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一掌之问 (求订阅)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紫衣居士 1733字 2021-09-29 10:19:30

,神话从童子功开始

当然,这些只是孟昭自己知晓,却是万万不会诉诸于口的。

不然这郑克邪再棒槌,知道对方是打着利用自己的想法,肯定会立刻翻脸。

不过眼下他却是一无所知,反而将孟昭当成一个十分要好的朋友,大吐苦水。

诸如山上生活清苦,学武艰难,师兄弟勾心斗角之类,不免还特意在唐玲儿耳边说了几句史思明的坏话。

他也觉得奇怪,明明之前对孟昭还是恨得要死,怎么突然大家就成了“好朋友”了?

孟昭深谙交际之道,随声附和,也随口编造了几句在慈恩寺中念经拜佛的枯燥,言谈之间,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总之完全是把郑克邪以及唐玲儿两人当成孩子哄弄。

年龄与阅历并不是成正比的,尤其是这种武道宗门出身之人,大多在师门环境下长大,对于人心险恶,世事变幻,了解的并不多。

等时候差不多,孟昭才故意问道,

“其实我倒是有一个好奇和疑问,火龙洞位列十三家之一,于赤县神州也是一等一的武道圣地,缘何会如此看重孙家,甚至不惜与我孟家为敌呢?”

一听这话,郑克邪与唐玲儿脸色倒有几分不好意思,面面相觑之后,方才由郑克邪说道,

“其实这件事倒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我火龙洞与南安孙家,本没有什么瓜葛,只是一年多以前,孙家特地找了过来,并向我师门献上一个秘密。

让我师门承情,不得不为他斡旋几分,并由我师收下他孙家一个子孙为徒作为回报。

再加上你孟家与白头山关系很好,而我火龙洞与白头山向来为死敌,世仇,自然也就更加倾向于孙家了。”

孟昭对这些恩仇关系倒不是太过在意,反而将关注点放在孙家得到火龙洞关照的起因上,是什么秘密,能让火龙洞如此承情?这倒是让他产生一丝兴趣。

毕竟是火龙洞,所以这秘密肯定也小不了。

不过,之后两人的口风就变得极严,任孟昭如何套话,两人都不将此行来南安的目的,以及那孙家所奉上的秘密透露出来,让他多了几分失望。

最终,这次品茶论武,也只是让孟昭得到一个不算清晰的消息,不过好歹也是一个追查的方向……

待回到府中,还没等孟昭回去洗漱干净,换身衣服,就被人叫到孟继祖和孟弘道两人的跟前。

孟川和孟蓉也在一旁候着,本来眼中满是担心,看孟昭安然无恙的返回,这才松了口气。

见到孟昭,孟继祖脸色不是很好看,雄武的身躯坐在披着虎皮的太师椅上,二话不说,当头就是一掌劈下,势若千钧,并未有任何先天真气外放,然而,单单只是一股沉凝雄奇的气势,便叫孟昭通体发凉,四肢僵硬,难以动弹,更不要说躲避和硬抗了。

当然,这一掌最终也没有落下来,只是掌风落到孟昭头顶时,气劲一泄,便无任何威力。

明显是孟继祖刻意给他一个教训。

撤回掌劲,孟继祖挑眉沉面,目中带着一缕浓浓的压迫感,出声问道,

“如何,我这一掌,你可能躲得开,接得住?”

孟昭思忖再三,觉得以他目下的水准,纵然倾尽全力,也没法子挣脱孟继祖的气势压迫,故而面对这一掌,只能闭目等死,所谓躲开,以及接住,也就无从谈起了。

不过,他又在心里算了一笔账,假如他换血成功,觉醒紫元龙体,脱胎换骨,根基大涨,再配合赤旗令,或可挣脱束缚,有躲开的可能。

而若是再以紫元龙体的不世天资,修持赤龙都天秘典,哪怕只是初入大成,应该也可以接下这一掌,只不过结局可能不太好,大概率直接被锤死,小概率才有机会重伤躲过去。

这只是他脑海当中粗略的一个想法,倒不一定正确。

虽然念头很多,但孟昭还是扮做乖巧,老老实实的低头道,

“回大伯,这一掌内有天地,有若苍天覆压,大势滔滔,其力无穷,我躲不开,也接不住。”

孟继祖这才脸色舒缓,知道这小子眼力还是有的,没有不知天高地厚,哼道,

“假如这一掌不是我所发,而是旁的高手对你施展,你自觉结局如何?”

“回大伯,若刚刚那一掌是敌人所发,小侄如今恐怕已经性命不保。”

这也是实话,他再是天资纵横,机遇非凡,始终敌不过时间太短这一短板,更不要说孟继祖的武道修为深不可测。

孟继祖狠狠一派手边案桌,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怒道,

“既知道自己武功不济,为何屡屡行险?

你当真以为在这南安就没有杀不了你的人了吗?”

原来,孟川和孟蓉急匆匆返家之后,便顾不得被责罚的可能,连忙寻孟继祖和孟弘道,将今日外出所见之人,所遇之事,一一道出,同时也将孟昭贸然赴约之事吐了出来。

孟继祖对于三人偷偷溜出孟府之事倒也并没有多么愤怒,小孩子也不能总圈在府中,况且孟昭安排也算老成,有吕忠在暗中保护,应该不会有危险。

而对于孟昭算计那火龙洞师兄妹,帮孟蓉夺得赤尾灵狐一事,孟继祖和孟弘道也表示认可和赞赏,此事可见孟昭之急智。

但让两人勃然大怒,难以接受的是,孟昭竟然贸然接受火龙洞传人的邀请,去什么茶楼,玩什么切磋武学,简直是胡闹。

岂不闻之前孟文便是被史思明以切磋武学之名,打成重伤,躺了许久,近期才能下地,恢复过来。

而那火龙洞之人就算借机杀了孟昭,那也只能秋后算账,却对孟昭本人安危无济于事。

不要说敢不敢的问题,史思明能做得,你怎么知道人家的同门师兄弟做不得?

何况之前双方才发生争执,虽冲突没有扩大,但矛盾已经产生,对方岂能善了?

故而,见到孟昭平安回府之后,孟继祖与孟弘道安心之余,也不免想要好好管教一番,免得孟昭日后粗心大意,再三行险,早晚会出事。

老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同理,行险之人,往往就死在这上面,你以为不可能,老天却偏偏将之变成可能。

这才有了这番动作。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