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章节已被锁定

《快穿之男主别影响我拔刀》 恨桃 3389字 2021-09-16 02:54:15

“她没来?”

羌仇靠在床上,管家抱歉摇头将汤盒收起离开。

乔曼妮站在旁边翻开工作进度汇报公司情况。

羌仇没有等到,雷打不动送汤的女人

随即戴上眼镜,冷漠摊开工作计划。

“还有后续待处理的文件都给我”

乔曼妮答是,将帆布袋中的绿夹文件拿出,中间夹杂的白纸,她轻声淡笑,眼里藏着兴奋。

“羌总,就这些了”

羌仇点头,在翻阅修改了些问题之后,再翻开合上文件,几张照片掉落在床上。

“这是什么?”

乔曼妮摇头“不知道,羌总”

神色兴奋的等待他捡起,羌仇抬手拿起照片,谭祯祯和齐乾亲密的照片印入眼帘。

齐乾笑着给她挽散开的头发,另外几张照片,谭祯祯捂着嘴笑与齐乾相谈甚欢。

最后张照片让他双眼一刺,从照片的拍摄角度看,他们两个像在接吻。

“羌总,对不起,你还在住院康复期间,我本该不把这东西给你,但是谭小姐这样,我看着替你惋惜”

“什么?”

羌仇闭眼,结实的胸膛上下起伏,攥紧照片的手背青筋暴起。

如果说用照片证明谭祯祯有问题让他存疑,那么乔曼妮给他的这份离婚协议书。

让他当即暴怒,病床上的文件被推落一地,白纸黑字伤的离婚协议书写的清清楚楚。

她签了字落了指印,要与他离婚,那他订制的这两款婚戒算什么?

“羌总抱歉,本来这离婚协议书是谭小姐要我在你出院,病情稳定之后给你”

乔曼妮掐着手心,期待看到男人脸上狂狷的暴怒,照片只是催化剂而已,这样引导。

谭祯祯出轨直接坐实,她不相信羌仇还会要她,没有男人能忍受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

即便,他不爱自己老婆,结果都是一样。

“但是,羌仇,我真的看不下去了,她上次来公司,拿走了私章,这事是我的疏忽”

“没想到,谭小姐铁了心要跟你离婚”

他将离婚协议书撕的粉碎落在地上,乔曼妮抿唇,难道他不想跟谭祯祯离婚?

“羌总,这撕了没用,还有复印,私章一盖,离婚协议就成立了”

“滚出去”

他抬头双眼血红,瞪着她,乔曼妮没达到目的,咬着牙不肯走,被男人抬眼的戾色弄的浑身寒颤。

乔曼妮离开,掐算着,都走到这一步了,再从长计议没有意义,只要谭祯祯能离开,她就有机会。

羌仇靠在床上,他握着戒指盒,鼻翼微张

她铁了心要跟他离婚,那亲自送汤带儿子来陪他,细致的照料都是为了他不起疑心,然后离开?

离开!男人陡然一震,今天本是他可出院的日子,温阂告知他情况还是不太稳定,最后输了次药后就可出院。

他抬手拔掉手上最后输入药物的针管,换下自己的衣物,迈出的长腿踩中一片碎纸。

还是被他揉成团的离婚协议书,他起初不爽齐乾,如何闹腾,只是想听她否决,得到想要的答案而已。

现在她真为了齐乾跟他离婚了,羌仇僵着着后背,一番内心挣扎还是转身走到病床边。

拿出枕头下的红丝绒盒子,揣在裤兜里,就像欺骗的定心丸,他要回去找她。

晚间,羌家别墅内。

基本衣物收拾在行李箱中,童谣靠在儿童房内,豆豆嘟着小嘴呓语梦话,她俯身温柔亲了亲儿子。

这个世界,她无法带儿子离开,以羌家的基础,他未来不会差,至于羌仇....

