经过襄城和颍阳,队伍扩大到五万。

黄忠已经尽量表现得足够‘残暴’,不过说到底在场的众人都不是暴徒。

“你们这样绝对会暴露的……”眼看到阳翟,杜袭看了看队伍,最后叹了口气。

“暴露肯定会暴露,不过是迟早的事情。黄巾少帅是个反贼,哪怕他现在是泰山太守,在朝廷和百官的眼里他永远都是个反贼。所以在决战之前,要捞够好处做够准备!”

“你那么一说,我对他也开始好奇起来……”杜袭感慨,“怎么就觉得,他造反的时候已经想到会被招降。招降的已经又做好下一轮的造反。”

“少帅说过,他所代表的的阶级立场,和豪强甚至是朝廷的立场,正好的对立关系。”戏志才摇了摇头,“主要还是这个立场没有退路,要退只能是朝廷和豪强退让。”

“为一群黔首退让?”杜袭大概明白了,只是多少不是滋味,他也是豪强。

“黔首其实要求不多,有地可以耕种,可以吃饱穿暖。少帅说过,豪强要享受,要应付越来越多的开销,只有经商能从根本解决问题。黔首耕种,豪强经商,再加上工匠把原材料加工成商品,这样的世界才是最稳定的。”戏志才解释。

“经商哪有那么容易……”杜袭不太认可,毕竟经商的风险太高。

真正旱涝保收的,大概就是粮商,毕竟家里就有田地,粮价还能肆意操控。江东顾氏是粮商,东海糜氏是粮商,河内张氏是粮商,中山甄氏也是粮商,甚至武威邹氏也是粮商……

至于传说中的中山张世平和苏双,到底是不是铁商和马商难说。

说不得人家也是粮商,只是卖粮的时候准备收铁和马,回来再赚一手。

同时到底是义助刘备,还是给刘备带人给抢了去,这个也难说。

当初刘备在涿县振臂一呼,投靠他的清一水都是以前结交的游侠。

说难听点的,都是一群地痞流氓。

就想不明白,涿县张家那么有钱,张飞也不瞎,怎么就看上了刘备,投入其麾下……

大概,是因为汉室宗亲这个旗号吧?

“反正当你到了泰山,看到那边的情况,自然会明白。”戏志才笑道。

“那还不快点把正事干完,快点过去?一天几十里路不累的?”杜袭抱怨。

“这不在攻城么?”戏志才指了指前面,黄忠正在率军攻城。大军原本假装路过阳翟而不入,谁知道突然一个回马枪开始攻城,又有黄忠射箭压制守军,城破已是定然。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