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零三章 会折寿的(求订阅)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圆盘大佬粗 2211字 2021-09-15 11:41:37

由于是坦诚布公的公开谈判,所以大帐周围并未设置屏障。

看的出,拓跋诺敏这一次还是很有诚意的,口中所述很多都是苏御并不知道的消息。

涉及妖族的事情,秦广也是知道什么说什么,没有什么忌讳,毕竟妖族属于人族共敌,在他看来,北夏准备的越充足,对大乾是绝对有利的。

接下来就是此次谈判的重点了。

苏御和叶传庭都成了听众,两人自顾自的举杯喝酒。

拓跋诺敏好整以暇道:“咱们两国之间的结盟事宜,二十多年前便已经提过,虽然毫无进展,但本宫还是想再说一点,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大厦将倾,秦公不可再固执了。”

秦广摇头道:“我还是那句话,北夏真要挡不住的时候,我们大乾可以出兵北上相助,但是你们想越过北疆南下,这是不可能的,虽然贵皇帝曾保证大军入境会对百姓秋毫无犯,但这种话你觉得吾皇会信吗?”

拓跋诺敏肃然道:“时至今日,我也不瞒秦公,妖族势大,若我北方诸国不能团结一致,山河破碎就在眼前,大乾王朝六路大军已然挥军北上,沿路诸国不肯归附者,必被剿灭,嬴氏偏居南方,尚知北上抗妖,我大军南下也是为了打通太平洲南北走廊,使得一洲将士可以兵合一处共抗妖族,秦公若不信我,本宫可立下誓言。”

秦广叹息一声,“女帝太理想化了,太平洲一盘散沙,是不可能精诚合作的,人人只为自己考虑,皇帝考虑国祚延续,大族考虑自身利益,百姓想着怎么吃饱,谁会有心思去想怎么抗击妖族?”

拓跋诺敏道:“所以本宫才会指挥王者之师南下,降服各国。”

秦广笑道:“你若举兵南下,诸国皇室只会是誓死抵抗,因为你侵犯了他们最根本的利益,嬴氏北上也同样如此,前期也许会顺利一些,但到了后面必遭阻击,法家那位韩先生有点太想当然了,嬴氏虽为一代雄主,奈何距离北方太远,恐怕鞭长莫及。”

拓跋诺敏冷笑道:“秦公乃坐以待毙之言。”

秦广笑道:“女帝乃镜花水月之幻想。”

拓跋诺敏道:“既然如此,依秦公之言,太平洲抗妖大事又该何去何从?”

秦广道:“走一步看一步。”

拓跋诺敏一愣,大笑道:“好一个秦广,你是想看我大夏军民惨死,消耗妖族大军,你则凭借长城天险固守?呵呵,你以为就凭大乾国力,又能守多久呢?”

秦广淡淡道:“能守多久守多久,也许大夏覆灭,能唤醒南方诸国也说不定。”

拓跋诺敏一脸的不能置信,双拳紧握,眼睛充满血丝,咬牙道:

“好,好,原先本宫还想与你好好说话,现如今看来真是多此一举,我北夏儿郎就算将尸体堆上北疆城墙,本宫这一次不惜代价,也要攻入大乾。”

秦广淡淡道:“随便。”

叶传庭叹息一声,已经打算全力出手了。

他没信心打赢秦广,却有信心一换一。

“我们也许还有别的办法,”这时候,一直沉默的苏御突然插嘴道:“女帝可愿听我一言?”

拓跋诺敏正在气头上,本想立即反驳,但是当她看到秦广表情不满的看向苏御时,瞬间意识到,这两人意见不一?

“苏兄请说!”

秦广皱眉道:“苏御,仁义固然是好,但仁义很多时候是会害死人的。”

他知道苏御是心软之人,所以很早以前就放弃将苏御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慈不掌兵,太过仁义在他看来,不是优点。

苏御其实完全理解秦广的想法,就好比三个人一起做生意,都会出现无法弥补的矛盾,人与人之间尚且不能忠诚合作,何谈国与国?

所以他是认可秦广的想法,人心复杂,秦广坐镇北疆尚且有内阁掣肘,放任北夏大军南下,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惨事?