童谣举起手表看清时间,今天是他可以出院的日子,齐乾告知证据确凿,她所提供的小屋刑具,取指纹采样鉴定为实。

逮捕令已发,羌仇病好就是抓捕的时间。

她要赶去荆南市的火车票,不能亲眼见到男主被抓捕。

她给儿子盖了下被角,小心轻声提起行李箱出了儿童房,抵达大门玄关处开门。

纤手按在门把手后拉开大门,整个黑暗的别墅内照射进光,随月光一同进来的是,被扭曲拉长的黑影。

月光清冷,羌仇高挺的背伫立,背对月光,整张脸阴殹难明,棱角分明的面孔除了冷酷没有任何表情。

童谣得已离开的轻松立刻绷紧,嗅到一丝动物捕猎的危险压迫感席来。

她后腿一步,羌仇立刻动了,修长的双腿迈的很快,几步就到大门口,强壮的手臂将大门抵开。

下一秒,童谣瞳孔倒映他阴狠红透的双眼,被激怒的戾气波及而来,他细腰一紧,强壮的手臂捞过她。

砰的声,童谣后脑勺眩晕不已,她被直接重甩在门板上,头磕到门玄,疼的她颔首吸气。

羌仇单手别着她脸,用力将薄唇压在她唇上,夹杂怒气吻的她推让不得。

他抬手轻抬着她的臀部,没有下重手罚她,克制的吻着,粗重的呼吸弥漫在两人唇齿之间。

羌仇默了默,以为她开门是得知自己回来,乔曼妮给他看的什么离婚协议书,什么偷拍的照片一瞬间都不重要的。

他抬头,呓语问她“祯祯,为什么要从乔曼妮手里签什么离婚协议书?你跟齐乾的亲密,是被偷拍,没有出轨,对不对?”

童谣蹙眉沉默,只想离开这男人怀里。

羌仇向后微退,小腿后撞到什么,行李箱往后哗啦声滑动,在空荡的别墅内尤其入耳。

他自己麻痹,放缓的神情立刻变冷,羌仇眉眼浮上轻蔑的自我讽刺。

这个行李箱无声证明,谭祯祯要离开这,悄无声息的走,连儿子都不要了。

“你背叛我!你竟敢背叛我!”

他倏然暴怒,毫不客气将童谣甩在地上,她落在地板上,脊骨撞的疼。

后面是玄关逼仄的杂物室,童谣半坐起身,咬牙摸了下腰,她依稀看见他的脸。

“背叛?你也好意思提这句话?你纵色权易场所,明明有老婆,哦,差点忘了,我是被你下药强女干,根本不是自愿”

“你这种人,我为什么要待在你身边”

羌仇右手触碰到裤兜里绒和,是红丝绒的盒子,里面放着他找了许久,以为她会喜欢的戒指。

他眸色深沉,还没拿出手,他已经准备与她共度,有温暖的家了,结果这只是短暂的泡影。

羌仇仅存的理智崩断,气的发疯,上前就扒她衣服,童谣反抗,轻松被甩脸,打巴掌。

两手下去,她满脸红印,嘴边溢出血丝,童谣气的发抖“羌仇,我恨不得你去死!”

“最没资格这么说的就是你,你凭什么好好活在世上,为什么你身上要流着她的血”

她根本就不知道男主在发疯说些什么,羌仇已经被激怒了脾气,情绪时刻怪异。

他俯身下来温柔抱起她放在怀里,一一吻过“祯祯,你别背叛我,别跟齐乾走,儿子需要你,我也需要你,好不好?”

童谣没有力气,舌尖抵着红肿的嘴唇,748系统在脑中随时开着,手中立刻出现一把柯尔特手枪。

她冷漠拿着枪在手中转了一把,一手安稳靠在羌仇肩上,冰冷的枪口抵着他脖子。

砰——

未消音的枪声响彻别墅内,楼梯转角亮起的昏黄壁灯下,滴答下落的血迹顺着两人的身体,滴在羌仇的皮鞋上。

童谣瞳孔放大,口中吐出血迹,低头见他邪笑着,同样把柯尔特左轮抵着她的腹部。

这个疯子!

羌仇陷入疯狂,他金丝眼镜框上还有她的血“谁也别想伤害我!谁也别想!”

他冷漠推开她,扔在转角的楼梯处。

“付奇!药呢!给我药!立刻给我药!”

他走在转角处,踢翻眼前的东西,抬手痛苦的捂脸“求求你们,别再来伤害我了,求求你,父亲,父亲我跪下求你”

羌仇感觉手中有坚硬的武器,他迷茫拿起,是熟悉的手枪,眼前的无数人正在当街欺凌暴打他。

他想躲开,但拳头总能落在他的身上,他将枪抵着自己右肩胛骨来了一枪。

“呃...”

童谣刚动用系统的许愿清单,避免自己失血过多,抬头就看见他在自残。

“羌仇,你...”

熟悉的声音让他混沌的脑子清明,接着视线模糊的纠缠,脑子胀痛心脏快速的跳动。

抬眼看清一地的血迹流到楼梯台阶上,谭祯祯靠在墙角捂着腹部,惊讶看他。

羌仇半退两步,裤兜里的红丝绒盒子落地,他盯着开的盒子,露出的钻戒。

瞳孔猛地微缩,手枪在手中脱落在地,漠地口中流出涎水跪在她面前“祯祯,对不起,对不起,你走吧,别靠近我!”

他抬手想碰她抱她起来,去看医生,但奈何根本没有力气,童谣看着他痛苦,默默叫起系统。

748,再用次许愿清单,别让男主死了

748冷讽:宿主心疼了?

童谣蹙眉,这么不审时度势的系统气死人:别废话,让你用就用

总之,主线任务快就完成了。

748漫不经心:万能模式许愿清单自使用二次,剩余一次机会。

童谣盯着他惊慌失措的脸“羌仇,你让我走”

说完,她确定男主死不了,站起下了楼拉动行礼出玄关。

羌仇醒悟过来,右肩胛麻的发痒,他起身跌跌撞撞的下楼。

“不!你别走”

童谣弓着腰全身还在疼着,这该死的748系统用个许愿清单有屁用,小爱到底死那去了。

他看见月光下她腰际的浓稠血迹,还有个洞眼,刚才的回忆席上心头。

他差点杀了她?!

羌仇浑身一僵,他低头慌忙在地上找着什么,一个红丝绒盒子印入眼帘,他快速捡起冲了出去。

羌仇跑上去拦住她“祯祯,我们马上去医院”

童谣瞥了眼他肩胛,没理他强行要走,他顿了两步,伸手拦着,将红丝绒盒子拿出来握紧“祯祯,我现在就要说”

膝盖跪下的瞬间,背后一阵冷风呼啸而来,羌仇手中的戒指掉出滚到草地里,他视线垂下,脸被重重按在花园的沙地里。

双臂后押被按跪在地上,是两个警察将他压制住“羌仇,我们是Z城第二属队警察,因你涉嫌强女干罪,先对你实施逮捕”

他斜着的半边脸看她,童谣站在他面前,小脸煞白,眉眼冷漠的盯着他。

羌仇被拉起,张开薄唇,随后轻声而又讽刺的笑了起来。

他越笑越大,声音沉声又凄凉。

他向她求婚,她送他进监狱。

童谣捡起空的红丝绒盒子,心中微漾。

748在脑中响起:主线任务已完成,奖励两百万现代通用人民币,灵魂碎片生成中

她身体最后强撑的气消失,双腿一软,浑身就是巨疼,从后跑来的齐乾及时抱住她。

环抱而起,才发现她腹部的枪伤“齐乾,不要让我儿子留在儿童房里,将他带出来”

那副血腥的场面,不能让豆豆看见。

齐乾默然,后面有警察进去处理,她体力不支,彻底昏了过去。

病床上,童谣睁着眼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腹部缠好的绷带取出子弹,围着病床的染竹带来了滋补鸡汤。

正跟齐乾笑着说些什么,见她醒了,两人过来“感觉怎么样?”

童谣摇头“豆豆呢?”

齐乾笑着答道“你放心,他没什么问题,正在我的公寓内,你要去接他吗?”

她摇头,羌仇身份特殊,羌家不会允许他的事情公布,一定会千方百计的将豆豆带回去。

748,前面四个位面的灵魂碎片给我,你承诺过

748:宿主别着急,隐藏任务还未完成

“祯祯,未免你被羌家针对,我可以给你提供住所还有工作,你觉得怎么样?”

齐乾真诚盯着她,期待她的回答。

“祯祯,其余城市的美院,我也有熟人,你过去工作不难”

童谣抿唇笑着道谢。

“齐乾,我伤好后,准备去荆南,还是想找到我妈妈,你那边有消息吗?”

“前次,你否认了这个女人,但我们摸排过,这居民楼里只有她一人叫汪妢儿”

齐乾从兜里拿出照片递给她,童谣接过,还是那张照片,既然已经确定,不如去亲自确认。

“谢谢你们的好意,有些事我必须处理,所以我要去荆南,各位长联系”

提标:您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左箭头:上一页,右箭头:下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会员登录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用户注册

长度4-16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修改登录密码

 

长度6-32个字符,限数字、字母和英文标点符号

两次输入的密码必须完全相同

如看不清,可点击图片刷新

阅读记录

# 书名 作者 上次读到 日期

我的书架/收藏夹/书签

# 书名 作者 书签 日期