但是眼睁睁看着北夏和北疆鱼死网破,苏御又觉得对抗妖大局不利。

“我曾经去过景烛楼,见到了楼主赵玉京。”

苏御此话一出,拓跋诺敏和叶传庭对视一眼,同感震惊。

拓跋道:“苏兄继续说下去。”

苏御道:“景烛楼镇守北方数十年,整个太平洲北上帮忙杀妖者寥寥无几,玉璞境没有一个,元婴境屈指可数,最多也就是六七境的修士,但也不超过三百人之数。”

“绝大多数的仙府宗门,都没有国家概念,但他们认同自己是太平洲人士,可是那又如何呢?太平洲宗门千千万,又有几个自愿北上杀妖。”

“像他们这些并无国家概念的修士尚且做不到,指望世俗王朝精诚合作?太想当然了。”

秦广微微点头:“正是此理,谁不是自扫门前雪。”

拓跋皱眉道:“苏兄误解诺敏了,我的想法是扫平各国,尽聚于王旗之下,这样一来便没有了国家之分,力合一处才有希望。”

苏御道:“女帝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做起来很难,那些王朝皇帝也许对杀妖不感兴趣,但你若派兵攻打,他们绝对会和你拼命,毕竟其它王朝都没有大夏这样的切骨之寒,不知女帝是否相信,秦公若是同意贵军入关,大乾皇帝第一个要杀的就是秦公。”

拓跋诺敏不可思议的看向秦广:“可是据本宫所知,大乾皇帝是有意结盟的?”

秦广笑道:“女帝不妨换位思考,如果你是大乾皇帝,你会作何选择?”

拓跋陷入沉思.......

叶传庭摇头叹道:“殿下你还是太年轻了,不该一味信赖书院那帮人,他们太想当然了,书生终究是书生,被人家玩弄于鼓掌之上,引导我们将矛头对准了秦广,殊不知,大乾真正做主的人姓李。”

拓跋诺敏颓然苦笑,“众臣无错,错在我姐弟二人太过想当然了。”

秦广道:“如有必要,北疆军可以北上助力。”

拓跋沮丧的摆了摆手:“你们留着戍边吧,北疆这点兵力去了也是送死,我泱泱大国,亿兆黎民,可叹要成为太平洲第一批替死鬼,本宫真的不甘心啊。”

苏御这时道:“女帝是否想过,景烛楼为什么要走?”

拓跋表情无力道:“吃力不讨好,心凉了。”

苏御又道:“你不妨学一学。”

拓跋一愣,一脸震惊的看向苏御:“怎么学?难不成我大夏还能举国撤走?”

苏御道:“你这脑袋能不能转个弯,你既然撤不走,不能想办法将妖族送走吗?”

“送走?”拓跋转头看向叶传庭,发现对方已然皱眉沉思,再看秦广,也同样是苦思的表情,两人好像从苏御这句话里把握到一丝什么。

“苏兄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诺敏,”拓跋急切道。

苏御直了直腰,说道:“太平洲现在最大的弊端在于,北方已经起火,但南边还是过得安安稳稳,所以妖族大军对他们来说还很遥远,但如果妖族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呢?他们还能坐得住吗?”

秦广虎躯一震,拍桌道:“好一个遍地开花!此举既能迫使各大王朝合力,又可打散妖族大军,绝妙也。”

拓跋诺敏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但她脸上的表情已经变了,逐渐兴奋起来。

却见叶传庭捋须笑道:“殿下速派人通知圣上,倾举国之力打造船只,咱们将船送给妖族,让他们想去哪就去哪,”

“只要咱们北疆固守,妖族久攻不下,必然会分兵,沿海一带令修士武者巡防,阻击登岸妖族,迫使妖族继续南下,这样一来,压力就分摊给了整个太平洲,”

“苏御这一招移花接木,堪称天下第一阴招,叶某五体投地,哈哈哈.......”

拓跋诺敏满面红光,兴奋到无以复加。

其实不光她,秦广和叶传庭也仿佛被苏御一句话点醒,瞬间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舒畅快感。

拓跋诺敏直视苏御,眼眶含泪,朝苏御揖手道:

“诺敏替大夏亿兆黎民,谢苏兄献策之恩。”

苏御苦笑摇头:“你们尽力保全百姓吧,我这招太损,会折寿的。”

秦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死一人救十人,亦为大善。”

叶传庭也跟着点头道:“叶某还是第一次认同秦广说的话,苏小友万勿自责,我等当尽力护佑百姓。”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